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八六章 男人更要狠!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其实在进入黄土塬之前,京山军已经带上了尽可能多的水,但是一万人每天都要喝水、一万多战马每天也不能干嚼柴草……就算极尽节省之能,硬是多坚持了几天,也终于到了山穷水尽的边缘。

现在是战马喝水,人喝马尿。注意,此马尿非彼马尿,乃是纯正的马撒的尿。这也是实在没办法的事,除非能教育战马喝人撒的尿……

事到如今,秦雷不得不承认,自己低估了老大的忍耐力。若是双方易地处之,恐怕在三天之前,他秦雨田便已经主动出击了。但实在没想到,老大这么个火爆脾气的家伙,居然真的忍住了。

他忍住了,秦雷可不好过了。最多不用三天,京山军不撤也得撤了……

“再等等,再等等,”秦雷这样鼓励着手下,也鼓励着自己:“说不定转机就在下一刻。”他知道,只要自己一撤退,战役的主动权便会易手,到时候五万太尉军犁庭扫穴,总会逮到一两条大鱼,彻底扭转战场局势的。

所以他要等下去,不到最后一刻、决不轻言放弃!

……

一天过去了,没有动静;两天过去了,也没有动静;三天过去了,还是没有动静!任凭五支分队如何骚扰。老虎就是不出洞……反而把京山军弄得越来越没精打采。

“王爷,怎么办?”石敢嘶声问道。

不甘心地望着那没有丝毫动静地马蹄山,秦雷苦笑一声道:“撤吧!总不能把孩儿们渴死吧?”手中的马鞭狠狠地一抽,顿时尘土飞扬:“日他先人板板的,这些瓜娃子属面瓜的是不是?”

说完便愤愤的滑下山坡,准备带队离开。

看着手下垂头丧气的样子。秦雷哈哈一笑道:“他们不出来正好,反正咱们还赢着九百个呢。到最后还是他们输。”

黑甲骑兵们干笑起来,就是比哭还难看。要真是那样小富即安,俺们还遭这份罪干啥?

无趣地撇撇嘴,秦雷挥手道:“都他娘的给我滚蛋吧……”兵士们这才来了点精神,嘻嘻哈哈的收拾好行装,列队向山峁外面行去。

就在前卫已经走出山坳地时候,一声尖叫从山坡上传来:“出来了!出来啦!”便见着一人连滚带爬的上面下来。逢人就喊道:“太尉军出来啦、太尉军出来了……”

兵士们怜悯地看着他,心道:‘这兄弟,都魔怔了……’

“王爷,你在哪呀!我许田啊!大殿下的队伍出动了!”那泥猴看出了别人异样的眼光,只好大喊大叫道。

边上的一只泥猴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我在这儿,嚷什么嚷。”

许田一把攥住秦雷地胳膊。激动道:“真的王爷,不信您上去看看。”说完便感到不妥,赶紧松开手道:“过于冲动了……”

秦雷呲牙笑笑道:“你要是敢耍我,就数罪并罚。”便爬上山坡,将信将疑地往东边望去……

只见千里镜内、马蹄山上,门前的鹿砦被悉数搬开。果然有一条长龙似的队伍,从大营中缓缓开出,看这架势足有上万人之多,不是太尉军主力又是什么?

秦雷心头一阵狂喜,狠狠的一锤地面,咬牙切齿道:“通知部队,尾行!”说完便手舞足蹈的冲下山坡,口中嚷嚷道:“老大啊老大,你毕竟还不是属乌龟的!”

仿佛打了鸡血一般,黑甲骑兵便重新精神抖擞起来。他们悄无声息地沿着峁梁疾行。紧紧地跟着太尉军,随时准备杀出去。给对方一个惊喜。

……

其实秦雷冤枉老大了,他原本真是铁了心的当乌龟,准备再过三天再说。

但一个意外的来客,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兵部尚书李清到了,还带着太尉大人的手谕,一下成了太尉军地监军太上皇。这下子那帮挨了打的李家子弟可有撑腰的了,他们诉苦的诉苦、告状的告状,扇阴风点鬼火、唯恐天下不乱。

但李清不是个莽撞的人,要不也没法阴倒皇甫战文三个精明的将领。他暗中拜访排查,在发现对现状不满,已经成了军中的普遍情绪后,才算放了心。

终于在昨夜的‘校尉以上军官例行会议’上,李清发难了。

等值星官将千篇一律的敌情通报完毕,李清便开口道:“殿下,您是总兵官,下官初来乍到,本不应该多说。”

‘那你就不要说。’秦雳心中不悦道。但这人毕竟算是他地舅姥爷,面上还要客客气气道:“监军大人协理军务,没什么不该说地。”

“那我就讲两句,”李清顺势道:“太尉大人半道派个监军过来,他老人家的用意,就不需要本官啰嗦了吧?”

众将默然,他们当然都知道,这是太尉大人对战局极度不满地表现。

看见没人说话,李清心里越发笃定,语调也越来越高亢:“但我顾忌着诸位的颜面,忍了几天,希望诸位可以积极主动的纠正错误,大家也不伤颜面。”说这话时,他一直定定地盯着大皇子,鬼都知道他是说给谁听得。|||||

“但我很失望啊!”见秦雳面色不善,李清心虚的别过脸去。故作沉痛道:“我地耐心换来了什么呢?消极被动、不思进取!难道这就是我们太尉军的本来面目吗?”虽然不敢看秦雳,但他却敢看其余的将领。

见他们一个个低下头去,李清微微得意的挥下手臂道: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!我们需要改变啊!”

“主动出击!主动出击!”一群李家的军官顿时聒噪着附和起来……话说这些人也真厉害,虽然大皇子的亲兵没有下狠手,但一顿军棍下来,也把他们打得皮开肉绽,惨不忍睹。结果没有七八天。居然又活蹦乱跳起来,令人不得不叹服于老李家的强悍血统。

有些鹰扬军和破虏军地校尉也跟着小声掺和起来。不知出于什么目的,车胤国和罗云并没有出生呵斥。

一时间,大帐内东风压倒西风,李清占了绝对地优势。

“表个态吧!殿下?”李清忍不住的得意道。

“我不同意。”秦雳眼皮也不眨一下,淡淡道:“只要孤还是这个总兵官,全军就得听我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李清面色一僵。生硬道:“殿下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呀!”

冷冷的瞥他一眼,秦雳沉声道:“没有别的事情,就散会吧!”说完便要起身离去。

这种被无视的感觉真不爽,李清顿时暴跳如雷,对着秦雳背影高声喝道:“大殿下!你不要太嚣张了,莫非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吗?”

秦雳站住脚步,霍得转身,双目闪动着幽幽的火光。俯视着比自己矮一头地李监军,攥住李清的手腕子,轻轻一捏。口中蹦出两个字“你吗?”

李清仿佛被铁钳子夹到一般,疼得他哇哇直叫……话说他随了娘,没有遗传老李家的那种野兽派体质。

“殿下放开尚书大人,有话好好说!”众人连忙上前拉架。把两人远远隔开。

“我告诉你,秦雳!”自觉出了丑,李清捂着手腕子跳脚道:“我大哥说了:‘你要是不听套就换了你。’我现在就通知你,你!被!撤!职!了!交出总兵官的关防吧!”

帐篷里顿时一片寂静、针落可闻。

看一眼神色各异的众军官,秦雳知道,人心散了,队伍没法带了。不由感到一阵萧索,叹口气道:“你可敢立字为据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李清心里一阵踯躅,李浑只让他来监军,并没有让他接管军队。方才所说的无非杜撰而已。但这时无论如何也不能松口了。唯有硬咬着牙道:“有何不敢?”

“笔墨伺候!”秦雳沉声道。

亲兵便端上纸笔,大殿下提笔刷刷写到:“今与兵部尚书李清交割军演乙方总兵官一职。自即日起一切权责皆归李兵部,与秦雳无关。”写完签上自己的大名,又把笔递给李清,淡淡道:“签字吧!”

李清犹豫着伸出手,接过那毛笔……事情有些偏离他的计划,他只打算以监军地身份夺过指挥权,这样赢了算是自己的功劳,输了却是秦雳的责任,并没想过当什么总兵官。但没想到秦雳这么大的个子,却极有心眼,竟然办事汤水不漏,却让他有些骑虎难下了。

视线在人群里巡梭,李清想找出个顶包的,却发现帐中早没了罗云和车胤国的身影,不由咽口吐沫,暗骂一声道:‘跑地比兔子还快!’只好安慰自己道:‘无妨,反正对方四分五裂,我只要吃下其中一块,便可以反败为胜了。’这样一想,胜算还是蛮大的,便一咬牙一跺脚,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秦雳接过那信纸,在上面轻轻吹口气,便小心的折叠起来,收入怀中,这才朝李清笑笑道:“请总兵官大人训示吧!末将保准言听计从。”

李清看他如释重负的样子,颇有些上当的感觉,面色一阵难看,心里直抽自己嘴巴道:‘我这是干什么呀!怎么玩粉头完成了老公?’但事已至此,只能打肿脸充胖子,硬撑着道:“好说好说。”

便吩咐众将重新升帐,命令天策军为前锋。鹰扬军居左翼、龙骧军居右翼,破虏军殿后,大军即刻拔寨出发,目标祁山北麓,那里应该有御林与神武二军。

……

这是一趟令新任总兵官大人终生难忘的旅程……

自从走出马蹄山、踏上黄土塬地那一刻起,京山军的五支分队,便如恶狼一般。紧紧的咬在太尉军地身后,冷不丁地上来扑一下。待太尉军想阻击一下,却又远远遁去。

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,却让人吃不好睡不着,实在是烦不胜烦。李清便要调转队伍,围剿这些人,却连天策军的将领也不支持……开玩笑呢,对方在黄土塬上呼啸而来、呼啸而去。已经修炼地如藏羚羊一般。若是能逮住地话,哪还能让其嚣张到今天?还是早早赶去祁山,消灭他们别的军队吧!|||||

李清好不容易拿次注意,却被手下批得一文不值,心中自然不乐。但是为了与刚愎自用地大殿下区别开来,他准备从善如流一把,便又提议道:“留下后军,阻住敌军的去路如何?”

“会被吃掉的……”将领们异口同声道:“对方还有两万人马去向不明。说不定就等这一刻呢。”

“这也不行、那也不行!到底你们是总兵官,还是我是啊?”李清终于忍不住发作道:“留下五千人马断后,不要聒噪了!”说完便拂袖上马,往前军去了。

众将面面相觑,虽然总兵官大人给他们制订了方案,但还是没法执行啊……因为他忘了、或者故意没有指定人选。

“谁断后?”一群人面面相觑。秦雳先面无表情地离开了,他虽然卸了任,但谁也不敢让龙骧军去执行这种注定有去无回的任务……虽然是军演,但也没人喜欢‘阵亡’,因为那代表……如果是真的战争,你就已经死了。

所以人选只能在罗云和车胤国只见产生。两个奸猾似鬼的将军相视苦笑,早知这样,还不如当初支持殿下干下去呢。

“怎么办?”罗云皱眉道。

“抓阄吧!”车胤国灵机一动道。

“那……好吧!”罗云也没别地好办法,只好凑合了。

结果车胤国输了。罗云继续赶路,车将军带着五千人马断后。

……

两天以后。李清接到了逃回来的士兵的报告:“敌军招呼了援兵。三万人将车将军团团围住,用了两个时辰全歼了断后的军队。”

“对方的损失是多少啊?”李清一阵眩晕。心存侥幸地问道。

“七八百吧!”兵士怯生生道。

总兵官大人差点从马上掉下来,好半天才对地上的残兵道:“归队吧!”

“我们不能归队了。”一个领头的苦笑道,说着指了指空空如也地脖子道:“我们也阵亡了,是将军嘱咐我们过来报信的,现在得赶紧往收容点赶了。”

“哦!”李清点点头,便让那几个‘阵亡’的兵士离去了。

看见二老爷愁眉苦脸,李龙凑过来道:“二爷不必难过,车将军已经完成任务了。”说着智者似地笑道:“毕竟我们已经把三万敌军甩在了身后,只要咱们加速前进,消灭掉剩下的两万,不久胜券在握了吗?”

“唉!话虽如此,可五千人呐。”李清心疼道:“这损失可不小。”

“男人就该狠一点。”;李龙面目狰狞道:“一将功成万骨枯嘛!”这家伙显然是入戏了。

“全速前进吧!”李清心道:‘又不是你的责任,可是说着轻松。’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