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八四章 麻雀战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也许是军官出身的缘故,在‘疑人不用、用人不疑’这一点上,秦雷做得很好。他只给四支小分队指定了行动目标——引蛇出洞,却没有干涉他们的具体行动方案。当然,这也与他充分了解领兵军官的素质是分不开的。

他的京山军分为五队,除他带领自己的黑甲骑兵之外,杨文宇、皇甫战文和沈青也各带一支分队,这三人无论从资历和能力上,都完全胜任。但最后一支军队,却是由石勇和常逸联合统领的……这两人中,石勇不乏人望、却从未有过独自领军的经验;而常逸倒是经验丰富,但在京山军中威望不足,秦雷让他俩联合领军,便是要他们取长补短,共同完成任务。

当太尉军军营火光四起的时候,石勇和常逸便带着队伍,在马蹄山以北不到五里的山峁下潜伏,他们原本就想趁夜发动奇袭,不想却被兄弟部队抢了先。

“怎么办?”石勇沉声问道。他明白自己的长处在训练,不在指挥。是以虽然是主官,却仍把指挥权交给了常逸,自个则低调的为其保驾护航。

常逸也是几经起落、饱尝冷暖的将领,对于王爷能给予重生的机会,他是铭感五内的,所以也收起了往昔的傲气。当他以温和的态度对待别人时,便更能感受到石勇的那种宽厚大气,因此两人很是合得来。

朝石勇呲牙笑笑,他轻声道:“大人。我们得等等了。”说着又解释道:“王爷的宗旨是袭扰战,人数并不是关键,节奏才是最重要地。”

石勇虚心请教道:“‘节奏’这个词,我倒是在课堂上听过,却有些糊涂,总觉着有点玄虚。”

“没什么玄虚的,”常逸轻笑道:“好比我们吃饭。要先伸筷子、夹菜、再收筷子、吃菜,这四步连贯做下来。才能顺利的吃到盘中菜。而这些动作的循环往复,就叫节奏。其中任何一个环节被干扰,节奏就被打乱了,我们便没法吃饭了。”

石勇点点头,听常逸继续道:“对一支军队来说,有严格的作息制度,何时起、何时餐、何时训、何时息。都是有着固有规律的,这种规律就是节奏。积年累月下来,这节奏根深蒂固,如果我们将其彻底破坏掉,这支军队便会心浮气躁、士气低落、犹豫疲惫、不堪一击。”

石勇若有所悟的轻声道:“看来在决战之前,应该尽量打乱敌人地节奏。”

常逸颔首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说着用马鞭一指南面火光通亮的山峰:“方才兄弟部队地攻击时机,把握的恰到好处,正好在敌军刚刚入睡的时候发起。这样可使敌军半时辰的睡眠完全无效。且肝火上升,心浮气躁。再看这火势,大概还能再烧大半个时辰,即使我们不再攻击,他们明日也会十分的疲倦。”

“那我们还攻击吗?”石勇沉声问道。

“要攻击。”常逸坚定道:“一次不足以令其疯狂。”

“现在就出发吗?”

“不行,现在是对方警惕性、战斗力最强的时刻。我们讨不到好处的。”常逸摇头道:“一个时辰以后,咱们再去唤他们起床。”

说完扯过军毯,对石勇道:“大人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吧!”在这种靠近敌军地危险区域,睡袋是禁用的。

石勇摇头道:“你们休息吧!我来组织岗哨。”

常逸朝他笑笑,便闭目入睡。

巡视完紧挨着入睡的士兵,石勇便爬上山坡,裹着军毯,静静的注视着寥廓的黄土塬。

……

天上斗转星移,远处马蹄山的火光也渐渐熄灭了。石勇约摸着时间差不多了。便翻身溜下山坡。挨个唤醒部下。

伸个懒腰,常逸使劲搓了搓脸。待他坐起身子后,才发现队伍已经集结完毕。朝石勇会心的一笑,他便率队摸上了山峁。

刚要下令出发,他却感到地面一阵颤动,面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。不一会儿,便见着一队骑兵沉默地从西面七八里地地方冲过去。

“球!又晚了一步!”常逸气急败坏地拍着地面,吹胡子瞪眼道:“就不知道先来后到啊!”

“怎么办?我们还打不打啊?”石勇苦笑道:“这下对方肯定有准备了。”

“去,怎么不去?”常逸冷笑一声道:“等他们结束后半个时辰就出发,不过不要突进,我们绕着马蹄山跑两圈,敲敲锣、打打鼓就行了。”

只见那支与黑夜同色的骑兵队越奔越快,须臾便越过了常逸他们藏身的山峁,目的地正是南面的马蹄山。

在相距不到二里地时候,太尉军的巡逻队发现了他们,警哨再一次吹响,营里刚刚睡下的大皇子暴跳如雷,大喊大叫道:“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!”亲兵赶紧给大殿下重新顶盔戴甲……他虽然和衣而睡,却不敢穿着冰凉的盔甲休息,不然非冻出毛病来不行。|||||

在这一点上,财大气粗的京山军占尽优势,反正是演习,他们便换装了皮甲,不但对冲撞的防护要好于铁甲,还特别保暖。

但太尉军就没这么好命了,他们就这一身铁甲,爱穿不穿……当然得穿,虽然是军演,却也不能光着身子跟对方冲撞啊!

兵士们赶紧稀里哗啦的爬起来,大声咒骂着套上盔甲。提起武器冲出营房,翻上同样刚刚睡醒的战马,气势汹汹地往外冲。

几乎是重演一个时辰前的一幕,稀稀拉拉地火箭飞了进来,又点着了上百个帐篷,那些可恶地夜游神便扬长而去了。

兵士们也懒得追击了,赶紧下马救火去了……被子啥的还在里面呢。那可是全部家当啊!

气急败坏地秦雳鞭笞了全体巡夜兵士,这才余怒未消的命令道:“将鹿砦清出足够地出口。然后全都露天睡觉,留两营警戒。”他已经注意到对方的规模并不大,纯属骚扰而已。便端坐马上,静候对方地再次骚扰。

他发誓,一定要将逮到的家伙倒掉起来打!

山前安静了半个时辰,巡逻队的警哨又响起来了,睡觉的兵士们一骨碌爬起来。虽然王爷开恩,特许他们不必迎战,但这人荒马乱的,谁敢睡觉啊?万一被踩到踏到伤了腰腿的,你负责啊?

而那些警戒的部队,听着震耳地锣声鼓声,还有爆仗声,就跟过大半年一样。不由十分的激动,心道:‘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!’谁成想对方是干打雷不下雨……前两次还能冲到营前放箭,这次干脆就离着远远的乱跑乱叫,也不怕把狼招来。

“殿下,末将请命,去驱逐那些跳梁小丑!”当值的鹰扬军罗校尉上前请战道。

“不行。”大皇子虽然面陈似水。却毫不松口道:“这黑灯瞎火的,要是有伏兵怎么办?”

“可……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啊?”罗校尉面色不豫道:“对方太过肆无忌惮了吧!”

“让他们闹去!”秦雳看一眼东方的启明星,沉声道:“我看他们还能闹多久。”

秦雳没猜错,等东方露出鱼肚白,已经可以看清四下的轮廓时,黄土塬上又变得一片静悄悄,仿佛从没有人来过一样。

“他妈的!”罗校尉低声骂一句,愤愤地低下头。

“回去睡觉吧!他们应该已经告一段落了。”秦雳沉声道:“等下午再说。”

……

秦雳依旧没有猜错,虽然夜长天短。却仍然无法让京山军的五支分队悉数登场亮相。因为主将性格谨慎。沈青和杨文宇的两支分队潜伏在较远的地方,夜里黄土塬上闹翻了天。也没有影响他们的休息。

等到了天亮以后,睡饱没吃好地兵士们精神抖擞的起身,便接到了由小队长传达而来的命令:‘捕获敌军巡逻队!’虽然两支分队一个在马蹄山南面、一个在马蹄山西面,却不约而同的打算干同一件事。

说起来最冤枉的便是太尉军的巡逻队了,黄土塬上的千沟万壑给了京山军最好的屏障,黑灯瞎火的能把营地四周警戒到位就不错了,哪还能管得着人家来不来进攻啊!

但是大皇子不跟他们将这个理……反正让人攻过来就是您们的错,你们就得受罚!从巡夜队长到小兵兵,每人挨了二十鞭子,天亮了还得继续巡逻。

其实以秦雳看来,对方折腾一宿了,也该消停消停了,所以白天地巡逻主要起个震慑作用。因此他派出了这群又累又痛,无精打采地疲兵……自然被京山军笑纳。

当一支巡逻队转到一个山峁前,突然从后面冲出好几百拿着枣木棍子的骑兵。睡眼惺忪地巡逻兵士,还没反应过来,便被对方团团围住,这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。

但那些黄糊糊、黑黢黢的敌军,已经如狼似虎的冲上来,挥舞着棍子兜头便砸。巡逻兵们连忙举盾招架,无奈对方人数太多,早就成了围攻之势,只见一阵棍浪翻飞,巡逻兵们便噼里啪啦的摔落马下,哀嚎一片……

不一会儿,所有的巡逻队都被打落在地,乖乖的交了颈上的牌子。这时候的人实诚,他们知道,若是真的战争,对方手里早换成刀枪了,哪还有他们在地上哀嚎的机会。

一个观察员从京山军中出来,沉声道:“谁是领头地?”

一个裨尉从地上爬起来。揉着胳膊道:“末将是。”

“此次交锋,你军八十人全部阵亡,签字确认吧!”观察员将一个卡着文书的硬板递到他面前,还好心道:“按手印也行。”

裨尉苦笑一声道:“末将还算识字。”便在那纸上签字画押,末了还不甘心地问道:“他们就一个都没死?”

“被你们拽下来五个号牌。”观察员头也不抬道:“从现在开始,八个时辰之内,必须赶到收容点。不然算你方阵亡翻倍。”|||||

裨尉沮丧地点点头,招呼手下起来。又将受伤的兄弟扶上马,径直往东面去了。

同样的场景在黄土塬上频繁发生着,等大皇子得到消息,一千巡逻队已经折损半数有余了。

秦雳都不知道什么是生气了,无力的对前来报信地校尉道:“命令巡逻队收缩,保证山前的安全即可,等到过午再作打算。”

日头偏西以后。秦雳便亲率着三万大军,在黄土塬上展开扫荡,但京山军地小分队便纷纷望风而逃,怕身后老巢有变,秦雳也不敢追远了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对手远遁。但他们一回去,京山军便又凑上来,他们再出来。京山军再遁走,绿豆蝇一般讨厌。

若是置之不理,京山军便会疯狂的攻击巡逻队,若是全军收缩,连巡逻队也不派,营地外面便会敲锣打鼓放冷箭。让人烦不胜烦。

尤其是越到了夜里,这种攻击就越嚣张,简直到了群蚁附膻的地步,挑明了就是欺负对方的消极防守。

……

京山军将秦雷的‘敌进我退、敌退我进、敌驻我扰、敌疲我打’十六字真言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如是往复了五天,打定主意老虎不出洞地太尉军终于受不了了……

“殿下,难道我们就这样任人宰割吗?”忍无可忍之后,天策军的那群姓李的气冲冲的冲近大帐来质问、虽然恪于军令听从于他,但他们对这位表少爷其实不甚感冒。再加上昨晚上一宿没睡好,自有一肚子怨气要发泄。

秦雳放下手中的兵书,淡淡道:“你们进来通报了吗?”

“未曾!”李虎一瞪牛眼。楞楞道:“表少爷要是干不了这个主帅。可以让给我们李家人干,别站着茅坑不……”看到秦雳冰冷彻骨的眼神。后两个字硬是没敢说出来。

看一眼坐在下首的车胤国,秦雳公事公办道:“车将军,擅闯中军帐该如何处置?侮辱主帅又该如何处置?”

车胤国干笑一声道:“按律当斩。”怕大殿下的二杆子劲上来,赶紧补充道:“不过军演上获胜从轻奖励,那犯法当然也该从轻处罚了。”

但什么李豹、李彪之类地天策将领,纯属一群武夫,哪能体会到车胤国的一番苦心,反而愈演愈烈道:“今天表少爷要是不让我们出兵,那我们就自己行动!”

大皇子依旧不急不躁,不咸不淡地问道:“胁迫主帅该怎么处罚?图谋不轨又该怎么处罚?”

车胤国使劲给那群丘八递眼色,满头大汗道:“殿下息怒,这些混账口无遮拦惯了,您权当放屁就行了。”

“来人呐,把这些擅闯中军帐、侮辱胁迫主帅、图谋不轨的恶徒抓起来,悉数倒吊在辕门上。”大皇子哪里听他的,猛地一拍桌子,大声喝道。

侍卫呼啦啦冲上来,便要动手。

“谁敢?”李家群兽也不是吃素的,一挥手,便将帐外地亲兵唤进来,根本不怕武勇郡王的亲兵。

车胤国和闻讯赶来的罗云赶紧过来和稀泥,唯恐发生内讧。

常逸所说的节奏被打乱后的浮躁似乎终于出现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