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九五章 金玉奴到底淹死了没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就在秦雷拿脑袋撞墙的时候,中都城中也是流言满天。

中都城的百姓虽然不如神京城那般八卦,但也具有首都人民的良好传统,从不缺少话题,尤其喜欢议论八卦和高层。若是恰巧赶上高层的八卦,那简直就是太完美了。

所以中都百姓对将在五月初七举行的两场婚礼,表现出了极大地热情。这里面的噱头太多了,比如说皇室父子反目成仇之后,这次婚礼相见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?比如说五殿下和李家小姐这对生死恋人同日结婚,但新郎新娘却不是对方,两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?又比如说楚国的映玉公主会不会吃醋?还比如说……毁了容的沈家大少会不会戴绿帽?等等等等,不一而足,真是想不红都难。

自从楼万里被隆威郡王殿下枭首之后,京都第一高楼万里楼便已不再对外营业,但依旧热闹非凡,终日里都有人进进出出。只不过原先的高朋满座、生意兴隆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身着锦衣的番子密探、五花大绑的各色囚犯,一天到晚都能听到园中鬼哭狼嚎、令人不敢靠近。

这种另类的热闹副作用十分强大,足以使中都城最繁华的大街变得车马零落,使中都城最红火的酒楼饭庄变得门可罗雀。

但没有一个东家敢吱一声。这些手眼通天的大老板们,没了一点平日里那种嚣张的劲头。都乖乖地打落牙往肚子里咽。正所谓‘道高一尺魔高一丈’,虽然他们很牛,但这院子里的人实在惹不起。不说别的,单说上个月,被逮进去的各色人等,总数达到了四五百。而用板车拉出来的死尸,少说也有三百多。

就是升斗小民。也知道这处魔窟的可怕了,更何况这帮‘手眼通天’?得了。洗洗睡吧!

万里楼的臭名一时无两,风头完全压倒了紫禁城里地‘天牢’、刑部的‘狱神庙’、御马监地‘昭狱’,成为了吓唬小孩睡觉的不二法宝。

就像外人猜测的那样,这万里楼内确实鬼蜮森森,光是厨房挂着的刑具便有几百种之多,而在楼里享受这些刑法的‘客人’也不在少数……像其他地方一样,这里也是有等级之分的。一般的犯人在大厅受刑、重要地则可以享受单间之内的特殊待遇,保准宾至如归,有来无回。

这种炼狱盛宴在一到五层进行,一上了六楼,便立刻安静下来,这里除了来回巡视的带刀卫士,并不开展任何的互动行为。

若是再往上走,你甚至可以听到优美的琴声。

……

你没有听错。是琴声,而且还有檀香呢。

只见七楼的摆设富丽堂皇、极尽奢华之能。雕梁画栋之上挂着一圈样式繁复的宫灯,此时是黑夜,上百盏柔和的宫灯同时点着,将偌大厅堂照地通亮,却一点不耀眼。还散发着淡淡的馨香,让人心平气和,怡然忘忧。

地下面西一溜黄花梨透雕玫瑰椅上,都搭着鹅黄撒花的丝绒椅搭,底下四副脚踏。椅之两边,也有一对高几,几上茗碗瓶花俱备。

正对着桌椅家具的,是一套墨绿色的玉石四扇屏,屏上天然生成的深色纹理,构成了一副奇妙地海外仙山图。

在屏风之前。繁锦云纹的羊绒地毯之上。是一个黄梨木的方榻,榻有一尺高。上面设着明黄凤纹靠背,杏黄龙纹引枕,鹅黄色龙凤呈祥大坐褥。

塔前摆着个大紫檀矮脚雕螭案,案上摆着具精美的古琴,案子左面有个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,悬着麒麟白龟等十八样瑞兽,那袅袅的檀香味道,便是从这古鼎中飘逸出来。

抚琴的是一位花信少妇,她慵懒的靠在榻上,轻抚着案上的古琴,看似漫不经心,弹出的琴声却缠绵悱恻,没有一个错音。

这女子身着淡粉色的薄纱,浑身上下没有一件金玉饰物,就连如瀑地秀发,也仅用粉色地丝带随意束着,从脑后一直流淌到腰间。在纱裙之下一双白藕一般细嫩的小脚,十个豆蔻小趾上还吐着凤仙花汁,令人血脉贲张……

她地高贵气质、忧郁深情,以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诱人艳光,令屋里的所有奢华摆设黯然失色,仿佛只是用来陪衬她的妖娆。

这是一个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的女人。不错,她正是那位守活寡的特务头子,大秦的河阳公主殿下。

……

热烈缠绵的琴声在高潮处戛然而止,河阳将双手按在了琴弦之上,双目迷离地望着远方,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幽幽道:“这‘松纹’虽然也是一具好琴,但想要将‘凤求凰’的缠绵悱恻完美演绎,非司马相如的‘绿绮’不可啊!”

坐在下首的英俊男子,闻言收回偷瞄公主玉足的目光,咽口吐沫嘶声道:“据说那琴现在东城李家大小姐那里,若是公主想要,属下一个月内给您讨来。”|||||

“东城……李家?”河阳公主呢喃道:“不就是小五喜欢的那个姑娘吗?”

那身材魁梧的男子笑道:“是呀!这琴原本在南方某个豪族家里藏着,弥勒教造反的时候,被公良羽得到了。后来秦雨田又灭掉了弥勒教,在襄阳城中。弥勒教的密库中,得到了两柄古琴,其中就有那‘绿绮’。”能随侍在面首无数地公主殿下左右,当然不只是‘其器甚伟’那么简单……虽然那是先决条件,但还是要有两把刷子的。

“你用心了,不错。”河阳公主微微一笑,就如芍药盛开一般撩人:“今夜不找别人儿了。就由你侍寝了。”

得到公主殿下的赞许和奖励,男子顿时浑身激情四射。斗志昂扬啊昂扬。更加卖力道:“等秦小五回京后,就把另一柄‘焦尾’送给了永福公主,而那柄‘绿绮’便给了李家小姐,可见他俩就是那时好上的。”说着咯咯笑道:“也不知沈家大少在洞房时,发现已经被人啖了头汤,会是怎么个表情!”在他龌龊的心里,男女交往除了上床之外。再没有其它的用处。

哪知这下马屁似乎没拍好,河阳公主那一直淡如远山的面容,突然变得清晰起来,只见她峨眉一竖,眸子中目光森然,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在花厅之中。

那男子虽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,但知道一定是犯了错,赶紧噗通一声跪在地上。撅着屁股、深深俯首不敢说一句话。

“掌嘴……”河阳公主面上地阴霾越来越重,高耸白嫩的胸脯微微起复,胸腔中显然升腾着怒火,但声音如万载不化地寒冰一般瘆人。

她话音一落,两个膀大腰圆露胸毛的力士便从阴影中走出来,一个反剪住那男子的双手。将他魁梧的身形小鸡一样拎起来,另一个则拿着块笏板似得檀木板,高高扬起了手。

“饶命啊!殿下……”男子不要命的尖叫起来,却被‘啪’的一声闷响,将声音硬生生憋了回去……那是力士手中的板子,不偏不倚、不轻不重的落在了他地嘴上。

痛的那男子浑身打颤,刚要哀嚎起来,却被那力士反手一下,又用板子的背面。不偏不倚、不轻不重拍在他嘴巴上。将他的声音又一次敲了回去。

力士就这样正一下、反一下地拍了起来,竟让那男子自始至终没发出一声哀嚎……却一直‘呜呜’地闷哼个不停。

正所谓‘强将手下无弱兵’。能在河阳公主身边的力士,虽然不会绣花,但在力道的拿捏上却已臻化境。他每一下发力地力度和方位都是有讲究的,既不会将其打昏,又会让他感到无法忍受的疼痛。

河阳公主玉面阴沉地望着受刑的男子,只见他已经面目全非,口中的鲜血顺着下巴流淌,将精美地白色地毯染红了触目惊心的一摊。

平心而论,其实她蛮喜欢这个既能干又能干的男宠的,但此人犯了她今生最大的忌讳,所以非要狠狠教训一顿才能解恨……

……

厌恶的皱皱眉,她便将视线投注于案台上的书简,津津有味的阅读起来……说起这书来,倒还有一段趣闻要讲:

先说这书的来历,乃是查抄小五门下的茶楼时,从说书唱曲地优伶那里得来地。手下人见上面尽是些传奇故事、且曲折动人、闻所未闻,便进献给公主殿下解闷。

原先河阳也没有在意,只是偶然有一次翻起,便一发不可收拾,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,那再多地男人也填补不了的心灵空虚,居然被这本普普通通的手抄书给大大的缓解了……唯一的遗憾是,这本似乎只是上册,书中最后一个‘金玉奴棒打薄情郎’的故事,正好讲到金玉奴被那忘恩负义丧天良,衣冠禽兽没人性的莫稽推到河里,就没了下文。

河阳公主知道故事肯定有下文,却不知道下文是什么,把她急的如热锅蚂蚁一般心痒难受,连声叫道:“怎么就没了呢,下面是什么呀!快告诉我啊!”

卫士们见公主殿下饥渴难耐,赶紧去楼下把还没被彻底弄死的说书先生拖上来,让他交代下文。

“快说,下面是什么情节!”公主殿下破天荒的亲自问询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早被玩草鸡地说书先生,噤若寒蝉的叩首道。

公主殿下以为他在待价而沽。便利诱道:“如果你说了,不仅立刻赦你无罪,还封你为‘白金写书先生’,专门为本宫写书,到时候宝钞、金票、月票跟雪片一样,让你数到手抽筋。”

利诱完了便是威逼,只见公主殿下摊平玉手。虚斩一下,恶狠狠道:“若是你不说。就把你阉了送进宫里当太监去!”为了能看到后续章节,公主殿下完全失态了,就连当年被徐载文撞见红杏出墙时,也没这么失态过。|||||

但结果令她无限失望,任其百般威逼利诱,那说书先生都一口咬定,这是从王府中流出来的手抄本。自己并非原创,自然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节。

直到公主殿下将其玩的就剩一口气,说书先生似乎才要说点什么一般。河阳公主大喜,也不在乎那说书先生血肉模糊的模样,将脑袋凑过去道:“快说,到底下面什么情节?”说完便把耳朵靠在了说书先生的嘴边。

“我……我能求您件事儿吗?”说书先生一边吐血一边道。

“能,你说吧!”河阳公主点头道:“就算你要天上的月亮,本宫也给你摘下来!”

说书先生欣慰地点头。用尽最后的力气道:“我这辈子是见不找结局了,但殿下年轻,说不定能等到……要是您知道结局了,能烧纸给我传个话不?”说完气绝身亡。

看在同是书友地份上,河阳公主厚葬了他,又命手下不遗余力的去查找……当然不能说自己看书上瘾了。便扯谎说那书中藏着某个惊天的秘密。

其实公主殿下也不算撒谎,因为对于想知道结果的书迷来说,真想用全天下的钱财,换来后面的结局……

……

但事情很不顺利,虽然书上有个‘泥人’的署名,却始终无法查找到作者地真实身份。是以时至今日,河阳公主都不知道,金玉奴到底淹死了没?

但这并不妨碍她对这本书的喜爱,以及对泥人巨巨的崇拜,她已经反复读了此书不下十遍。书中的内容也滚瓜烂熟。却已经可以看的孜孜不倦,实在是令人感叹。

这次。公主殿下又看到了‘杜十娘怒沉百宝箱’这一段,每次看每次都生气,狠狠的一拍几案道:“男人都是负心薄情狼。”

那力士正打的专注,被河阳一惊,顿时停下了手,瓮声问道:“殿下,还打吗?”

“打”河阳看一眼不成人形的男宠,心道:‘还要这玩意儿干啥,吓鬼吗?’便沉声道:“打死为止!”

那力士却不动弹,河阳公主蹙眉道:“连你也要不听话了嘛?”这些力士自小被她培养,又用药物洗脑,按说应该忠诚不二才是。

力士赶紧跪下道:“已经打死了……”

“那还不拖出去?”河阳公主优雅地一挥手,正好扫到了琴弦,发出一连串带着杀伐之意的颤音。

待力士将那死尸台下,房间中又恢复了安静。

定定地望着地毯上的血迹,河阳公主沉默半晌,突然自言自语道:“本宫要帮帮她,让她知道男人是多丑恶!”

……

注:其实河阳公主追书的桥段并不完全算是恶搞,因为和尚看清人笔记时,便见过两三处描写《水浒传》《红楼梦》流行时的胜景,据说有位大商人出三万两银子地高价,求《水浒传》的结局;更有满清的小姐公子们,为了大观园里的公子小姐们的最终命运,而茶不思饭不想,以至于不少身子弱的,真成了林黛玉,咯血而亡……盖因当时精神食量极度匮乏,所以出一本神书造成的效果,绝对是恐怖的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