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八七章 混战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“王爷,前军传命过来,全军加速。”一个龙骧裨尉策马过来,拱手禀报道。

“唔。”大皇子点点头,轻声道:“你跟总兵官说一声,就说孤王决定断后。”

“是。”那裨尉赶紧拨转马头,向前军通报去了。

“殿下,咱们不打算出力了?”一个龙骧校尉凑过来道:“也是,李尚书实在欺人太甚了。”

秦雳摇头道:“放屁,老子是那样的人吗?”回头望望尘土飞扬的来路,沉声道:“那三支禁军定然在后面衔尾急追,切不可大意!”说着便吩咐那校尉道:“加派斥候沿原路返回,若有异常飞速来报!”

“是!”校尉赶紧安排斥候速速回去探查。

……

又行了一天,太尉军地将士们终于能看见一星半点的绿色了,这让早厌倦了黄土漫天的官兵们着实兴奋了一把。

越往南去,地上的绿色就越密集、越青翠,将那些直接裸露于地表的黄色悉数盖住。

当兵士们看到地平线上那黛色的远山时,不由齐齐欢呼起来……然而敌人,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。

只见远处低矮的山坡上,绵长的伫立着一排骑兵,正虎视眈眈地望向太尉军地前锋。

“御林军!”打头阵的天策军不由高呼起来。对于这群金甲冤家,他们太敏感了!

伴着领军校尉的一声令下,蓝色的天策军便呼啸着冲了上去,面对着居高临下的敌人,他们必须把速度提起来,获得最大的冲击力。只有这样,才能将敌人的优势尽量抵消。

见敌人先动了。山坡上地金甲御林也毫不示弱,纷纷策马从坡上奔下。迎头对冲起来。

双方都扔掉了手中的木刀木枪,就这么赤着手打起了冲锋。

若从高处俯瞰,便能看到一道金色地波浪与一道蓝色的浪涛相对奔涌,以极快的速度靠近,转眼便撞到了一起。

战马猛烈的碰撞,吃痛的嘶叫起来。马上的骑士也撞在一起,许多人当场被震飞在地上。运气不好的又会被战马践踏一番,生死不知。也有人互相扭打在一起,争相去拽对方颈上地牌牌……这种较量对身高体壮的兵士极为不利,因为不管他多勇猛,基本上都会被第一个对手扯掉牌牌,虽然他也能很轻松的扯掉对手的牌牌。

一次冲锋之后,双方交换了位置,稍稍停顿。等着那些落马的兵士互相搀扶着离开,才开始了第二次冲锋。

如是往复四次,两军都‘阵亡’了两千多人,速度绝对比真正的战争要快得多,毕竟在这种场合,逞英雄反而会被耻笑得。秦国人就是这么实诚。

似乎达到了目的。剩下地三千多御林军纷纷拨转马头,往来路撤退。

好不容易逮到对手,太尉军怎会任其离去?天策军当即跟在后面衔尾猛追,拖后一些的鹰扬军,也紧紧跟了上去。而秦雳带着他的龙骧军,以及剩下的破虏军,却远远的落在了后面。

天策军很快越过了那道山梁,继续向前追击。不一会便进了一个小型的盆地之中,仗着人多,太尉军并不怕有什么埋伏。便要强行穿越这个盆地。但前军刚到了出口前四五丈近远,却被两侧山崖上轰隆隆落下地滚石檑木挡住了去路。

后面的部队一看有埋伏。便要退出山谷,身后却同样落下了滚石檑木,将来路也一并堵塞。那巨石木头源源不断地落下,太尉军根本就没法靠近,更别提突围了。毕竟只是场演习,谁也不愿意用命去换取胜利。

两头的路障越堆越高,待那些石块木头停止落下时,甚至已经堆了两丈多高,战马完全无法通行了。那些没进山的队伍就是想救援,一时也不知该怎么救了。

足有八千多队伍困在了山谷之中!

李清的鼻子都快气歪了,虽然他冲的慢,侥幸没有被关在里面,但那八千被困部队,可都是他家的天策军啊!不得不救。

“下马上山!”耐着性子观察了一下四周,李清咬牙切齿道:“将道路两侧的山口占领。”以保护手下清理障碍,好放里面的人出来。

……

山上地禁军显然对情况估计不足……望着蚂蚁一般往上爬地太尉军,他们突然发现,虽然双方是竞争状态,却依然没法将面前的石块木头推下去。那毕竟也是自己人啊!怎能下得了手呢?

这让指挥他们地校尉大人大为光火……很凑巧的是,这位校尉正是大秦英郡王秦霑殿下,只见他挥舞着手中的马鞭,胡乱抽打着阵地上的士兵道:“赶紧动手啊!你们反了吗?”

一个裨尉捂着脑袋解释道:“殿下,那都是禁军的弟兄啊!俺们怎么能下的去手?”

“放屁!”秦霑暴怒的飞起一脚将其揣倒,歇斯底里道:“孤不管他们是什么人,只知道他们是敌人!是敌人就不能手软!”说着便使出吃奶的力气,将一块滚石推了下去。|||||

那磨盘大的石块,便轰隆隆的滚下去了,一个太尉军兵士躲避不及,登时被压在了下面,不太可能生还。

太尉军地将士愤怒了,以往虽然会有死伤发生。但皆是在机会均等地情况下。像这次这种毫不手软的杀害,却从来没发生过。虽然大家是对手,但也是同袍啊!怎能下得去手呢?

“抓住凶手!”太尉军兵士高呼着往山上冲去。

“快动手啊!”秦霑挥动着马鞭,抽打着士兵。但御林军地将士拒不执行他的命令,反而丢下阵地,纷纷向后方退却。

沈子岚跑过来道:“殿下,部队失控了!”

秦霑那张俊脸扭曲道:“你也要失控吗?”

沈子岚被他脸上的狰狞表情吓住了。小心翼翼道:“不敢。”

“那就和我一道御敌!”秦霑咬牙切齿道:“我皇室男儿,哪有不战而溃的道理?”

沈子岚本来没打算和他一道发疯。但听了‘皇室男儿’这四个字,突然脑门一热,顿时呼吸粗重道:“我陪你!”

“好!”秦霑便与沈子岚一道,将阵地上堆着的石头木块往下推,着实砸死砸伤了不少人。

几乎是须臾之间,愤怒地太尉军士兵便冲上了阵地,将两人及其亲兵团团围在中央。二话不说,摁到就打。

没几下,两人的亲兵便被七手八脚地悉数放倒,噼里啪啦的猛踹起来。而更多的太尉军官兵,却将目光投向了中央的两人。

望着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,沈子岚吓坏了,尖叫道:“你们不要乱来啊!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

太尉军官兵步步逼近。几乎与他们两个面对面了。一个裨尉一拳上钩,打在沈子岚的肚子上,他虾米一样的弯下腰,刚要呕吐出来。却被人用破布头塞住了嘴巴。便被按倒暴揍起来。痛得他蛐蟮一样扭来扭去,却招来更猛烈地殴打。

秦霑终于害怕了,他一直以为自己与别人判若云泥。这些贱种不敢碰自己一下。但看那些人冷冰冰的眼神,显然是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。不由色厉内荏道:“不要再靠近了,否则孤……”话没说完,便感觉脑后生风,被人一计手刀劈在了脖颈上,顿时昏厥过去。

太尉军兵士盯着软软倒在地上的年青人,小声嘀咕道:“他没说自己是谁吧?”他们久在军中,自然知道年纪轻轻能当上中级军官的,身份自然非同小可。

“好像没说。”兵士们挠挠头,装傻充愣道。

“那还愣着干什么?上啊!”这是战场嘛!乱糟糟的谁也不认识谁。想事后报复都找不到人。

打了也白打,不打白不大!

十几只臭脚丫子一齐踏了上去。踹麻袋片子落在了六殿下的身上,那叫一个爽啊……

如果他们知道打的是天潢贵胄的,可能会更爽!

当然也不会打得这么痛快……足足踹了半刻钟啊……半刻钟。

“扯呼……”见战场上逐渐没了动静,兵士们呼啸一声,便离开了这片突前阵地,各自找寻队伍去了。再看地上地几位,破破烂烂已经基本上不成人形了。若不是有精致盔甲护着,下半辈子基本上就生活不能自理。

……

“一群饭桶!”看着对面阵地被夺,自己精心设计的圈套破了个大口子,徐载武愤愤的骂一声,便吩咐手下速速撤退。

“将军,我们还可以守住这片阵地!”手下校尉不甘心道。

“狗屁,人家只要紧贴着对面离开,咱们就一点辙都没有。”徐载武没好气道:“别关门打狗被狗打了,快走吧!”

这半营的神武军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山头上撤下,想要退回到集结点,与主力汇合再作打算……在这山谷纵横的祁山山麓,大部队无法施展,所以他们都是以千人为单位行动。

像这次地行动,便只动用了不到一万人。其中一半人诱敌深入,其余人埋伏在两处谷口,伺机将敌人堵在山谷中。

其实这计划在战争中没什么毛病,但徐载武没有考虑到军演的实际情况。想当然地生搬硬套,自然吃了亏……当然,徐将军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,他始终坚信自己是绝代名将,绝对不会出错的。

‘要想个办法,把责任推卸掉。’徐将军冥思苦想起来,还没下山便有了思路道:‘我的计划是完美的。只是对面的御林军出了漏子嘛!对,就这么着!’心情顿时轻松起来。连声催促着队伍赶紧回营,好向陛下上折子打小报告。

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面奏陛下,因为半个时辰之后,他‘阵亡’了。

事情是这样的,当时他退出谷口阵地,带着两千人马抄小路往营地赶去。结果在通过一段山道时,不慎中了太尉军地反埋伏。潮水般地龙骧军骑兵从山道两头涌进来。将这部分神武军围了个水泄不通。|||||

龙骧军是带着兵器地,他们常年战斗在北方草原,对牧人套羊的绝活掌握地十分熟练,所以这次出征人人带着套索。只见上百个套索同时飞起,落在神武军的头顶上,山道又拥挤,基本上一套一个准。

一欸那绳索套上,龙骧军便猛地收手。将被套住的神武军拽下马来,拖到己方阵前,有专门摘牌牌的步军伺候。那些没被套住的,想打个冲锋抢回同袍,却被对方用长长地棍子阻挡,不能靠近。

事实证明。有备而来就是不一样。徐载武和他的手下被欺负的毫无脾气,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将自己一点点蚕食。半个时辰后,终于连徐将军也被套住了,两千人的队伍彻底销账。

龙骧军的兵士们见逮到个将军,赶紧为其松绑,带他去后方见自家王爷。

……

上下打量着这位鼻青脸肿、狼狈不堪的仁兄,秦雳不确定道:“徐将军?”

“徐某惭愧……”事到如今,也容不得徐载武死不承认了……虽然按照规则他已经死了,而死人是可以拒绝回答任何人问题的。但他觉着自己这种大人物,还是有必要发表一下感言的。

“赶紧去收容点报道吧!”哪知秦雳毫无兴趣。下一句就是打发他走人。

“殿下……您不像问我点什么?”徐载武不甘心道。

“你都死了我怎么问?”秦雳戏谑道。说完便转过头去,彻底无视这位‘阵亡’的将军。

“唉……”徐载武心中无限纠结。灰头土脸的下去了。

待他一走,秦雳便吩咐道:“扒了那些‘死人’的衣裳换上,我们替他们回营。”

“好嘞!”手下高声应下,便下去执行去了。

“王爷,大部队的后路怎么办?”一个破虏校尉轻声道。

“孤只带三千人去,其余的都留在这儿。”秦雳胸有成竹道:“你们还占据地利,足以挡住那三支禁军了。”

“那您带三千人够干啥的呀?”校尉不解地问道。

“拔旗!”大皇子沉声道:“孤总觉着对方有阴谋,迟则生变,还是尽早结束战斗的好。”

“要不您多带点人去?”手下纷纷劝谏道:“毕竟对方还有万把人呢。”又不是什么生死考验,也没人阻止大殿下去当英雄。

待突击部队都换上神武军的衣裳,秦雳沉声道:“尔等守好门户,寸步不退,等着孤王的好消息!”

“王爷一路顺风!”众将领目送着秦雳的小分队,向南边山坳行去后,便各自收拢手下,回到大道上去构筑工事,准备阻击回援的三万敌军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