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五一四章 告捷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板栗将军和榴莲将军,挥舞着各自的铁疙瘩,狠狠砸进玄甲骑兵阵中。

齐军两员将领挥舞着兵刃,想要敌住来势汹汹的二人。谁成想仅一照面,就被伯赏赛阳和楚千钧拍落马下,二人顺势甩开膀子,便是一顿乱砸,竟然将对方的阵势冲开了一道豁口,后面的京山军便如水银泻地般的冲插了进来,很快就打散了敌军的前阵。

渐渐的,京山军察觉出不对劲来了……怎么对方的骑战能力如此惨不忍睹?许多人连基本的马上刺杀都生疏的狠,动作里满是破绽,顾了头就顾不了腚。

正所谓行家一出手,就知道有没有,几个回合之后,京山军便确定,这根本不是什么百胜骑军,而是一群穿着同色衣甲的冒牌货!一想到方才险些吓得魂飞魄散,秦军顿时感到受了莫大的愚弄,疯狗一样又撕又咬,几个回合便击溃了这群西贝货。

齐国轻骑兵们见无论从马匹、装甲、骑术、还是战力上,都无法与秦军抗衡,终于无心恋战,纷纷拨转马头,想从侧翼逃离。

沈青在战车上居高临下看得真切,心中暗呼侥幸:‘若是真被吓怕了,以后也不用再混了……’终于长舒一口气,挥挥手道:“追击五里,彻底击溃敌军!”早就等不及的预备队便衔尾冲杀,把几千齐军轻骑撵得屁滚尿流,一泻千里。

击溃那群假货后。连破两阵的前军终于人困马乏,再也无力追击,只能看着别人痛打落水狗了。

收兵归来,两员满脸血污的将领昂首挺胸的到了中军旗前,一个掷下一颗首级,抱拳道:“某阵斩敌军参将一名!请统领为某记首功”另一个也不甘示弱的扔下一面旗帜,粗声道:“某夺得敌军战旗一面。请首领为某记头功!”战旗是一直军队的灵魂所在,没了旗的军队就是一盘散沙。所以重要性不啻于领军大将。

沈青笑容可掬道:“我军首战告捷,二位将军可是要写进军史中的,争执就不美了。”两人基本上都是那种头脑肌肉化的家伙,一听要彪炳史册了,伯赏赛阳顿时眉开眼笑,就连阴着脸地楚千钧也不再看那面战旗。

刚安抚好手下两员悍将,沈青看到秦霸带着手下。颇有些垂头丧气的回来。他招手把秦霸叫过来,笑容不变道:“打了胜仗怎么还不开心呢?”

“那不是俺打地。”秦霸沮丧道:“那帮兔崽子们不听招呼,俺怕他们溃散了,就一直在后面堵着,压根没上去。”说着还抽刀展示一下无暇的刀刃道:“大人您看,一刀都没砍出去。”

沈青笑眯眯道:“一回生二回熟嘛!你们营正大人也不是生来就这么勇猛的。”

伯赏赛阳踮脚拍拍他的大脑壳道:“我第一次差点吓尿裤子……”

在众人的哄笑声中,秦霸的表情终于舒缓了许多。

……

“统领大人。战果出来了。”负责清点的参谋军官面色苍白道:“此役我军阵亡五十八、重伤二十二,其余轻伤无碍。共斩首五百七十三,俘获三百二,将敌人骑兵完全击溃。”说着颇为遗憾道:“战果主要是追击时取得地,但对方的步兵队就在三里之外,接应了溃散的敌军。要不斩首会多很多。”

沈青点点头,微笑道:“怎么了,不舒服?”对于这些正经的进士出身,他还是很和善的……此时的华夏武人还没有被‘以文治武’阉割过,地位虽然逊于士族高门,却要比这些庶族出身的读书人高一些。所以他这种和善很得士子们的尊敬。

“学生方才去查验战果,看到那成堆地首级……颇为不适。”那参谋尴尬的笑笑道:“大人放心,卑职吐啊吐啊就习惯了。”

沈青了解的微笑道:“早些习惯了好啊!这一仗还不知打到什么时候呢。”

那参谋颇为自豪道:“学生观敌军一触即溃、不过尔尔,一欸王师其至。必可滚汤泼雪。反手而定。”

沈青摇摇头道:“这些仅是齐国的三流部队,不能代表齐军的真实水平。当年护送王爷归国,我见识过他们的主力部队,还不是现在地京山军可比拟的。”说着面色严肃道:“既然我们遇到了弱旅,那就说明敌军的主攻方向不在这里。”

参谋虽然学历高,但对兵事还是个菜鸟,闻言紧张道:“会是在哪里呢?”

“不清楚,”沈青摇头道:“我们缺乏情报,得先跟沈冰联系上才行。”说着展颜一笑道:“不过首战顺顺利利,总算是个好事儿。”

“是啊!也不知王爷那边怎么样了?”

……

王爷这边很不怎么样。

经过反复琢磨,杨文宇叫醒了秦雷,颇为汗颜道:“卑职无能,除非王爷接受黑甲骑兵一百到百五的伤亡,才能破阵。”|||||

秦雷忽的坐起来,两眼炯炯有神,一看就没睡着。沉声道:“如果能打败这支军队,孤愿意承受。”眼下的燃眉之急,就是把队伍的血气打出来,否则非但不能指望他们克敌制胜,还得时刻担心溃散……他们两人一致认为,以这支军队目前的状况看,损失一成兵力,就足以导致大溃败了。

杨文宇苦笑一声道:“这是破阵的伤亡人数。待会打起来另算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秦雷眉头紧皱,缓缓摩挲着下巴道:“最起码还要损失这个数吧!”

“要不……还是算了吧!”杨文宇轻声道:“毕竟我们地目地是阻止敌人占领崤山,从战略上看,这一仗纯属多余。”

他这一说,反倒帮秦雷下了决心,一拳砸在车沿上,咬牙切齿道:“但是非打不可地。”说着指一下远处窃窃私语的兵士道:“不战而退会让他们更加怯懦!就当给他们上课……”

“这束脩可够贵地。”杨文宇不舍道:“黑衣卫可是我军中精锐啊!”

“管不了那么多了!”一旦下定决心。秦雷就不会再首鼠两端,沉声道:“不然日后会造成十倍百倍的损失。”

见王爷心意已决。杨文宇只好沉声应下,传令部队立即行动……在来找秦雷之前,他便让勾忌开始准备。

……

见秦军的兵士纷纷上马、战鼓也开始隆隆作响,山坡上地齐军顿时紧张起来……一般来讲,在野战中防守方就意味着劣势一方,压力自然更大。

但见一大队秦军骑兵脱离了本阵,从五百丈开外一直向山坡这边逼近。齐军的射手纷纷拉开弓弦。死死瞄住敌军,只等着进入了射程,便给他们个终身难忘地教训。

但意外的是,当那队骑兵前进到百五十丈外时,便突然改变了方向,开始绕着这小山丘跑了起来。

“左翼戒备!”领兵参将赶紧发号施令道。话音未落,敌军又到了背后,参将大人只好接着道:“后方戒备!”“右翼戒备!”其实说个‘全体戒备’不就得了……

只见大队的秦军绕着这个方圆不到三里的土丘奔跑起来。虽然速度不快,人也算太不多,但胜在队形稀疏,不一会儿便首尾相接,仿佛黑色的巨蟒盘住了猎物一般,视觉冲击十足。

这种似乎要被绞杀的感觉十分难受。参将大人决定改变一下,大声下令道:“两翼骑兵突击,冲他们一下!”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骑兵们闻言嚎叫着冲了下去,可还没冲出多远,便迎来了四面八方射来地箭雨。

这些骑兵不是那些三流部队可比,而是齐国最正规的冲锋骑兵,有着完善的甲胄,又是快速冲击,并不畏惧一般的弓弩。

但下面兜圈圈的秦军偏偏不是一般人儿,他们武器精良、长于骑射、还特别的阴损……只见喂了剧毒的弩箭悉数往齐军战马上招呼。眨眼便射中了一片。那些战马中箭之后便开始打摆子,速度自然慢了下来。后面的来不及反应,自然稀里哗啦地撞了上来。只见齐军阵前到处人仰马翻,攻势顿时滞涩起来。

“这些毒药真的不能量产吗?”看到弓箭效果前所未有的好,杨文宇咽口吐沫问道:“要是全军装备上就好了。”

“想都不要想。”秦雷摇头笑道:“这种东西只在西南毒瘴之地出产,且极其稀少,比黄金可贵多了。”其实就是云贵出产的箭毒木汁液,傣族地区有一个‘贯三水’的说法,意为用这种树液制成的弓箭射中野兽后,即使不击中要害,跳不出三步,必然倒毙,所以又叫‘见血封喉’。

杨文宇也只是那么一说,遗憾地咂咂嘴,便把目光投回战场去了。

只见还是有大队的齐军冲了过来,但转圈圈的黑甲骑兵并不阻拦,只是加速让开条通道,放任齐国骑兵冲下了山丘……山下有黑甲骑兵的主力严阵以待,基本上这些齐军是有去无回了。

发现与对手相比,自己的骑兵十分的蹩脚,参将大人只好喝止了其余骑兵继续送死的行为……这是先天上的差距,秦国的蛮子热衷武力,从小就能骑善射,稍加训练便可成为优秀的控弦骑兵,不是齐国这些半道出家地可比。

见冲击未果,参将只好命令手下严防死守。要用齐军最擅长地军阵,来对付敌军地骑兵。

接到命令地齐国射手纷纷张弓搭箭,全神贯注的瞄准前方……跟着秦军转久了会晕,想明白了齐军采取‘敌动我不动’的乌龟战术,累死秦军小样的。

此时乃是正午,六月里的太阳火辣辣、没有一丝风,汗水哗哗地往下淌。不一会儿就把射手们地实现模糊了。边上的长矛兵、刀斧手赶紧拿破布头给他们擦汗,还想方设法地为其遮阴、补充水份。齐军等级森严。射手乃是最高级的兵种,其余兵种有义务为他们服务。|||||

但今天这殷勤献的,却有些副作用……眼前、身边一群人晃悠着,还要再盯着远处不停转圈的敌人,怎能不心烦气躁、怎能不判断失常?

居然没有人发现,不知不觉中,秦国骑兵已经缩小了很大一段距离。

双方相距百丈!

“差不多了!”一直紧密注视战场的杨文宇沉声道:“发信号。”

便听得‘啪、啪、啪’接连三声爆竹声响。一部分兜圈子的秦国骑兵突然改变了方向,向着山头上齐国骑兵猛烈冲击上来,一边冲锋,还一边抡圆了膀子,在‘呼呼’旋转个水流星似的东西。

齐军大惊失色,射手们刚要瞄准,却见着眼前一片耀眼地强光亮起,晃得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了。只能胡乱射出手中弓箭。没有目标的长箭天上地下的到处乱飞,还真的射落了一只路过的野鸭……

反而那些笨重的床弩,因为有大车固定,射出的箭支大差不差,着实射中了一些秦军。

床弩是赵无咎在唐代绞车弩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地。他将两张或三张弓结合在一起,大大加强了弩的张力和强度。张弩时用粗壮的绳索把弩弦扣连在绞车上。兵士们摇转绞车,张开弩弦,安好巨箭,放射时,要由士兵用大锤猛击扳机,机发弦弹,把箭射向远方。

巨大的冲力完全不是一般弓弩可比,在百丈之内甚至比长矛突刺的威力还大……自从有了这样武器,齐军才找到了对付大秦骑兵的办法,否则仅靠一般弓弩。基本上等于白搭。他们又不知道‘西双版纳’在哪里。

……

床弩射出地巨箭足有五尺多长,其巨大的冲击力。在这么短的距离内,完全无视任何盔甲盾牌,只要黑甲骑兵碰到了,便会被洞穿。在当时的医疗水平下,基本上没有活命的可能了……当然也有运气好的,只是被射到了马,人摔下来滚几圈倒还死不了。

值得庆幸的是,黑甲骑兵狡猾的选择了齐国骑兵所在的方向,因此大多数巨箭都被齐国骑兵自己享受了,有了这些可爱的盾牌,黑甲骑兵才得以在第一个波次就冲到了三十丈以内。

一颗颗水流星脱手而出,在烈日下划过一道道完美地弧线,噼里啪啦地落在齐军阵中!

伴随着陶罐碎裂的声音,黑乎乎地液体飞溅出来,霎时便布满了车阵的各个角落,闻到那刺鼻的味道,识货的齐军惊惶大叫起来:“火油!是火油!”

这一喊不要紧,顿时把上万齐军齐齐吓破了胆,上至参将、下至兵卒,都没命的四散逃开……他们都知道只要一支火箭,这些坚固的木车就会变成一片火海!

对火的恐惧胜过了一切,齐军根本来不及考虑那些摩拳擦掌的秦国骑兵,他们只想逃离这鬼地方!

原本保命的车阵反而成了逃跑的障碍……还是好几层障碍!没受过专业训练,齐军跨栏的本事显然不行,许多人被绊倒摔倒,践踏致死,但仍然阻止不了齐军溃散的决心。

看到这一幕,杨文宇轻吁一声,朝秦雷行礼道:“幸不辱使命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