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九零章 志满意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因为受到通讯方式的限制,等观察团得到消息时,已经是两天以后了。

当听到太尉军缴旗认输,自己一方当场获胜的时候,这些天一直惴惴不安的昭武帝终于放心了。

片刻的宁静之后,无尽的喜悦爆发出来,让皇帝陛下不知道该如何庆贺……其实最好的庆祝方式,便是找到李老丈人,与他喝个小酒,抚今忆昔一番,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!

可是李浑老丈人也不是省油的灯,一接到战败的报告,便立马卷铺盖跑路回京城了,哪会留给皇帝陛下奚落自个机会?

满腔喜悦无法发泄的皇帝陛下,便把过剩的精力放在了迎接部队凯旋的仪式上。他命令观察团移驾天水城,准备在那里举行一场盛大的阅兵仪式,以彰显君威军威。

圣驾到了天水城之后,昭武帝又下旨向临近府县征调民夫,修建阅兵道、高筑阅兵台,还特意从几十里外的麦积山上,移了五千株珍贵的百年公孙树下来,种在部队进城的道路两旁,以振声势。

因为工期太赶,民夫们也顾不上什么保护根系,就那么简单的刨出来,抬下山,种在道边……一个月以后,五千株平均树龄在四百年以上的公孙树,全部枯萎死亡,无一例外。

而这只是皇帝陛下劳民伤财的一个缩影,他还命令陇西的牧民们进献牛羊各两万头,以犒赏三军。天可怜见地。牧区不知倒毙了多少牲口,才熬过了漫长的寒冬,等到了水草丰美的春天,正盼着牛羊多吃疯长,多下些仔、多产些奶呢……这下可好,一头不剩了。

看官要问,偌大的牧区才这区区四万头牲口?当然要多得多。可下面执行命令的御马监狠呀!四万头牛羊?那是给皇帝的!咱爷们也不能白跑一趟。怎么着也得弄俩辛苦费花差花差不是。

但凡御马监的队伍所过之处,寸草不生谈不上……毕竟监里地番子们是不吃草的,但牛羊金银之类地值钱东西,是一样也别想剩下。牧民们安居乐业百多年,早已没了当年纵横草原时的凶性,哪里敢反抗?只有收拾起大车、赶着牛羊向北方远遁,希望能避开朝廷鹰犬的侵扰。

仅仅是五天时间。娄万里带领的五千御马监,便把有塞上江南之称的天水府糟蹋的天昏地暗、日月无光,也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。

……

不管怎么说,当十万禁军东归,到了天水府外二十里的时候,便被彻底震住了……但见原本狭窄崎岖地小路变成了三丈宽的平坦大道,且黄土铺路、净水撒街,让平生从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的战马。不知道该先迈哪只脚。

道两边每隔两丈便植着高大的公孙树。阳光透过华盖似得树荫,落下斑斑点点的光晕,让兵士们如坠梦里,不由小声嘀咕道:“咱们是不是走岔道了?”即使他们的统领将军,也有着同样的疑问……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秦雳攥着马鞭,目光狐疑不定道:“你肯定知道。”

秦雷轻笑一声不说话。

“别卖关子了。”秦雳狼眉一竖道:“我总觉着这事儿不地道。”

扬手一支袖箭飞上了树冠。秦雷打落了一股枝子。那树枝扑扑簌簌落在不远处,黑衣卫赶紧下马拾过来,双手奉给殿下。

秦雷瞄一眼那枝子,便随手递给了秦雳,这才开口道:“看看有什么蹊跷。”

秦雳接过那树枝端详半晌,奇怪道:“怎么才阳春三月,树叶子就这么蔫蔫了?”

“是呀!为什么呢?”秦雷的视线落在大道尽头,轻声道。

寻思了半晌,秦雳猛地一拍马鞍。沉声道:“秦革。给孤放倒棵树,我要看个究竟!”

秦革就是秦雳地亲兵队长。闻言赶紧带人到了路边,将支着粗大树干的木架子一拆,还没开始刨坑,那三丈多高的大树便‘呼啦啦’的倒下,震得地上尘土飞扬……还好不是朝着路面倒的。

秦雳就是个傻子,这下也该明白了。面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,咬牙道:“劳民伤财!”

秦雷轻叹一声道:“是啊!春耕的节骨眼上,不让农民在家种地,却把他们兴师动众地弄到这儿来瞎折腾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秦雳瞪他一眼道:“你既然早就知道,为何不阻止呢?”颇有些‘你装事后好人’的意思。

秦雷苦笑着摊手道:“你觉着我说有用吗?”

秦雳喘口闷气,狠啐一口道:“不像话,太不像话了!”也不知是说昭武帝不像话,还是秦雷不像话。

……

一直到城外十里处,看到了皇帝亲迎的队伍,大皇子的面色也没有好转。

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昭武皇帝陛下今儿个真高兴,只见他站在高台之上,身穿着祖传的黄金战甲,样式繁复、威武华贵;双手拄着天子四方剑,气势不凡。背上的猩红披风,在东风中猎猎起舞,更显得十分拉风。|||||

阅兵台下,是一对对明黄铠甲、大红披风的御林禁卫,严密的保护着高台上的大秦之尊,也昭示着皇帝陛下顺之者昌、逆之者亡地无上权威。

文武官员皆着盛装礼服、众星拱月一般地分列在高台左右,静静地望着远处归来地部队。陪衬而已。

看着队伍近了,礼部尚书李光远赶紧高唱一声道:“奏乐……”

十八面蒙皮大鼓一起敲响,紧接着百乐齐鸣、凯歌奏响,声音震撼人心、催人奋进。

在激昂的乐曲声中,禁军地将士们行进到了新劈出来的阅兵场前。每个人在入场前,都有御马监的番子递上一杆画戟、一束花环。禁军地官兵们有些不知所措,只好稀里糊涂的接过。再稀里糊涂地跟着进了阅兵场。

待他们在指定位置站定后,终于有官员过来解释。原来皇帝陛下嫌禁军将士拿着木刀木枪不够威武,特意从边军的武库中,调了十万件兵刃过来,以壮声势。而那花环,鬼知道是干什么用的,套脖子就行了,问那么多干什么?

等秦雷和秦雳到了入口时。看见大殿下黑着脸,御马监的番子赶紧低下头,屁都不敢放一声的请两位殿下进去,让满心找碴的大殿下颇为失望。

两人在队伍前头勒住马缰,便眼观鼻鼻观心的待在那。等乐声戛然而止时,这才忍不住回头望去,但见偌大地校场内旌旗招展、长戟如林,站满了黑压压的士兵。十万禁军已经到齐了。

校场上万马齐喑,十几万人同时安静下来。

便见一个红袍官员走到台前,撕心裂肺地喊道:“诸位将士辛苦,请皇帝陛下训话!”却是文官中肺活量最大的纠察御史郭必铮。

“吾皇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!”十几万人同时行礼,声浪震天,山呼海啸。

一时之间。校场之上,唯有昭武帝一人站立。这给了皇帝陛下极大的心理暗示——天上地下、唯我独尊!便感觉一股豪气从脚底升起,贯串全身之后,从胸中喷出,只听他大声道:“诸位大秦地将士们,你们辛苦了!”

众将士不知该怎么回答了,只好闭嘴看着皇帝陛下,场面一时尴尬极了……倒也不是完全没人回应,至少五殿下便小声应道:“为人民服务……”只是没人听见罢了。

昭武帝嘴角抽动一下,赶紧跳过这一骨碌。开始长篇大论起来。先是追溯了一下祖先开国的荣光,又回忆了历代帝王的丰功伟绩。等说到先帝时。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。

官兵们赶了好几天地路,本以为到了天水城能好好休息一番,没想到却在这里罚站开会,哪能顶得住?好在皇帝陛下面贴,一人发了根长戟,大家正好将其拄在地上,搂着小憩起来。

皇帝陛下清清嗓子,装作不经意的瞄一眼台下,但见官兵们频频点头,似乎是听的津津有味,不由精神大振,继续讲起来十九年前的齐楚入寇、京都保卫战……当然,领到大秦军门抵御外侮、最终光复全境的主角也换成了皇帝陛下自己,完全不见了皇甫旦、李浑等人的名字。

大概又过了两刻钟,皇帝终于讲到了扫除妖氛,消灭奸相之后,秦国面临地内外形势:“我们大秦面临的形势很严峻啊!唯有万众一心,紧密团结在朕的麾下,才能击败齐国、横扫楚国,统一全国……”

上面皇帝讲的唾沫横飞,下面人睡得昏天黑地,有人便进入了深度睡眠……就听得噗通一声,一位龙骧军的队率双膝一软,跪在了地上。

顿时把皇帝的目光吸引过来。昭武帝看着那俯首于地的小军官,奇怪道:“你下什么跪呀?”

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那小军官从睡梦中惊醒,便发现自己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,吓得浑身如筛糠一般,哪知道该怎么回答?

好在这队率平时人际关系处的不错,他的同僚赶紧出列叩首道:“启奏陛下,我们队率平生最仰慕陛下地圣容,一听着陛下说话就激动,方才定是情不自禁,五体投地了……”

昭武皇帝眉开眼笑道:“是这样吗?”

那队率心中万分感激,磕头如捣蒜,涕泪横流道:“陛下呀!俺很仰慕您呀……”

皇帝顿时龙颜大悦,不但不追究他地君前失仪,还赐予了重重地奖赏,并当场将其调入了御林军中,未来飞黄腾达也未可知。

……

这小插曲过后,皇帝奋起余勇,又聒噪了半晌。直到日头偏西时,才说到了正题上:“这次军演地结果不必再说。大家心中有数。至于未来禁军元帅的人选嘛……”

已经睡了一觉的军官们,赶紧抖擞起精神,听皇帝接着讲道:“按照事先约定,会在获胜一方的五位将领中选择,经过一番慎重考虑,朕决定由表现最卓越的御林将军马光祖来担任,诸位可有异议……”|||||

一石激起千层浪!!!

官兵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纷纷交头接耳起来,原本静悄悄地校场上嗡嗡一片……

场中的官兵亲身经历了整个军演,对九位禁军统领地表现,自然有一番评判……谁不知道此次大胜全赖是五殿下运筹帷幄,才将太尉军玩弄于鼓掌之间。谁不知道是皇甫沈潍二位将军在上方谷中设伏,才把两万太尉军困在了谷中,还吓得总兵官李清哇哇大哭。可以说,这三位才是此次军演的胜利者。其余都是失败者!

就算按照规则,获胜一方产生禁军元帅,那也应该在这三位中产生,怎么也轮不着他马光祖呀!

谁不知道在军演之前,此人还只是个校尉,而且是御林军五校尉中最不中用的一个。若是他在军演中表现卓越也就罢了。可偏偏此人毫无作为,甚至还被大殿下轻轻松松的俘虏了一把。之所以没有列进阵亡名单中,只是因为大殿下懒得给他摘牌而已。

就这样一个无能之辈,竟能骑在五殿下、皇甫将军和沈将军的头上,这到底算个什么道理?!

看着乱糟糟的场中,昭武帝不悦的咳嗽一声,郭必铮赶紧扯开嗓子喊道:“肃静!!”一连喊了七八遍,场上才稍稍安静一些。

“马光祖上前听封!”见有些冷场,卓言赶紧上前唱道。

自从听到自己地名字后,马副统领一直晕晕乎乎。找不着北。话说幸福来得太突然。让人呼吸太困难……他自己也没想到,一个多月前。自己还是个校尉,怎么才三四十天的功夫,就突然成元帅了?

他不停地在问自己:‘我是不是在做梦呀?’

“马光祖上前听封!”卓老太监不耐烦的又喊一遍。

他这才踉踉跄跄的上前,扑通跪倒在地,结结巴巴道:“臣……马光祖……领旨……”

“奉天……”卓老太监刚念了个头。

“慢着!”便听着台下一声暴喝,把卓老太监的话头生生打断。

众人齐刷刷的循声望去,但见一位身穿火红战袍,头戴紫金王冠的伟男子排众而出,秦雷伸手去拉他,却被他硬生生的掰开手指。

秦雳大步走到台前,朝昭武帝深施一礼道:“父皇,儿臣有异议!”正是大秦武勇郡王殿下。

昭武帝地面色变得十分尴尬,粗暴的挥挥手,不悦道:“雨历退下,这里没有你们乙方说话的份。”

大皇子依旧不卑不亢道:“儿臣并没有打算为乙方争什么,只想说句公道话!”

“莫非你以为朕不公道吗?”论起嘴皮子,三个大殿下也比不过一个昭武帝。

“儿臣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大皇子果然中招,有些气闷道:“儿臣只是想陈述一个事实。”

“什么事实?”昭武帝狭长的双目棱光闪烁,简直要吃人一般。

“马副统领曾经被儿臣俘虏过,他没有资格当这个元帅!”虽然说不过昭武帝,但大皇子从来不缺乏勇气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