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九四章 爱江山还是爱美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昭武十九年的大军演虽然不欢而散,但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……

转眼到了五月里,天气开始炎热起来。正午烈日当空,树阴匝地,大黄狗在树下呼哧呼哧吐着舌头,知了在树上一个劲的聒噪。

京山城王府的后园中,却是清凉宜人、别有洞天。连荫的绿树遮挡住了夏日的骄阳,院子正中有一池塘,池水晶莹透彻、池上莲叶田田,偶有斑驳的倒影,那是映在塘中的楼台水榭。

一阵微风吹过,整个池塘犹如一挂绣着莲叶荷花的水晶帘,被风儿轻轻的拂起。楼台倒影也随之晃动,令人目眩神迷,沉醉不已。

池塘边暗香浮动。蔷薇花架之下,摆着两把躺椅一张小机,机上是龟苓膏、酸梅汤和西瓜片,尽是些消暑止渴、生津润燥的好吃食。

秦雷穿一身白绸宽衣,仰面躺在椅子上,用本线装书盖住脸,一双精赤的脚丫子直挺挺的搁在若兰的膝上。

若兰内着淡紫轻纱单裙,外罩浅红对襟比甲,一手轻轻的按压在王爷的小腿,一手为他打着扇子驱赶飞虫。袖子滑落至臂弯,露出粉白丰腴的胳膊,与手腕上那湖绿色玉镯相映成趣,煞是可爱。

一从陇西回来,秦雷便把若兰从京里接到这儿,一来京山城的城墙已经竣工,城内的市坊也初具规模,完全具备居住条件了。二来么,自从他与昭武帝彻底闹翻、斩了楼万里和他的番子们、收了铁鹰和他地御林弓营之后。深感威胁的皇帝陛下。便将谪居东都的河阳公主调了回来,并命其兼管皇家暗谍。

两大皇家特务机构合流之后,爆发出的力量是相当可怕的。一时间,中都城中其它方面的暗探细作被抓地抓、杀地杀,不得不暂时偃旗息鼓,低调低调再低调。

秉承着皇帝陛下的旨意,新成立地皇家密谍将打击重点放在了隆威郡王府上。虽然侯辛和他的谍报部门全力应付,却仍然遭到了相当的损失。就连庄蝶儿的酒楼楚馆大连锁。也不堪其扰,不得不关门歇业,暂且避避风头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秦雷命令王府各机构不得与对手全面交锋,只将力量收缩于南城,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对南城和南门的控制权,其余的方面皆可放弃。

王府在京城的活动转入了地下。而那些不得不暴露于地上地部分,比如说王府本身、以及政务寺,都搬迁到这京郊八十里的京山城中。

若来自然也跟着过来了。她原本以为来了京山城之后,至少每日早晚都能见到王爷,陪他说说话,给他捏捏脚,想想就兴奋的不得了。但到了之后才发现,王爷实在太忙了。他要忙着训练自己的军队、召见倾向自己的士绅、巡视自己控制的领域,剩下点功夫,还要琢磨着怎么对付赵无咎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一个月能见他三五面,便是烧高香了。若兰起初不免有些失落,但想到困居京里的李家小姐。远在南方的云裳妹妹,她便知足起来……毕竟自己还能天天听到王爷地消息,隔些日子还能见他一面呢。

‘王爷就是翱翔于九天的神龙,不能指望他盘桓于温柔乡中,只要能在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时候,能偶尔记起还有一个小女子,在痴心的为他守候就行了……当然,若是能偶尔投下温柔的一瞥,那就更完美了。’若兰姑娘如是想道。

王爷是如此之忙,以至于从来没在府中逗留超过八个时辰。但这次有些奇怪。自从两天前回府后。他便没有再出去过。

他终于能休息会了,按说是件好事儿。若兰起初也这样认为。可不到半天,她便发现王爷相当不对劲……用两个字来形容秦雷,就是‘蔫了’。如果说原来他像天上高挂的骄阳,总是散发着无尽地热情,那现在就是柳树梢上月亮,且还是初二、初三的细细月牙儿,清清淡淡、悄无声息,浑身透着一股子忧伤气息。

若兰姑娘十分的心疼,她知道,王爷一定是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大麻烦,才会陷入这么长时间的苦恼之中。若兰问了几遍,王爷都含糊过去,她便不再询问,转而一心一意的服侍起来,希望能用加倍的温柔,让他快些度过难关。

……

从噩梦中惊醒,秦雷猛地坐起身子,盖在面上的书本自然滑落在地。倒把正在出神的若兰吓了小小的一跳,手中地罗扇也掉落在地上。

若兰心疼道:“爷,您做噩梦了吗?”

秦雷使劲挠了挠头发,睡眼惺忪地点点头,满面纠结地叫道:“睡不着烦,睡着了做恶梦也烦,烦呀!”

若兰柔声笑道:“许是前些日子太累了,身子歇乏也有可能。”

秦雷伸手在眼眶揉了揉,低声嘟囔道:“最近火气很大呀!眼屎明显增多。”

若兰掩嘴轻笑,弯腰拾起扇子,小声道:“要不奴婢陪爷出去走走,在家里待久了难免会烦地。”|||||

“出去?不!”秦雷稍一犹豫便拒绝道:“我就是为了躲外面的事儿,这才猫在家里的。”

“您到底有什么事儿啊?”若兰鼓足勇气道:“奴婢还没记得王爷您怕过什么呢。”

“你真不知道?”秦雷收回双脚,盘腿坐在躺椅上,大惊小怪道:“都满城风雨了,你竟然不知道。”

“奴婢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。既不打听、也没人告诉,确实什么也不知道。”看着王爷似乎不大相信,若兰小声委屈道。

“好吧好吧!我跟你说。”秦雷咬牙道:“三天之后,我就…要…结婚了……”

“哦!”若兰却没有他料想中的意外,只是有些担心道:“诗韵姐姐和云裳妹妹知道了吗?”

“你不意外?”秦雷奇怪道。

“您与映玉公主地婚事早已公开。”若兰轻声道:“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。”

“再告诉你个消息,”秦雷沉声道:“三天后。沈家表弟要迎娶李家小姐。”

若兰的面色一变,终于惊讶道:“怎么这么巧?”

“巧什么巧?”秦雷眯眼道:“分明就是皇帝故意安排的,想给我添堵罢了。”

若兰寻思一会儿,突然抓住秦雷的胳膊,急声道:“王爷,您可得救救诗韵姐啊……奴婢知道她的性格,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。但骨子里却刚烈的紧。既然认定了王爷,就定然不会再委身于他人了……”

秦雷拍拍她地手,苦笑一声道:“我何尝不知,可那劳什子公主怎么办呀?”

“您总有解决办法的。”若兰颇有些不讲理道:“反正诗韵姐姐千万不能有事啊!不然您……”说着便感觉自己有些放肆,但她还是坚持着蚊鸣道:“会后悔终生地……”

秦雷却没有丝毫怪罪她的意思,叹口气道:“你说的,一点都不错。可是……”说着伸脚下地,若兰赶紧给他穿上轻便的布鞋。

负手在地上踱两步,秦雷定定地望着一池碧波,仿佛自言自语道:“但是皇帝把一顶‘事关两国盟约’的大帽子扣在了我的婚事上,如果我按照自己地意思,把那劳什子公主踢回楚国去。可就是只为私利,罔顾国家大义了。就算不理天下的悠悠众口,我也没法说服自己的良心啊!”说着狠狠一拳捶在花架上,红色的蔷薇花瓣便如细雨一般纷纷落下,煞是好看。

“他这是把我挂在架子上烤呀!”秦雷紧紧皱着眉头道:“到底该怎么办?”

一听王爷说到什么‘国家大义’上去,若兰便不敢再言语,虽然在她眼里,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,远远不能与身边活生生的人相比。

……

这是秦雷平生第一次长考,即使面临皇帝的步步逼迫。他也没有过太多的犹豫。但是这回。他真地举棋不定了。

这确实是个大问题……

表面上看起来,是爱江山还是爱美人之间的选择题。但实质上。是秦雷前生与今世之间的矛盾。毋庸置疑,在这个世界生活数年之后,他已经完全融入了进去,思想和意识形态上,都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,他可以为了权力,为了名声,去牺牲很多东西、去放弃很多东西。

但他毕竟是不同的,他无法像昭武帝、李太尉,甚至是文丞相那样,把权势地位看成个人存在的证据和依托。

其实他们已经不算是人了,因为亲情、爱情、友情之类属于人地感情,在他们身上已经很少体现了,他们的喜怒哀乐皆被权力所左右……他们已经变成了纯粹的‘权力动物’。

而秦雷虽然同样热衷于权力角逐,但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人,至于‘王爷’、‘统帅’、‘政客’之类的头衔,不过是他的职业罢了。虽然这份终身制职业光鲜无比,会给他带来无上的权势与荣耀,但那也只是人生的一部分。

正所谓‘家有广厦千万间、睡觉只需三尺宽;权倾天下无上光,到头一样土里躺’,过分的追求身外之物,却疏忽甚至放弃了自己家人、爱人、朋友,纵使站在了世俗的巅峰,却发现已成孤家寡人,连成功的快乐都无人诉说,这有什么意义呢?

秦雷不得不承认,虽然写出了《岳阳楼记》,但他绝对做不到文正公地‘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’。‘先天下之忧而忧、后天下之乐而乐’,他地信条其实是‘如果我不快乐,即使全天下都快乐也白搭。但如果全天下都乐不起来,他也没法快乐。’

所以他不会为了讨好别人而牺牲自己的快乐,但同样也不会为了自己地快乐,而牺牲天下人的快乐。

这就是他的矛盾所在……他不愿意放弃诗韵,除了与昭武帝斗气、珍惜人家姑娘之外。更重要的是,他知道自己的幸福便是娶到这位姑娘。

|||||

你可以说他自私。但无法否认他地真实。他就像是‘你我他’一样,有着自己的小算盘,却无法不顾及别人地感受。所以他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,去牺牲太多的人……如果真是因为他的原因,导致楚国背盟,站到了齐国一边,最终导致秦国两线作战的话。就算是娶到了诗韵,又让他情何以堪呢?

在我们看来,他的想法十分的普通,但在这千年之前地神州大地上,他是那样的不同,也是那样的孤独……

属下几乎一边倒的劝谏他,放弃与李家小姐的感情,老老实实的去尚公主。只要他成了楚国的女婿,那两国的关系必然大为缓和,毕竟楚国地进取心……哦!对不起,楚国没有进取心。

因此带来的好处太多了,随便举出两条来:譬如说。昭武帝将不得不打消除掉秦雷的念头,转而与他缓和关系;再譬如说,随着两国关系的改善,南方与南楚之间的贸易必然繁荣。对于生产能力日益旺盛的南方来说,富得流油地楚国,无疑是最好的销售市场。

这样的好处还有很多,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支持他与楚国公主的婚事。就连‘绝世痴情男’乐布衣先生,也不支持他乱来。

这就是秦雷为什么会躲起来,一个人都不见的原因。烦啊!太烦了!

……

当天晚上,他又没睡着觉。只好半夜爬起来看星星。

若兰被惊醒。却被他按住,轻声道:“我想自己走走。”若兰只好乖乖的躺着。满目担忧地望着王爷披衣而出。

月牙儿洒下一层薄霜,将白日里的暑气一扫而光。树上的知了不叫了,池塘中的青蛙接上了班。荷塘中莲叶在摇曳,花架下暗香浮动。

秦雷缓缓走到池塘边,在一块石条上坐下。经过这两天地纠结,他已经想明白了,事情无法两全齐美,只能做出取舍了!

在石条上仰面躺下,望着满天地繁星,这时代没有任何的污染,天上地星星就像烧饼上的芝麻那么密集。

秦雷突然意识到,他竟然从未仔细观察过这璀璨的星空,尽管那是他前世的一桩心愿。

身为一个优秀的特种兵,他可以轻易的分辨出天上的大多数星座,比如说北斗北极之类的。

不知不觉中,他便沉浸在了美丽星空之中,自言自语道:“那是天鹰座吧!那天琴座就是这个。”

说着,突然喃喃道:“这是老外地叫法,咱们华夏叫什么来着?”

好半天才恍然道:“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牛郎织女星。”就在那一霎那,秦雷做出了自己的决定。

……

“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天街夜色凉如水,坐看牵牛织女星……”他刚要起身回屋,却听见墙角处有个幽幽的女声道:“是坐看,不是卧看,你说错了……”

秦雷不禁汗毛直竖,低喝一声道:“是谁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