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八五章 男人要忍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但他们都低估了秦雳的魄力,只听他冷笑一声,便将桌上的瓷碗扫落地上。

伴着清脆的破碎声,营帐从四面破开,无数龙骧军的弩手冲进来,将一帮李氏将领团团包围起来……那弩箭虽然没有箭尖,但在如此近的距离内,仅凭冲击力便能造成极大的杀伤。

果然是功夫再高、也怕菜刀,老李家的猛男们顿时不再嚣张,乖乖地把木头刀剑扔到地上。

冷冷的扫视着这些混蛋,秦雳一字一句道:“拖下去,每人重责五十军棍。”侍卫们便如狼似虎的拖着几人往外走。那李家将领见他要动真格的,这才着了急,连声道:“殿下,咱们可是亲戚啊!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也得照顾下老太尉的面子吧……”

秦雳面无表情的生硬道:“偷着庆幸吧!若是在战场上,你们全都死定了。”那些人本就是些兵痞,见他撕破脸,顿时破口大骂,说什么的都有。秦雷不耐烦的挥挥手,让侍卫赶紧把人拖下去执行:“再聒噪一句加十军棍,打死勿论!”

营帐外便传来了木棍着肉的打板子声,话说李家人倒是强硬,愣是没人出声叫痛,也不知是不是怕被加板子。

侍卫将大帐重新收拾出来,以便王爷跟二位将军说话。

秦雳低头盯着案上的地图,紧紧的抿嘴不说话。车胤国与罗云对视一眼,字斟句酌的开口道:“王爷。那些莽汉不恭,固然该打,但也能反映出一点状况来……”

罗云叹口气,接着道:“根据今天早晨地战报,我军阵亡人数已经到了九百余人,而对方还不到一百人。”这话是给秦雳留面子了,其实京山军只‘阵亡’了四十七人。“这转眼就过了七天。若是再这样下去……太尉大人那里不好交代啊!”

秦雳依旧不做声,只是嘴唇抿得更紧了。

两位将军等了半晌。还不见他的动静,罗云只好硬着头皮再劝道:“既然我军已经失去了后发制人的条件,您看是不是应该考虑下主动出击了?”

又是沉默了半晌,秦雳闭目缓缓道:“让我考虑考虑……你们先下去吧……”

“殿下请三思啊!”两位将军无奈的躬身退下。

……

偌大的帐篷中,便只剩秦雳一人而已。他深深地陷入了矛盾之中。方才两位将军的话,他听得分明,也承认都是大实话。根本没法反驳……部队如果这样继续窝下去,就会窝囊的输掉这场军演……对于官兵们来说,这是一场只关乎荣誉地军演,赢了输了都是兵照当、官照做,不会有丝毫改变。但对于他来说,这却是一场寄托了梦想的比试,只有取胜才会实现统帅三军,对决赵无咎地梦想!

否则。在赵无咎的眼里,他秦雨历永远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配角而已……

所有的一切,都告诉他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但是,身为一名出类拔萃的将领,直觉和对秦雷的了解告诉他。这位五弟虽然看重这场比试的胜利,但他更看重胜利地方式。

若是秦雷利用规则零敲碎打,最终靠歼灭几百人的战绩,取得了这场比试的胜利……那样固然没人否认他们的胜利,但同样也会落下‘胜之不武’的名声。而这种恶名,对一支新军的凝聚力、自信心甚至是战斗力来说,绝对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
秦雳知道,秦雷是个头脑极其清醒的家伙,也是个好将领,所以他一定不会甘心于这种规则上地胜利……这毕竟只是军演。胜之不武还不如不胜。反正禁军元帅又轮不着他秦雨田染指。

“他要的一定是一场名副其实的胜利!”俯视着案上的地图,秦雳自言自语的笃定道:“那么他这些天所做的。目地就很明显了……‘引蛇出洞’而已!”果然是兄弟啊!居然一字不差的猜出了秦雷的一阶段战斗目标。

但猜出对手的目标,却让秦雳的表情更加严峻。从十七岁第一次踏上东方战场,他便在一次次的摩擦较量中,得到了一条血的教训……不管看起来多美,千万不要做对手想让你做的事,否则那就是不归路的第一步。

他坚信秦雷已经设计好了连环套,只要自己一出动,便会陷入被算计的窘境之中,很有可能越陷越深,直至大败亏输。他对自己地五弟有这份信心。

越是思索,秦雳便越是觉着应该以不变应万变,哪怕是真要出动,也得再过几天,不能留给对手太多施展阴谋地时间。

最终他决定:‘再等等看!’

……

“他们是怎么搞的?”二百里外地观察团大帐内,老太尉须发皆张、目似铜铃,要吃人一般的咆哮道:“我李三军的部队,就算输!也不能这么窝窝囊囊的死!”

大帐内一众军官噤若寒蝉,没有一个敢抬头的。自从三天前开始,观察团这边便已经知道了马蹄山战场的境况,紧接着双方的动向、阵亡人数等等信息源源不断的汇聚到这里,经由经验丰富的军官还原,整个战场态势便活灵活现的展现在二位大人物眼前。|||||

听说自己的军队围着马蹄山零敲碎打,把个太尉欺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。可把皇帝陛下给乐坏了。其实原先他是心中惴惴地,因为一上来就有三支军队不按计划走。但没想到竟会成了这种局面,简直太……符合皇帝陛下的审美观了。

所以昭武帝每天来大帐的次数越来越多……不为别的,单单奚落一下老太尉也是很愉快的嘛!

这不,皇帝陛下刚刚发完感慨,晃悠悠的起身用午膳去了:“唉!也不知怎么着。朕最近食欲好的不得了。”

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,老太尉顿时气歪了鼻子。暗骂道:‘妈地,老子最近吃不下饭!’等着昭武帝离开,便有了前面发作的一幕。

一直回到自己住处,李浑还是骂骂咧咧,脏话不绝。

等着他污言秽语地骂够了,李清才敢小声道:“大哥,你得管管啊!大殿下这是可着劲儿在败坏咱们老李家的名声啊……”

李浑闻言摇头道:“不能,秦雳这孩子是老夫看着长起来的,有情有义、是非分明,不会恩将仇报的。”

“唉!大哥,您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!别忘了,他毕竟是姓秦啊!”李清小模小样的进言道:“正所谓‘非我族类、其心必异’。外姓人关键时刻靠不住啊!”

“胡说,”李浑烦躁的挥挥手,瞪眼道:“他是我亲外孙,怎能算外人呢?”

“那皇帝是他啥人?亲爹啊!”李清一脸‘我是聪明人’的表情道:“您觉着是爹亲啊!还是外公亲呢?”

“……应该是外公吧!”李浑雪白地眉毛微微皱起,沉声道:“毕竟他和皇帝早就势成水火了。是老夫给了他地位和希望,这孩子应该分得清好赖的。”

“此一时彼一时啊!”李清这辈子,干好事儿时嘴皮子从来不麻利,偏偏这种时候,小嘴嘚吧嘚,比小鸟还要巧……就像八年前他构陷皇甫战文三人时那样。只听他满面高深道:“大哥,您就是太实诚,太相信别人了,这才让那小子给糊弄了的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让李清一番唠唠叨叨。李浑也开始有些二乎了。

“您想啊!去年晚些时候,皇帝让太子南下干什么去了?”李清神秘兮兮道:“古往今来上千年。您见过有哪位皇帝陛下,好端端地把太子送到敌国去的?那分明是好有一比啊!”

“怎么讲?”

“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嘛!”说到兴头上,李清连俏皮话都出来了:“若不是秦雨田那个祸害,别指望咱们的太子爷,还能全须全尾的回来了。”说完讲出一句诛心之言道:“皇帝这样做,是为什么呢?”

李浑的面色一下子难看起来,粗声道:“难道是给秦雳让位?”

“大哥英明,果然一语中地。”李清拊掌赞道:“从这点管中窥豹,我们也不难推测出,当年他们父子反目,本来就是一出设计好的奸剧,就是为了演给您看的。”

在李清不遗余力的忽悠下,李浑终于开始怀疑了,但信任的根基虽然动摇,十几年风雨筑成的情感城堡却不会瞬间崩塌。面色阴晴不定地沉吟半晌,老太尉才缓缓道:“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,但老夫还要查证查证……至少也要与他当面对质一番,不能仅凭你的一面之词,就判定他真的居心不良。”

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啊!大哥!”李清压下心中的失望,继续巧舌如簧的蛊惑道:“咱们怎能把这干系重大的指挥权,完全交给一个有嫌疑的人呢?”接着终于图穷匕见,说出了这番饶舌的真正意图:“大哥您不是有一次中途撤换指挥官的机会吗?现在不用,更待何时啊?”

李浑闻言‘噢’的一声,上下打量着这个不成器地弟弟,恍然道:“原来你啰啰嗦啰嗦,煽风点火,就是为了这个啊?”说着哂笑一声道:“你是不是想取而代之啊?”李浑虽然看起来是标准的老糊涂,但实际上早已年老成精,死都不糊涂。就凭李清这样地,也想拿他当枪使,还是省省力气。回家培养下一代更靠谱些……如果他还生的出来地话。

李清见弄巧成拙了,冷汗顿时浃背而下,面色苍白的强辩道;“冤枉啊大哥,兄弟我一心为了李家,根本没考虑什么个人得失。”

不置可否的笑笑,李浑沉声道:“其实你说的不无道理,但军演已经开始了。临阵换帅不吉,老夫是不会考虑换人的。”

李清心中失望。却再也不敢在峥嵘微露的大哥面前聒噪了。

提笔刷刷写下一串命令,加盖上私章,李浑将其递给李清道:“你偷偷跑一趟,督促一下,告诉他我很伤心,让他自己看着办吧!”李清接过那信纸一看,顿时精神百倍道:“大哥放心吧!我一定传达到位。”说完便行个礼,出了帐篷。|||||

一出了营门,李清便眉开眼笑,浑身没有三两肉,显然是得意极了。

要说他为何如此高兴,因为那信纸其实是一张临时委任状:‘兹任命兵部尚书兼天策军统领李清为我方监军,协理军务、督察将帅,以使众将齐心戮力。争取最终之胜利。李浑,十九年三月初三。’

……

花开数朵,各表一枝。

秦雳既然打定主意严防死守,便命令队伍收缩阵型,就连斥候兵也仅放出三里近远,一有风吹草动。便收缩回营,任凭京山军的动作再怎么迅捷,再也逮不到太尉军地一根人毛了。而且自从针对性的采用轮流作息之后,太尉军也不再畏惧夜袭了,现在束手无策反而成了秦雷一方了。

双方进入了相持阶段。

见自己大哥吃了秤砣铁了心,隐藏在山沟沟里地秦雷大为光火。正如大皇子所料,志存高远的五殿下,目标是一场酣畅淋漓、至少也要让人心服口服的胜利,如果这样靠下去,就算是胜了。对京山军来说有什么意义呢?

他每日张望着太尉军的营地。希望能看到一些企盼已久的动静,却一次次的失望而归。便如传说中的望夫石一般。

三月初六这天,他又一次失望地从山坡上滑下来,在黄土塬待了半个月,汗水和着黄土,已经把秦雷裸露在外面的皮肤,裹上了厚厚一层,整个脸上,只有一双眼睛,一张嘴巴,里面还有些白色。就如泥猴一般,看不出一丝本来面目……便是用小刀割脸,也不是那么容易碰到皮的。

秦雷一落下来,另一只泥猴凑过来道:“王爷,沈统领四位大人都到了。”声音嘶哑难听,根本听不出是哪一位。

秦雷点点头,便跟着那人穿过纵横交错的沟谷,行了不一会儿,便到了个干涸的河床里。

又有一群泥猴在那里等着,看见这两只进来,泥猴们奋力的辨认,却也看不出这位到底是哪位。

‘这就是在黄土塬上半个月不洗脸的恶果。’秦雷翻翻白眼,沉声道:“我是秦雷!”他身边那个赶紧一亮腰牌,证明一下。

“哦!末将参见王爷。”众人赶紧行礼道。

“免了,少说废话,缺水。”秦雷嘴上似乎起了燎泡,满眼血丝道:“叫你们来就一件事儿,怎么办,走还是留?”

“走!不然全渴死在这儿了。”这位很焦急。

“留!送水的说不定哪天就到了。”这位很沉得住气。

“留!不达到目地不罢休!”这位很坚决。

“走吧……还是留啊……”这位很犹豫。

“给个准信儿行不?”秦雷苦笑道。

一个泥猴道:“王爷,这实在士兵安危与预定目标之间取舍,还得您来拿主意。”这位倒是干脆。

“那就投票吧!”秦雷不负责任道。

五个人在小纸条上分别写了五个字,石敢收上来唱到:“走、留、走、留、留!”

“那就留!”秦雷拍板道:“散会吧!别看我,我这儿也没水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