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五一三章 初战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随着王爷将令的下达,黑暗中燃起一支支火把,将整个营地照的通亮。

兵士们将盔甲从行囊中取出,开始互相帮助着被甲,待人穿好盔甲后,又给战马披上迎面甲和背甲。待人马装备妥当之后,这才在民夫的协助下,有些费劲的骑上战马。

民夫又将骑兵们的长槊、弓弩、箭壶、水囊等一样样地递上去,等官兵们再检查一遍装备、确认没有什么遗漏之后,这才牵着驮马退出了军阵,给骑兵们清出了前进的通道。

“切记不要进城,尽量在空旷地带作战,”最后一次叮嘱两位独立领军的指挥官,秦雷在他们胸前各自虚砸一拳,仿佛要将力量传递给他们一般:“扬长避短,这是胜利的前提,去吧!”这也是秦雷敢于分兵的原因……只要不陷入箕地、绝地,这个时代就没有能留下骑兵的好方法。

“定不辱使命!”皇甫战文和沈青向秦雷行一个庄重的军礼,便各自整军出发去了。

看看身边肃立着的杨文宇,秦雷轻声道:“我们也走吧!”

杨文宇一直在盯着秦雷侧脸看,闻言低下头道:“卑职要向王爷道歉。”

秦雷奇怪道:“为何要道歉?”

“观王爷在中都的行事,卑职一直担心,您会……”把后半句咽下,杨文宇抬头扬声道:“但王爷这次的选择,让属下明白了您进不谋求胜利地名声。退不回避失利的罪责,只求符合全局的利益,实乃我大秦将领之典范!还请王爷宽恕卑职以前的误解。”

秦雷被夸得脸面发红,干笑一声,翻身上马道:“政治和战争,是两种不同的玩法,孤不过是遵守各自的规则罢了。”

杨文宇满面钦佩道:“王爷英明……”他轻易不夸人。所以偶尔为之的效果要比皇甫战文地效果好得多,听得秦雷不禁哈哈大笑道:“走吧!”

……

三万大军便在这牛头山分道扬镳。只留下三千后军护卫着辎重,缓缓向渑池行去。秦雷给近三万民夫下发了简易的披甲和武器,虽然不能和正规军较量,但壮壮胆也好嘛!

且不说沈青与皇甫战文部,单说秦雷与杨文宇,率领着一万一千余名精锐之士,浩浩荡荡地杀向崤山方向……

众人也知道已经进入战区。随时有可能与东齐的先头部队遭遇,不用王爷提醒,许田便把斥候放出了二十哨,每哨五人、相隔一里,共计二十里。一欸有事,便以爆竹为号、首尾传递,须臾便可通知中军,由统帅决断。

一路上小心谨慎。不求速进,但求万无一失,让士兵有机会适应战场的紧张气氛。待行到曹阳以南五十里处时,游骑兵终于传回了敌情……约有一万敌军出现在渑池与三崤山之间,动向不明。

“敌军在试探征东军的反应啊!”秦雷冷笑道:“这一万人只是投石问路的引子。”

杨文宇点头道:“若是征东军从渑池出来。敌军主力便会从东边杀出,直取渑池;如果不出来,那一万人便会顺势占领崤山。搂草打兔子,两不耽误,齐军好算计啊!”

“但是我们来了。”秦雷哈哈笑道:“这回齐军就得偷鸡不成蚀把米了。”

“传令下去,全军向西南挺进,挡在齐军与崤山之间!”

此时秦雷所部已经距离崤山不到二十里,以七成速度前进,足以赶到敌军之前。

行出十多里之后,新的军情报上来了:“报。第二师已经抵达渑池。并在东北五里处发现五万敌军!”

“报,敌军一万先锋。正向崤山进逼、已抵达山北十里处,其兵种已经探明,乃是七千步兵两千骑兵,以及一千战车兵。”

“命令部队加速前进吧!”还剩最后七八里,一个小加速便到,果然抢在了对方前头抵达。秦雷吩咐队伍崤山北坡列队,严阵以待。

知道马上就要迎来一场生死较量,兵士们不由口干舌燥、头晕目眩,紧紧的攥着兵器,机械地像一具具僵尸。

秦雷和杨文宇早料到会是这种情况,所以将上过战场的黑甲骑兵排在前队,而把新兵安置在后面,期望他们待会跟着冲一冲,便能忘记了紧张。并没有什么好法子。

等了约莫半个时辰,仍然没见敌军踪影,却见斥候前来禀报:“敌军停止前进,在四里之外结阵!”

“被发现了。”秦雷无奈道:“中原战场就这点不好,白天藏不住人。”

杨文宇笑笑道:“对我们骑兵来这就是最佳战场了,王爷不要强求了。”

“唔。”秦雷点点头,沉声道:“命令队伍缓缓向北推进,怎么也得让孩儿们见识见识,省得自个吓唬自个。”

随着中军的十八面大鼓敲响,指挥大旗变换,各大队令旗跟着摇动,中队旗也紧跟着摇了起来。号令便从统帅传到了最基层,小队长们没有旗帜,但有嘴巴。他们紧紧盯着旗帜、听着战鼓,然后向兵士们大声下令道:“变雁行阵,全体前进三。”“变雁行阵,全体后退一。”这样的命令在每个小队长的口中响起,一万多骑兵的厚实军阵不一会儿便成为了有突出部、有两翼的骑兵攻掠阵型。|||||

待完成变阵,队伍便开始向北缓缓推进,一刻钟左右。便看到道旁矮坡上紧密列阵的敌军。

看着那一眼望不到边地土黄色的齐军,秦雷命令队伍稍息,积蓄体力,好进行下一个战术动作。他则带着杨文宇到了前军突出部,拉开千里镜,观察敌军的布置。

但见齐军用一辆辆大车首尾相连,围成了内外三圈。每辆大车后面都有密密麻麻的弓箭手、长矛手混编其中。车上还有床弩补阙。至于那两千冲锋骑兵,则在车阵左右保护着两翼。以免遭到包抄。

“这叫武钢车阵。”杨文宇轻声介绍道:“乃是齐军为防备我大秦骑兵所创,号称‘有脚之城’。”

“有脚之城?分明就是个王八壳。”秦雷哂笑一声道:“真是狗咬刺猬,无处下口啊!”

“火。”杨文宇轻声道:“车阵畏火。”

“但我们凑不过去啊!”秦雷微微皱眉道:“对方的床弩射程该有百丈吧?”其实弓箭对于身披重甲的大秦骑兵来说,除了距离在二十丈之内地,基本上都属于隔靴搔痒……身中十几箭也不一定丧失战斗力。但床弩就不一样了,被这玩意射一下。就像被矛刺一下一样,基本上一下一个、什么装甲都白搭。

“砲!”杨文宇轻声道:“我们地流星砲可以打百五十丈。”

秦雷翻翻白眼道:“可特种营不在此处啊!”大砲、也就是投石机,虽然威力强大,但行动迟缓,与骑兵侵掠如火的特点相悖,所以没有哪个骑兵将领会在出击时带砲地。

杨文宇一摊手道:“那就只有硬攻了。”

回首看看面色苍白的菜鸟们,秦雷摇摇头道:“最好不要,还是传令调大砲过来吧!”

杨文宇寻思片刻。沉声道:“按时速推算,特种营应该在西北三十里处,待得到命令过来,应该就是深夜了……等到天亮再开战时,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,恐怕敌方的援军会到的。”

秦雷用马鞭拍拍头盔。不负责任道:“不是说英明的主君不干扰将领的临阵指挥吗?这就交给你了,我去睡一觉,绝不打扰。”说完真的离了前军,爬到一辆草料车上,呼呼大睡起来。

他知道自己地长处在训练兵卒、制定计划、统筹全局上,而对于这种需要实战经验积淀地临阵指挥并不在行,所以干脆放权,在边上观摩学习起来。

杨文宇苦笑一声,定定的观察着看似毫无破绽地对方,苦苦思索起对策来。

……

就在崤山边上两军僵持的同时。京山军的第一场战斗在渑池打响了。

是遭遇战!

当沈青率领第三师抵达渑池城西三里处时。斥候紧急来报:“敌方一万轻骑脱离本阵骤然来袭!预计一刻钟后接敌!!”

沈青一面命令传令兵手持印信去渑池通报,一面伯赏赛阳和楚千钧各领本部迎敌。

队伍变换成紧密的冲锋队形。刚刚开始加速,便看到东面扬起的烟尘,那是敌军出现地信号……兵士们不由紧了紧手中的铁槊,想要咽口吐沫,却发现口干舌燥,竟是一点口水都没有。

没人敢松开兵器,去取马背上的水囊,他们瞪大了眼睛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带土腥味的空气,似乎想从天地间汲取力量一般。

‘呜……’冲锋的号角声响起,伯赏赛阳和楚千钧举起各自地大头兵刃,声嘶力竭的嚎叫道:“冲啊!”便一马当先冲了出去。

紧接着,他们的亲兵也毫不犹豫的追随而去。

见当先的一彪人马冲出去,后面的骑兵也不由自主地跟上,即使偶有心惊胆战者,也被裹挟着冲了出去。

对面的齐军也加速过来,双方相隔不过二百丈,且还在急速的拉近距离。

“轻骑兵!”看清楚对方的装束,冲在前面地伯赏赛阳大喊一声,紧随其后地掌旗官便竖起一面黄旗,冲在前几排的骑兵便单手握住铁槊。从怀里拔出连弩。

百丈……七十丈……五十丈!

“射!”伯赏赛阳大吼一声,一排排黑色地弩弓便密集的发射出去,对面的轻骑赶紧举盾格挡,但那蒙皮大盾只能勉强护住他们的上身,却无法保护下身和战马的躯体。

一片灿烂的血花绽开,当先的几十骑惨叫着坠马,即使当时没死地。也被后面冲上来的同僚践踏致死。

秦军发现弩箭可以对付这些仅着披甲地敌军,不由士气大振。箭雨一拨接一波,瓢泼一样洒向冲过来的敌军,当双方相距五丈的时候,已经射倒四五百骑,严重的阻滞了敌军的冲锋速度。

见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面上的粉刺了,京山军纷纷将弩弓插回前胸,双手平端起长槊。齐声高呼着:“杀!”便无畏地迎向了敌军。

白刃战开始了。|||||

有道是一寸长一寸强,面对着齐军的丈二长矛,秦军的丈六长槊又一次占尽了便宜。他们总可以抢先一步刺出致命的一击,且还有机会躲开对方的攻击。

甫一照面,齐军便纷纷落马,而秦军几乎毫发无伤……与杨文宇的看法一样,沈青也把最精锐的镇南老兵放在了最前头,希望这些人的生猛表现。可以激起新兵们心中潜藏地血勇之气。

果然,面对着秦军暴烈无比的重骑突击,齐军的所谓‘冲锋骑兵’便如滚汤泼雪一般溃不成军。

有伯赏赛阳的狼牙棒开路,英勇无匹的大秦骑兵穿透了敌军的七层队列,刺死、撞死、践踏死敌军不知几凡,而自身坠马者寥寥。

前军地突然压力一松。面前豁然开朗……终于洞穿了敌军!人和马大口喘着粗气,刚要缓缓奔跑出去,准备回身一击,彻底打垮敌军……却不由齐齐呆住了,只见面前二里处,不知何时多出一群玄甲骑兵,正虎视眈眈地向这边望来。

“百胜骑军!!”不知道谁凄厉的喊叫一声,本来就很疲惫的秦军前锋,更是感觉手脚发软,连兵器都握不紧。

大秦以骑兵称雄于世。然而公认的天下第一骑兵却不在秦国。而是赵无咎的百胜玄甲铁骑!这是骄傲的秦军也无法否认的事实,因为八大禁军都与其有过交手记录。无一胜绩……

眼下对手又是以逸待劳,怎能不让秦军魂飞魄散?若不是军纪良好,哪怕当即溃散也说不定。

后阵战车上的沈青也是倒吸一口冷气,他虽然想到对手定然留有后手,所以将直属大队和第七大队、共计两千人留下,作为预备队。却愕然发现,缺乏经验的大部队,被处于绝对劣势地敌人缠住,成了乱糟糟地一团,堵住了后方的去路,预备队根本无法顶上去。

沈青双手变得湿漉漉一片,犹豫着是否要鸣金收兵。狠狠地一攥拳,指甲陷进肉中,刺痛的感觉让他一下子清醒起来,面无表情道:“击鼓,全军疾进,不留余地!”

“咚…咚…咚……”激扬的战鼓声响起,缠斗中的秦军仿佛回到了训练场上,‘闻鼓则进!’教官的怒吼声在耳边回响,只要稍一迟疑,便会遭到皮鞭劈头盖脸的抽打……就像条件反射一般,兵士们疯狂的摆脱了对手的纠缠,权利向前冲锋,再也不管自己的两侧……同袍会应该会帮助保护吧……

听到催促前进的战鼓,冲在最前方的两员战将对视一眼,伯赏赛阳朝那个拿铁蒺藜骨朵的白面小将挑衅道:“喂,可敢打赌,看谁能斩将夺旗?!”

那板着脸的白衣小将点点头,便一声不吭地朝着对面的玄甲骑兵冲了上去。

“你耍赖!”见他一马当先冲出去,伯赏赛阳恼火的怪叫道:“回来……”当然,他也没指望楚千钧会听话,一夹马腹便猛冲了出去,仗着照夜玉狮子神骏,转眼便与他并驾齐驱了。

后面的镇南旧部们也喘过气了。一看两位小将军冲上去,哪个还敢怠慢,纷纷策马上前,跟着二人应向敌军。

秦国人的勇武从来不用怀疑……只要能将其引导出来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