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五零六章 逃跑的新娘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谁家今夜扁舟子?何处相思明月楼?可怜楼上月徘徊,应照离人妆镜台。

玉户帘中卷不去,捣衣砧上拂还来。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

……

三王妃的绣楼上。

许是年轻人渴睡,当秦雷踏入云萝的闺房时,她已经脱光光钻被被了。

一看见秦雷进来,云萝便紧紧地攥着锦被,可怜巴巴道:“我要睡觉了……”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如受惊小鹿一般。

殊不知这更激起了秦雷的变态欲望,张开臂膀道:“拜完天地、入了洞房,我们就得一齐睡了。”说着嘎嘎笑道:“乖,让叔叔抱……”

云萝原以为他闹着玩,却没想到秦雷真的饿虎一般趴在了自己身上,伸伸手却丝毫推不动,只好害怕的干笑道:“不如我们还像从前,你睡外屋,我睡里屋?人家睡觉磨牙、梦游、还……放屁,会影响你睡眠质量的。”

秦雷双手撑着床,身躯是悬空的,并没有压下来,他没有马上说话,而是双目炯炯地望着小公主,看的云萝紧张兮兮,小手无意识的死死揪着被子。

良久,才听他温柔道:“小丫头,心里很委屈吧?”

云萝身躯一颤,惊讶地望着秦雷,只见他的眼神清明而又柔和。哪有半点急色之意,小脸一下垮了下来,撅嘴道:“你可不好了……”也不知是埋怨秦雷这两天地欺负,还是怪他不懂得欣赏。

秦雷嘿嘿一笑道:“其实我原本打算把那映玉公主给送到尼姑庵的,但一看是你……”

“是我怎么了?”云萝紧张地问道:“难道你很惊喜吗?”

秦雷点点头,柔声道:“看到你,我确实很惊喜。就好像老天爷在玩完我之后,又送我一件定定珍惜的礼物一般。”

云萝的双目完成了月牙儿。揽住秦雷的脖颈,在他腮帮子留下一个响亮的亲吻,欢喜笑道:“我顶顶喜欢这句,你以后要多说哦!”

秦雷宠溺地笑笑,揉揉她的小脑袋道:“所以不要胡思乱想了,既然来了,就快快乐乐地。放心吧!在秦国没人敢欺负你。”紧接着又补充一句道:“除了我之外。”

“无所谓了,反正从被你绑架那天起,你就一直欺负我。”云萝浑不在意地抱着秦雷的胳膊,仰望他的俊脸道:“可我觉着你对诗韵姐姐、若兰姐姐,还有那个云裳,跟对我是不一样的。”

秦雷笑着点头道:“因为在我心里,你就是个最亲最爱的小妹妹。当然是不同的了。”

云萝很认真道:“就像对永福姐姐那样吗?”永福是昨日到地,已经见过了诸位嫂嫂。

秦雷颔首笑道:“不错,你们都是我的好妹妹。”

“唉!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?”云萝小大人儿似地叹口气道:“为何每个妹妹都那样憔悴。”

秦雷满头大汗道:“你不要老拿我教你的歌说话,听着就让人想笑。”

云萝吐吐小舌头,一本正经道:“但我就是觉着永福姐姐很不快乐。在强颜欢笑呢。”

秦雷心中暗叹一声道:“原本我们几个曾经住在一起,现在我们几个成家了,闪下她孤零零的一个,定然不好受。”

“那就让她搬来一起住嘛!”云萝认真道:“反正我这宽敞,让她跟着我吧!我保证不会欺负她的。”

“你想找玩伴吧?”秦雷立刻戳穿了她的小心思。

云萝讪讪笑道:“两全其美嘛!”能看到一个年龄身份都相仿的小姑娘,她真地很开心。

“臭丫头,鬼精鬼精的。”秦雷笑骂一声道:“我已经让她在王府住下了,赶明儿你可以找她玩。”

“真的吗?”云萝兴奋地从床上坐起来道:“我可以和她出去玩吗?”说着无限憧憬道:“我还没去过草原、爬过雪山,也没去过黄土高原……”

秦雷忍住想扁她一顿的冲动。干笑道:“没问题……”

“明天就出发。好不好?”姑娘冲动了。

“还是等着天下太平了,我陪着一道去吧!太危险了。”秦雷无奈道。

云萝打个哈欠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啊!咱们拉勾。”

秦雷苦笑着照做,然后将她塞进被窝里道:“早点睡,明天好找永福玩去。”

云萝使劲点头,便闭上了眼睛。

秦雷吹熄灯,蹑手蹑脚地往外走。到门口时,却听着云萝幽幽道:“可我不想一辈子当你的妹妹。”

秦雷站住脚步,轻声问道:“为何?”

“我不想像永福姐姐那样不快乐。”云萝小声道:“她都不能永远跟你在一起。”

秦雷苦笑一声道:“睡吧!等过两年你长大点,想变成诗韵姐姐那样,也是可以商量的。”

云萝这才满意地点点头,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。|||||

秦雷回头望一眼熟睡中的小女孩,月光透过纱窗洒进来,照的她像个白玉瓷娃娃一般惹人怜爱,让他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。

‘她还不知道自己成了孤儿。’秦雷心中怜惜道:‘还是尽量瞒着点吧!等她长大点,承受能力强点再说吧!’这才缓缓下了楼。

……

从云萝的绣楼下来,已经是子夜时分了。凉风一吹。秦雷感觉腰酸背痛、饥肠辘辘,口干舌燥地,不由苦笑一声道:“我他娘的这是洞房花烛夜吗?分明是赶考啊!”

牢骚归牢骚,但毕竟是兴奋地烦恼,所以还得甩开膀子迈开腿,向云裳地绣楼摸去……

秦雷一进去,顿时惊动了楼下守夜的宫女。赶紧起身给王爷请安。

秦雷摆摆手,和蔼笑道:“二王妃睡了吗?”

宫女怯生生地点头道:“嗯!王妃说身子不爽利,早就睡了。”

秦雷点点头,仍然往上去,宫女急忙道:“王妃说她这几天不方便,不能侍奉王爷。”

秦雷不是个初哥,闻言点头道:“我就去看看她。”说完笑骂一声道:“跟你解释什么?快去睡觉吧!”今天晚上的主题就是解释,已经成为习惯性动作了。

宫女听话地退下。秦雷也向云裳的闺房走去。楼里铺着地毯、静悄悄地听不到脚步,却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。他此刻的心情毋庸置疑,那是忐忑不安的,他这两天的所作所为,无疑是十分对不起云裳的……哪怕是为了让公主知难而退的权宜之计,说什么‘只爱诗韵一个人’这话,也是够伤人地……

尤其是在不准备留宿的情况下,还不知道云裳会不会拿剑追杀自己呢。

虽然心中惴惴。但还是走到了门口,深吸一口气,暗道:‘要打要骂随便,只要你能原谅我,跪搓衣板都行。’给自己定下负荆请罪的基调,他才推开了门。

“还真睡了。”眼前一片漆黑。秦雷小声嘟囔着从怀里掏出火折子,点亮了门边的宫灯,终于看清了屋里的情形,不由呆住了……

只见闺房内空无一人,绣床上被褥叠放的整整齐齐,根本没有睡过的痕迹。

快步走到窗边,看一看纱窗上的木栓,果然是完好无损松开地,秦雷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呻吟一声道:“又跑了……”

是的。云裳又跑路了。但这次的感觉与上次截然不同。那次大运河上的不辞而别,只让秦雷感到淡淡的惋惜和伤感。而这次带来地愧疚与难过,简直是铺天盖地,险些要把这个山一般的汉子击倒在地。

他感觉力气被丝丝抽离身体,精气神也被胸口的痛心内疚压得快要溃散了。即使四年前的那个雨夜,刚刚到这个世界时,他也没有如此无力过,他想出门去寻找云裳,却发现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挪动双腿,走到桌边时,便已经大汗淋漓,不得不坐下来歇息片刻……

他从来不知道,当愧疚到了一定程度后,是可以让人艰于呼吸、难于挪动的。

双眼无神的房内巡梭,终于看到了孤零零躺在桌上的信封。

秦雷挤挤眼,大口呼吸几声,这才颤抖的伸手打开信封,云裳那飘逸的小楷便出现在他地眼前:

“夫君在上:我终于可以叫你‘夫君大人’了,这是我几年来梦寐以求地称呼,真的……说出来你别笑话,每次在梦中见到你地时候,人家都叫你夫君来着,还是特别甜腻的那种,让人家可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这样说,只是为了告诉夫君大人,您是云裳这辈子最爱的人,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,您拥有了我全部的感情,为了你我可以抛弃一切……但我不能抛弃我的自尊。”

“好吧我承认,我矫情了,但我就是想不通,为什么用自己的全部去爱一个人,却换不来你的爱呢?其实我要的不多,只要三分之一多一点就可以了,可为什么夫君大人却吝啬到一丝都不给呢……”写到这里,字迹开始有些模糊,显然是被泪水浸湿了。

秦雷半张着嘴巴,嘶嘶喘着气,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信纸,继续看道:“千万别生气啊!我不是怪你,我知道感情这东西勉强不来的,王爷能钟情于诗韵姐姐一个人,其实是件好事,这说明我的郎君是个专一的人。”感觉面颊火辣辣一片,仿佛被人狠狠地掌掴了一般。

“我没有讽刺你……真的。我知道如果可能,你会只和诗韵姐姐一个人结婚。你之所以娶我,是因为我死皮赖脸的缠着你,你不忍心伤害我,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的吧!”

秦雷的眼圈一片通红,鼻头一阵阵抽动,嘴巴大张着。已经完全忘了呼吸。

“但这不是我想要的,我要的是爱不是施舍……真丢人。什么都看不清了,没有哭,不过是被风迷了眼……我不要成为你和诗韵姐幸福地累赘,所以我决定再次跑路……记得当日初见,你总喜欢强迫我听你唱些奇怪的歌。记得有一首《归去来》,那似乎就是我想对你说地话。”|||||

“请不要找我,因为这次我准备去西边玩玩。见识一下你说的‘爱情海’、大教堂之类的,也许过个三五七年才能回来,也许看着那好就不回来了。你还有正事儿呢,所以……忘了我吧!”

“不过我虽然走了,可永远是你的妻子,因为我们已经拜过天地……这不是我的恶作剧,只是因为我太爱你了,所以忍不住要把一切都给你。可我还是无法承受没有你的爱,永别了我的爱人。”

秦雷终于无声地恸哭起来,虽然没有声音,却仍然撕心裂肺。他感觉自己的心被撕成了碎片,痛的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
他椅子上滑下,软软地躺在地上。自从俞钱死后便再没流过的泪水,顺着面颊不停地淌下,打湿了厚厚的地毯……

去他妈的有泪不轻弹,他只想哭,一动也不想动……

这次是我真的决定离开;

远离那些许久不懂地悲哀。

想让你忘却愁绪忘记关怀;

放开这纷纷扰扰自由自在。

那次是你不经意的离开;

成为我这许久不变得悲哀。

于是淡漠了繁华无法再开怀,

于是我守着寂寞不能回来,

涌起落落余辉任你采摘。

留住刹那永远为你开。

那次是你不经意的离开,

成为我这许久不变的悲哀。

于是淡漠了繁华只为你开怀,

要陪你远离寂寞自由自在。

……

正被铺天盖地的痛苦围剿的无法自拔,秦雷听到了柔和的脚步声,紧接着便被一个温暖的怀抱,抱在了怀里。不用睁眼。他也能闻出诗韵的味道。

秦雷仿佛两刻钟前的云萝。依偎在诗韵的胸前,无限落寞道:“云裳被我这个混蛋伤透了心……她走了。”

诗韵从没见过秦雷如此伤心。心疼地拭去他眼角的泪痕,轻声道:“这不怪王爷,是臣妾让您乱了方寸,说了错话,根本都是我的错。”

秦雷闻言紧紧抱住诗韵的腰肢,着急道:“你可不能再跑了,我会彻底疯掉的!”

诗韵轻拍着秦雷地后背,柔声道:“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地。”

“真的?”秦雷有些神经道。

“真地,不信王爷就找人看住我。”诗韵强笑道:“这王府戒备森严,只有云裳妹妹那种高来高去的高人,才能想走就走的。”

秦雷这才放心道:“那就好那就好,”紧接着又开始失落道:“要是云裳也不会武功就好了。”

诗韵明白了,原来王爷被自责压昏了头,便轻轻捧着他的脸,盈盈地望着他微肿的双目,轻声道:“王爷是何许人也?怎能怨天尤人呢?既然知道错了,就去把云裳妹妹找回来,向她证明你的……爱……”她说这句话的痛苦,又有谁能明白呢?

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

胭脂泪,留人醉,几时重,

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