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五一五章 边军和禁军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仿若噩梦一般,壁垒森严的齐军霎那间溃散了!

杨文宇当机立断,命令队伍全线追击……虽然京山新军是一帮菜鸟,但痛打落水狗还是没问题的,他们以中队为单位,呼啸着冲出军阵,小狼一般追逐着斗志全无的溃军,不一会儿,便从秦雷眼前消失无踪了。

收回凝望的目光,秦雷躺倒在草垫上,轻声问道:“黑甲骑损失了多少?”

石敢沉声道:“二十多个兄弟,他们用齐国骑兵当盾牌,把损失缩小到了最低限度。”

叹口气,秦雷咬着根枯草道:“账不能这么算啊!黑甲骑走的是精兵路线,跟齐国一换十我都亏得慌。”不过他也知道这才是刚开始,随着战争的深入,大规模的死伤是不可避免的。

等到太阳偏西,杨文宇才将追击部队收拢回来,秦雷看他面色不豫,微笑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唉!想不到追击溃兵还能有伤亡。”杨文宇苦笑一声道:“阵亡了七十多个、重伤了一百多。有脑子一热,冲到敌群里的;又不知节制,把战马跑得尥蹶的,反正都是自找的。”

秦雷早料到这种情况,教训这东西,必须在吃过亏之后才会得到。所以他反倒坦然的接受了,沉声问道:“战果如何?”

“斩首一千三百余人,俘虏四千余人,其余逃散。”杨文宇忍不住笑道:“首战告捷啊!王爷!”按照秦军军规,只要斩首加俘虏的数目,超过部队人数地一成,就算是大胜。因此这仗应该算是特大胜了,就算沉稳如杨文宇,也不禁乐开了怀。

秦军最终也没有放火,仅凭着泼了一地的火油。就把齐军吓散了架。京山军自然笑纳了所有的武钢车、以及车上的床弩,还有……车里的粮草。

“怪不得一见火油就吓破了胆。”当看到武钢车里居然填满了粮食,秦雷终于恍然道:“原来是蹲在柴火堆里呀!”

……

等打扫完战场,秦雷便命令斥候加紧戒备,其余部队原地休息。当天黑下的时候,沈冰来了。

一见秦雷,沈冰倒头便拜,颤声问安。这算是他乡遇故知了。秦雷自然也有些激动,用力扶起自己的虎将,一边上下打量,一边连声叫好。

将近一年没见,沈冰黑了、也瘦了,但双眼锃亮,显得十分精神,再也没有在京里时那种蔫了吧唧地模样。

“看来这一年历练的不错!”秦雷大笑着拉沈冰坐下。把篝火上烤着地山药挑出一根,飞快的丢在他面前道:“先吃点东西,然后咱们慢慢说。”

沈冰也感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,便飞快地吃了两三根山药,又喝下半壶水,这才喘口气道:“王爷您问吧!”

趁着他吃饭的功夫。秦雷也已经想好了问题,点点头,缓缓道:“先说说最重要的吧!现在战局如何?齐国的真实意图是什么?”

“齐军此次倾巢出动,同时攻击我六七处府城,”沈冰接过石敢的地图,为秦雷指点道:“赵无咎地大旗最终出现在了洛阳城下!”

“李浊呢?”双手抱在胸前,秦雷目不转睛地问道。

“镇东元帅亲领五万精骑支援洛阳去了。”沈冰轻声道:“洛阳城太大,且城内成分复杂,非常危险。”

秦雷缓缓摇头道:“正如你所说。洛阳有这么多缺点。并不适合作为齐军可依托的据点。”

“可赵无咎出现在了洛阳城下。”沈冰小声嘟囔道:“属下有确切情报。”

诧异的看沈冰半晌,秦雷突然笑道:“进步很大呀!能独立思考了。”

沈冰刚要说几句表示谦逊,却被王爷一句噎住了:“虽然你八成是错了……”

沈冰只好尴尬道:“请王爷指点迷津。”

“我发现咱们秦军有个误区。”秦雷面色正经道:“好像齐国就赵无咎一个会打仗的,其余全是饭桶一样。”

沈冰沉默,听王爷继续道:“有道是‘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’,齐国的武之隆、赵无伤、陈烈风、辛稼奘这四大上将哪个都不是好惹的。”

简单介绍下齐军的阵容,齐国军队原本分两种:边防军和驻防军。前者守护齐国地漫长边境线,后者驻守首都及各大郡县,保护地方、镇压叛乱。不过四十年前赵无咎崛起,硬是将一部分边防军变成了自己的私军,也就是名闻天下的百胜军。

据目前的情报看,此次战役齐国共出动六十万大军,其中三十万边防军;二十万驻防军;以及十万王牌百胜军。

再看齐军的领导结构。百胜公赵无咎毫无疑问的担纲总指挥,在他下面并列着秦雷所说地四位上将……护国上将武之隆、镇国上将陈烈风和辅国上将辛稼奘各自统领十万边防军;骠骑上将赵无伤统领十万百胜军。|||||

这也是赵无咎军事理论的体现,他认为再强的将领也不宜领兵超过十万,否则便会造成指挥混乱,首尾不能兼顾。因此他的四大上将恰好每人领兵十万。

至于那二十万驻防军,消耗品而已,不提也罢……不过其中有位老熟人,制将军薛祁单,统领着七郡共八万军队,算是驻防军中的二号人物了。

……

“齐军的主攻方向不会是洛阳,”秦雷自信道:“孤认为是曹阳、渑池或永宁。”他这样说是有根据地。经过审讯,秦雷得知正午时击溃的敌军,乃是隶属于陈烈风的齐国边防军……他们的目地便是占领东崤山,等待其他部队接应。

“皇甫将军已经抵达曹阳,并未遇到任何敌人。”沈冰轻声道:“而渑池周围地军队都是齐国驻防军……但是永宁在洛阳以西,如果洛阳还在我们手里,齐军便会成为孤军的。”

“是永宁。”秦雷面色凝重道:“永宁在崤山正东。紧挨着洛水,齐国只需要对洛阳围而不攻。他们地运输队便可以走水路对永宁进行补给。”沈冰还想问,却被秦雷打断道:“永宁有多少部队?装备士气如何?”他开始盘算着是否要增援永宁了。

“原先有三万军队,但李元帅认为敌军主攻洛阳,便抽调了城中的一万骑兵,剩下两万步军守城。”沈冰沉声答道。

“来不及了。”一直默默盯着地图,听他们说话地杨文宇突然道:“从这里到永宁是一百三十里,我军已经人困马乏。保持战力的情况下,需要两天的行军时间。”在冷兵器时代,打仗考的是力气,所以将领们不得不时刻注意,让部队保持充沛的体力。没有人会战场上强行军,因为那等于自杀。

“而从齐军发动攻势到现在,已经过去两天了。”杨文宇面色严峻道:“如果是善于攻城的陈烈风,时间足够了。”

“永宁方向的齐军上将正是陈烈风。”沈冰低呼一声道。

“不管永宁沦陷与否。我们都无能为力了。”秦雷闭眼轻声道:“还是守住东崤要紧。”

杨文宇望一眼天上晦明晦暗地繁星,叹口气道:“面对着一倍有余的敌人,还妄想一城不失,镇东元帅实为不智啊!”

摇摇头,秦雷改变话题道:“太行山里的土匪怎样了?”

沈冰面色一滞,轻声道:“就在前些天。山寨发生内讧,徐伟带着一拨人离开了,现在是马奎一个人的天下了。”

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”秦雷皱眉道:“不是说稍有异动便格杀勿论吗?”

沈冰赶紧伏地请罪道:“属下无能,马奎对我们早有戒心,处处防备,又是他一手拉起来的队伍,我等实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。”

“徐伟人呢?”秦雷皱眉道:“他的另一半差事也砸了吗?”夺权和刺探,是秦雷当初交给徐伟地两个任务。

“上次联系的时候,徐伟还在齐国朝歌一带,现在不知道在哪了。”沈冰小声道:“他说会尽量完成王爷的任务。好将功补过。”

面色阴沉地点点头。秦雷缓缓道:“如果我军不反攻,他就没有作用。如果反攻……孤能指望他吗?”像是在问沈冰,又像是在自问。

……

五天之后,战局终于明朗了。齐军以新占领的永宁为依托,反身包围了洛阳城,将几十万大军悉数收缩在永宁、洛阳一线上扎营,这才停止了第一阶段的行动,与杨文宇推测得几乎丝毫不差。

扑了个空的镇东元帅,也派三万步军前来接应,将秦雷和杨文宇部替换下来。这三万步军将在战役结束之前,一直固守崤山阵地。

秦雷的京山军,也从镇东元帅的作战序列中摆脱出来,因为禁军主力到了。

“传禁军元帅令,命你部前往曹阳修整!”

等秦雷的三支队伍回师曹阳后,新的命令又下来了:“恭请成亲王殿下回弘农军议。”秦雷只好抛下队伍,在黑甲骑兵的护卫下,紧赶慢赶,终于在军议前两个时辰,回到了弘农城。

草草洗个澡,吃个饭、又小憩了一会儿,秦雷便被石敢叫醒。匆匆到皇帝的行宫中开会……一踏进大厅,他才发现其他八个禁军统领都已经到了。除了禁军系统地之外,还有边军两部的十多名将领也在厅中。

众将军赶紧起身相迎,秦雷拿出笑脸团团拱手道:“恕罪恕罪啊!小王连日赶路、困倦不已,方才小睡了一会儿。”将军们连道‘不敢’,待秦雷坐在大皇子下首。才各自就座。

秦雳羡慕地打量秦雷一番,啧啧有声道:“正印前锋就是好啊!首战告捷!”这也从侧面告诉秦雷,禁军众将领对他地亲热,大多来自这场干脆利索的开门红……对于京山军打先锋,很多人都是捏着把汗地。|||||

秦雷摘下头盔,拍拍头发道:“不用羡慕我,六十万齐军都给你留着呢。”

“弱水三千,吾只取一瓢饮。”秦雳哈哈笑道:“把百胜军给我留着。其余的你们随便分。”就像齐军是他家自留地一样,自然引来禁军将领地一片笑声。

但这笑声落在边军将领耳中就有些刺耳了,毕竟他们被齐军狠狠地玩了一把,丢了永宁城不说,还阵亡了守将以下一万多名官兵。

一个满面阴霾的军官冷笑道:“希望诸位跟赵无咎玩过了,还能有这么好地性质。”边上的边军将领也附和道:“就是,不过捡了个便宜而已,有什么好炫耀的?”

大皇子狼眉一挑。沉声道:“李三虎,你眼红什么?同僚胜了不是胜?还非得分个狗屁禁军边军?”

那面色阴沉的边军将领正是李浑的三儿子三虎,此人性格阴柔、颇有些诡计,乃是李家的变异品种,素为李浑所不喜。因此干脆来了边军,在堂伯帐下效力、十几年下来也积功升至前将军。统领五万边军。

另外此人对禁军极是不爽,经常公开宣称,禁军已经沦为了‘少爷兵’和‘养老院’,这次边军惨败,禁军大胜,不啻于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,自然怪话连篇了。只听他阴阳怪气道:“那么兄弟娶老婆也代表自己娶老婆了?”

“你……”大皇子就要暴起打人,众人连忙拉住。

好在这时一声“陛下驾到……”结束了场面地混乱,众人赶紧正好仪容,将一身华贵黄金甲的皇帝陛下迎了进来。李浑和一个年纪更大些的老者也随后跟进大厅。名义是禁军元帅主持会议。但谁都知道,拿主意的还是陛下和太尉、镇东元帅三人。

……

马光祖几句干巴巴的开场白后。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分外精神的昭武皇帝陛下:“今次朕亲率大军出征,当荡平敌寇……”按照惯例,昭武帝先自我陶醉的废话一刻钟,这才转上正题道:“眼下我军与敌军在渑池、永宁一代对峙,朕召集诸公前来,为的是研究下敌军一步地动向,并拿出应对之策来。”狭长的双目扫过众人,皇帝沉声道:“镇东元帅是地主,不妨先讲一下。”因为征东元帅远在壶关,来不及参加会议,所以征东军以李浊为尊。

李浊赶紧抱拳道:“遵旨。”便清清嗓子道:“现在敌酋赵无咎,亲率百胜军、边防军、驻防军、以及民夫、仆从共计百万,在洛阳到永宁之间的一百五十里区域内连营。”说着又一指墙上悬挂的地图道:“而我军在渑池三崤一线与敌军对峙,共计五十万。”

秦雷听李浊夸大敌军的数目,知道他想推脱失土的责任,不由冷笑道:‘皇帝是不懂军事,难道连算数都不懂吗?’

果然,只听昭武帝阴测测道:“元帅,朕觉着你有必要解释一下永宁的问题。”

李浊赶紧跪下,叩首道:“敌兵逾百万之众,而我边军仅二十余万,捉襟见肘啊陛下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