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八八章 二爷快跑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半个月前,御林军和神武军便到了祁山北麓,不过因为担心被包了饺子,他们没敢扎营,一直在祁山山麓保持着移动,谨慎的连观察团都找不见。

当然,他们也没有完全闲着,至少还布置了一个圈套,准备狠狠咬太尉军一口,也好对陛下有个交代。

就这样游游荡荡、仿佛郊游踏青一般的过去了十五天。直到昨日,才接到斥候来报:‘太尉军出现了。’早憋坏了的六殿下便主动请缨,大有再不让我出发,我就自己去干的架势。

马光祖和徐载武一合计,便让后者带着一半人马去实施计划,他则带着剩下的人马在东南山坳里接应,以备不测。

心情紧张的等了一天,直到日头偏西时,才等来了御林军的残兵败将。马光祖连忙询问情况,这才知道计划出了漏子,太尉军不仅成功逃脱,还伤了六殿下和沈裨尉一干人等。

马光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赶紧过去探视,只见六殿下已经手折骨断、昏厥过去,而沈子岚要稍好一些,并没有骨折什么的,只是一张俊脸被划得露出了骨头,竟然已经是毁了容。

‘这叫俺如何交代啊!’马光祖心中叫苦不迭,恨不能找块豆腐撞死。

但正所谓‘福无双至、祸不单行’,还没有定住心神,老马又听到了一个噩耗:‘神武军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伏击,徐将军被大石砸中。生死未卜。’

马光祖不由大惊失色,豆大地汗珠子噼里啪啦地往地下掉。要是徐载武死了,那他这责任可就没边了……毕竟名义上,自己还是这次军演中,甲方的总兵官啊!别提什么将军梦了,能安然退休就要烧高香了。

正在恍惚间,便听到营地门口一阵喧哗:“快让让、快让让。我们将军有遗言要向马副统领交代。”

众兵士赶紧波浪似得分开,让出一条道路。使那队抬着担架、衣衫褴褛的神武军败兵畅通无阻的到了马光祖的面前,好让徐将军交代遗言。

马光祖也赶紧迎上去,颤声问道:“徐将军在哪里?”

有个灰头土脸的神武军裨尉哭道:“担架上就是。”

马光祖也没有多想,紧走两步上前,轻轻掀开蒙着头地毯子,心道:‘也不怕给憋死了。’便定睛望向担架上那人,却顿时大惊失色。不由失声道:“大大……大殿下?”

那人正是大皇子秦雳,只见他哈哈一笑,便从担架上跳下来,一把搂住马光祖的脖子,微微得意道:“总兵官大人,您被俘虏了。”

周围地兵士顿时紧张起来,呼啦一声围上来,却被那群神武军溃兵挡上。双方紧张的对峙起来。

看到这情形,秦雳微微紧了紧胳膊,马光祖顿时感觉被铁箍箍住一般,完全透不过气来,不由连连摆手。秦雳会意,又稍稍松了下。他这才喘着粗气道:“您要干什么末将配合就是,也不至于勒死我吧?”

秦雳淡淡笑道:“马副统领娇憨了,您会不知道我要什么?”

“战旗?”马光祖嘶声问道。

“那就拿过来吧!”秦雳指了指中军悬挂的‘金龙旗’,对于马光祖如此上道,他很满意……他又怎会知道,马副统领此时正满心庆幸呢?

“没有……”马光祖苦笑一声道:“那是假的。”

“嗯?”大皇子手上加劲,让手下去取下那面旗。

御林军地将士想阻拦,却被马光祖出声喝止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那面事关胜负的战旗,被龙骧军取了下来。许多人无奈地低下了头。准备收拾收拾回家睡觉了。

不一会儿,两个龙骧军官便兴冲冲地抱着那面战旗过来道:“殿下。我们赢了!”

秦雳看一眼安之若素的马光祖,狐疑道:“你说这面旗是假的,证据呢?”

马光祖招招手,两个军官便把战旗送过来。他指了指旗面的右下角,那里有两行米粒大的小字,相当难以察觉。

秦雳瞳孔一缩,拽过旗面仔细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:‘此乃赝品、切莫当真’!不由失声叫道:“坏了!”便一把拎起马光祖的脖子,暴喝一声道:“真的呢?”

“五殿下那呢……”马光祖生怕被他掐死,哪敢有丝毫隐瞒。

“他妈的!”秦雳怒道:“命令你的人让开道!”

马光祖赶紧照做。

……

搞不清状况的御林军士兵,目送着统领大人被带出营地,消失在暗淡的天色中。不由议论纷纷道:“这场景好熟悉啊……”“好像上个月也有这么一出。”“看起来一样,但是有本质差别的,上次是送客啊……”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,不提这边六神无主的御林军,单说太尉军这边,打退了敌方地伏兵,又用了两三个时辰清出了通道。

|||||

一道选择题便摆在了总兵官李清的面前:‘是退还是进呢?这真是个问题。’

“现在两方的阵亡人数各是多少?”总兵官大人沉声问道。

“我方共计八千六百余人,对方三千余人,”李龙赶紧禀报道:“哦!据说后军歼灭了两千多敌军,那就应该是五千多了。”

“还差三千多啊!”李清喃喃道:“跑进山里的队伍有多少?”

“三千。”李龙确定道。

“那就追击!”总兵官大人英明神武道。

“二爷请三思。”李龙苦笑道:“就算把那三千人全吃掉,咱们还是差了几百人。而且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追上呢。”

边上人也劝道:“是呀二爷,眼看天就要黑了,还是等天亮后再从长计较吧!”

李清一想也是,便要下令退出山谷。但就在此时,一员斥候飞奔而来,大声道:“报,前方二十里处。发现敌军战旗!”

李清顿时来了精神,朝众将笑道:“天予弗取、必受其咎啊!”便豪气地一挥手道:“全军疾进。直捣龙穴,吾与汝共饮庆功之酒!”

众将领也是欢喜莫名,便不再说什么,各自号令部队,全速向前,争取在天亮以前,赶到敌军营地。彻底解决战斗。

怀揣着美好的愿望,部队出发了。夜雾那么浓,开阔也汹涌。有一种预感,路的终点是迷宫……

……

当秦雳急匆匆赶回到大路,却发现那里竟然相当的热闹。外围的斥候发现了他,赶紧禀报道:“敌军要冲关……”

大皇子凑近了一看,才发现双方各出了八员将领,正在挑灯夜战。这些将领施展开浑身解数,打得是天昏地暗,看的双方兵士目眩神迷,一个劲儿地叫好。

“胡闹腾!”看着迎上来地副将,秦雳不悦道:“怎么搞成这样子了?”

那副将陪笑道:“对方冲过来,我们不让他们过去。双方又没法真打,只好约定将领单挑,捉对厮杀,他们要是输了就得退回去。”对于这个法子,副将还是很得意的。

但回答他地是王爷愤怒的皮鞭。

秦雳一鞭子抽倒了那副将,排众而出,大喝一声道:“都给我住手!”

声如洪钟,余音袅袅,顿时喝停了己方的四员将领……但是对方四人却不听他的,趁势便将龙骧军的四员将领击落马下。

龙骧军兵士自然齐声大骂‘无耻’!

秦雳却依旧面沉似水。不起一丝波澜道:“老五。你给我滚出来!”

对面人不人鬼不鬼的军队顿时安静下来。

好半晌人群分开,一员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将领、骑着一匹同样脏兮兮地骏马排众而出。呲牙笑道:“大哥找小弟何事?”

大皇子长笑着策马而出,秦雷也笑着迎上来,两人在场中央面对面说话。

看着秦雷从土里拔出来一般的样子,嘴上还起着一圈燎泡,大皇子不由笑道:“看来这些日子,你也很不好过。”

“彼此彼此,”秦雷笑道:“刚听说大哥的总兵官都被撤了……我说你们怎么一下子漏洞百出了呢。”

这话明贬实褒,让秦雳心里顿时好过了一些,看自己的五弟一眼,轻声道:“你不怪我了?”

“不怪了,”秦雷呲牙笑道:“听说你都把鹿摔了,我很欣慰啊!”

“球!我那是不小心,”秦雳翻翻白眼,扯回正题道:“你可把我好骗,快说,你们的战旗呢?怎么整一假的糊弄人啊?”

“兵法云,实则虚之、虚则实之嘛!”秦雷摇头晃脑道。

秦雳也没指望他回答,又问道:“你这分明就只有不到一万人,其余两万呢?”

笑眯眯的指了指秦雳身后,秦雷轻笑道:“山里。”

秦雳面色一变道:“那战旗也在山里?”

秦雷笑吟吟的点头道:“聪明。”

“想必李清这个蠢货,已经被你引进瓮里去了吧?”秦雳皱眉道:“你能让我回援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秦雷耸耸肩膀道:“如果是真地战争,我会拼尽最后一个人,也要把你的人拖住。”

秦雳闭目凝思半晌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声震山林。惊起老鸹无数。

秦雷依旧笑眯眯地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良久,大皇子才敛住笑容道:“真想跟你真刀真枪地较量一番啊!”

秦雷摇摇头,坦诚道:“虽然我也想,但永远不希望有那一天。”

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,大皇子深深地看他一眼,一字一句道:“记住。我秦雳的刀只砍向敌人地头。”

秦雷点点头,轻声道:“我记住了。”说着笑道:“结束吧!各回各家。”

却被秦雳一把拉住胳膊,大笑道:“屁咧,好不容易逮住你,今天不把你灌个烂醉,决不罢休。”|||||

秦雷咧咧嘴,呲牙道:“我想先洗洗,身上的泥巴得有五斤重了。”

说完。两兄弟把臂归营,欢笑一路。

双方的兵士面面相觑,心道:‘这算咋回事呀?不打了?’

两边的校尉凑在一起一合计,不一会儿便达成一致道:“既然二位老大都歇了,我们也联欢吧!”便将双方队伍合到一起,点着无数篝火,不分彼此地围坐下来,置酒烤肉。唱歌跳舞,乐乐呵呵的玩了起来,也算是犒劳一下这一个月地辛苦。

……

这边其乐融融的化干戈为玉帛了,那边山里的乐子却大了……

话说总兵官大人带着天策与鹰扬二军急进,终于在子夜时分,到了斥候所见的盆地之上。果然见山下壁垒森严、营火点点,正是一片大军驻扎地景象。

李清大喜,吩咐队伍直取中军,自己也缓缓下山,不紧不慢地坠在后头,构思着胜利后的感言。

待大部队杀进去以后,李清也进了那山谷。路过谷口时,他看到道边有一石碑,上面隐约有三个字,似乎是该地地名字。便问引路的斥候道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呀?”

“上方谷。”斥候赶紧回禀道:“也叫葫芦峪。”

“哦?有点耳熟。”一边往里进。李清一边寻思道:“在哪里见过这个地名呢?”

年纪大了。记性不好了,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。只好先放下这念头,继续构思起演讲词来。

没走多久,突然前面一阵鼓噪,便见着队伍疾退回来。

看着李彪不要命地跑回来,李清不由大惊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“二爷快跑,那是座空营,除了柴草是火油,我们中埋伏了。”李彪惊声尖叫道。

李清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打个激灵道:“我想起来了,当年司马懿父子,差点被烧死在这儿!”

话音未落,便听得喊声大震,山上一齐丢下火把来,道上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,将谷口烧断。

李清连忙命人齐声高喊道:“不要点火,我们投降!”反应之迅速,当时无匹。

山上的二位将军会心一笑,便命手下不要再扔火把下去。准备待道上的大火熄灭后,再下去受降。

谁知天不遂人愿,便见一阵南风刮起,风借火势、火借风势,刮刮杂杂,越少越大。李清惊得手足无措,乃下马抱着李彪哭道:“我李氏一门皆死于此处矣!”还指天顿足道:“苍天啊!如果我们李家有帝王的命,就请降下骤雨倾盆,将这满谷之火,尽皆浇灭吧!”样子十分的凄惶动人。

众将却不甚害怕,还用一种看猴戏的表情盯着总兵官大人。

被鼻涕眼泪擦了一肩膀地李彪,面色古怪的安慰道:“二爷,您稍安勿躁,我们可以从另一头出去嘛!”

哭的泪眼婆娑的李清,顺着他的手指一看,果然见山谷的另一头没有着火,不由羞羞地垂首道:“丢死人了,太入戏喽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