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五三一章 做敞篷车的皇帝真拉风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李三虎倒下以后,杀戮终于告一段落。来不及打扫战场,齐军便南下增援追击的袍泽。

秋雨静悄悄地下着,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,就像一张无色的大网,网住了整个牧野原;天空也是灰蒙蒙、暗沉沉的,像古老的住宅里,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。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云片,就像屋顶上破落的百粉。

荒草遍地的旷野上,躺着无数具无头的尸首,鲜血从尸体的创口缓缓流出,与天空落下的雨水混为一体,将黄绿色的野草染成了淡淡的红色。血水最终与踩得稀烂的泥土搅合在一起,散发出一种令人心悸的怪异味道。

方才还杀声震天的战场上,却被一种寂静的死亡气息笼罩了……

……

但战斗并没有结束,只不过换了个地方,换了种方式罢了。

秦雳护着昭武帝仓皇向南逃窜,为了避免队形被冲散,他命令龙骧军毫不留情的斩杀着靠上来的溃军,心里却要滴出血来一般。

从军十几年,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兵败如山倒,不管平日多么英勇、多么顽强的兵士,都是满脸的张皇失措,心里只剩下了一个‘逃’字!为了能跑得更快,他们早就抛掉了手中的兵刃、脱掉了身上的铠甲,已经彻底沦为一群毫无反抗能力地溃兵。

十几万的溃军中。能把队伍完整带回的,只有他和李浑而已。

他一边为友军叹息,一边也在暗自庆幸:‘若方才遭到攻击的是我们,那龙骧军说不定也要溃不成军了吧!’转瞬却又为这想法而羞愧不已……

胡思乱想间,便听到部下惊喜的大喊一声:“是成亲王!”秦雳霍然抬头,便见着阴雨迷蒙的天际间,有一面金灿灿的大旗在迎风招展。那旗上狰狞地黑色猛虎张牙舞爪,仿佛在无声的嘲笑着丧家之犬般地龙骧军。

秦雳哈哈一笑。长声道:“孩儿们打起精神来,可别被五殿下和京山军的弟兄们看扁了!”兵士们轰然应诺,以更快的速度、更整齐的阵型,向那面大旗奔去。

不止是龙骧军,所有的败兵都看到了那面大旗。那种巨大的惊喜,就像沙漠中的旅人看到绿洲一般。仿佛一股暖流流遍全身,将逃窜二十里所带来地疲惫一扫而光。

双腿重新注满力量的兵士们。很快便跑到了京山军阵前……

他们奇怪的看到,京山军阵地前面,密密麻麻的插着许多小旗,这些小旗围成了两个并排着的口字型,口字里面却空无一物。

还有许多京山军的兵士站在小旗前,一齐大喊道:“所有人都不许越过,从中间的缺口通过!”

听到了京山军的命令,本来就满怀着感激和愧疚官兵们自然乖乖听话。从两个‘口’字中间地通道跑了过去。当然,经过那些小旗的时候,兵士们免不了要猜测一番,这到底是八门金锁阵,还是九宫八卦阵?

等通过了这神秘的大阵,又听着京山军的传令官大喊道:“不许停!继续往河边走。到河边大营休息!”兵士们只好继续迈步往南边跑去。

……

接到马奎的报告,秦雷便率军全速北上,还没有走出十里去,许田终于带来了确切情报:‘几十万齐军,从八个方向包围了大部队,预计现在已经开战!’

秦雷当机立断,命令部下停止前进,就地组织防御。

把那个神秘的阵型捣鼓完,便见着仓皇逃回来地骑兵,这些是命好没有被大部队裹挟住的……

不一会儿。溃败回来的秦军满满多起来。就像一股浑浊的洪流,随时可能撞上那大阵。秦雷赶紧让部下一齐喊‘从缺口通过。’又怕他们停下脚步。阻挡后面的溃兵撤退,秦雷又让手下喊了第二句:‘不要停。’

他和他的京山军,在十万大军危难之时逆流而上,为溃败的同袍构起一道坚固的防线,这种充满情义的举动,让每一个看到那面王旗的兵士都由衷地感激,自然乖乖听话……

这道堤坝为泥沙俱下地洪流挡住了泥沙、减缓了流速。当溃兵们通过京山军阵地后,他们的情绪终于缓和下来,奇迹般地恢复了镇定和秩序……

但他们已经手无寸铁、身无片甲,根本不能回身助战,只能羞愧的回望一眼京山军的背影,一步三回头的离去。

……

秦雷沉默的骑在站马上,静静地望着远方,在跑过去三四万人之后,他看到了第一支队形完整的友军——是穿着蓝色盔甲的天策军。他也看到了众将簇拥中的李太尉。

李浑也看到了他,但在这种情形下相见,老太尉自然面上无光,朝秦雷不无尴尬地点点头,便催促队伍加快速度,通过了京山军的阵地。

“大老爷,咱们留下来帮忙吧?”李虎说出了一众将士的心声。|||||

翻翻白眼,李浑痛心疾首道:“儿郎们已经累坏了,他们连三成战力都发挥不出,留下不是给京山军添乱吗?”看着族中子弟怪异的目光,李浑又讪讪的狡辩道:“老夫不是不帮忙,我的意思是等着咱们休息好了,恢复了实力再回来。”

‘那黄花菜也凉了……’众将心道。但天策军以李浑的马首是瞻三十年,早把他的话当成了圣旨。虽然不情不愿,但还是缓缓的离去了。

秦雷低声咒骂一句,便把目光转回了北边。一刻钟以后,又跑过了一两万人,他终于看到了那顶奢华的大轿子,虽然轿夫已经增加到了一百人,但这庞然大物实在太重了。所以仍然落在了后面。

当銮舆到达大阵前,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……两个口字形夹出的通道虽然很宽。但昭武帝的銮舆更宽,根本无法通过,还将通道堵住,让后面的军队无法通过。

京山军将士一边将銮舆拦下,一边赶紧通报秦雷。

护卫皇帝地御林校尉是六殿下,自从在军演上被人蹂躏,他一直很低调。但低调不代表对小兵兵也有好脸色,他拨马上前,对拦路的小军官倨傲道:“让开!”还状做不经意地用马鞭,点了点头盔上的金黄璎珞,那是他郡王身份的象征。

“对不起殿下,陛下的銮舆太宽,没法从这里通过。”挡道的乃是沟里捞上来的秦顼,这家伙命大。只是震昏过去,修养两天就重新归队了。

“不就是些破旗吗?”秦霑不耐烦道:“拔掉不就得了!”说着声色俱厉道:“你不知道挡驾是死罪吗?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?!”都这时候了,他还想给秦雷破点脏水。

秦顼心思灵活,一下就明白了六殿下地歹意,便一声不吭的抿着嘴,却坚决不让道。

秦霑怒骂一声道:“什么东西也敢挡道!”便狠狠一鞭抽在了秦顼头上。

秦顼却纹丝不动。若不是他脸上多了道红色的鞭痕,秦霑还以为自己抽空了呢。

见对方毫不畏惧,秦霑认为自己受到了蔑视……他最受不得这个了,顿时火冒三丈的扔掉马鞭,抽出佩剑,嘶声骂道:“叫你狗仗人势!”便要举剑斩杀这个蔑视自己的贱种。

“拦下他!”一声低喝从阵后响起。早就快气炸肺的京山兵们如闻仙音,齐齐举起了铁槊,将秦霑等人团团围在中央,还大喝一声道:“杀!”声音如银瓶崩裂,吓得六殿下险些握不住剑。

秦霑稳定下心神。便看见秦雷骑着黑色的巨马缓缓过来。他顿时没了气焰,垂下宝剑小声道:“五哥。”

秦雷阴着脸过来。冷哼一声道:“马上滚过去!敢碰一根小旗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秦霑吓得一哆嗦,回头看看那巨大的銮舆,似乎借到些胆量一般,微微提高嗓门道:“父皇地銮舆怎么办?”

“该你屁事?”秦雷面色不善道:“再不走我帮你!”眼下形势十万火急,没工夫跟他磨叽,秦雷的口气十分得不好。

秦霑表情十分尴尬,但终是没有勇气对抗强大的兄长,只好低头骑马走了,不再管什么銮舆不銮舆的。

秦雷把视线投向大轿子上的太监道:“先把轿子抬到路边,别挡道。”

那太监是皇帝地跟班,自然不太怕他,满面陪笑道:“殿下说笑了,哪有陛下给臣子让道的说法?”

秦雷却没工夫跟他聒噪,冷冷道:“三个数不动,就杀了你。”

太监面色一滞,色厉内荏道:“殿下是在威胁陛下吗?”对于这些领导秘书来说,狐假虎威就像喘气一样平常。

话音未落,一支羽箭便射穿了他的胸膛,难以置信的捂着汩汩冒血的胸口,他嘶声道:“不是……三个数吗?”

“孤改主意了。”秦雷放下手弩,说着看一眼众轿夫道:“你们也要三个数吗?”心中却暗叹口气道:‘这么短的距离都能射偏了,看来雨天的影响是不小。’他原本只是打算把那太监的帽子射掉……

轿夫们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,赶紧将大轿子抬到道边,给后续部队让出通道。簇拥着銮舆的御林军自然跟过去保护皇帝,而原本紧跟在后面的龙骧军则径直通过了军阵……在京山军地身后停了下来。

……

秦雷拨马到了銮舆边,抓住段栏杆便翻身上去。一脚踢开轿门,带几个手下便进了皇帝地‘移动行宫’……

但见原本富丽堂皇地‘御书房’内一片狼藉:花盆、灯台、圆凳、炭盆倒了一地,还把精美地地毯烧了个大洞。看来为了追求速度,轿夫们牺牲了稳定……

太监宫女们正在抓紧收拾,就见着秦雷进来了,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,给成亲王请安。

“陛下呢?”秦雷沉声问道。|||||

“陛下有点晕轿。正在卧室里休息呢……”领班太监小意答道。

秦雷抬腿便往里去,那太监赶紧起身拦住道:“陛下在休息。您还是等奴婢通禀一声吧……”却被石敢一把拉到一边。

推开房门,秦雷果然看见昭武帝面色苍白地躺在大床上。屋里有浓重的异味,地上还有呕吐过的痕迹,看来皇帝陛下是真的晕了。

卓言正在伺候皇帝喝水,闻声倏然起身,挡在秦雷面前道:“殿下,您要做甚?”他以为秦雷要趁机谋逆呢。

昭武帝也被惊醒。却没有卓言那么担忧,面色激动道:“雨田吾儿,快救驾啊!”

秦雷看他懦弱窝囊地样子,顿时想起了牧野原上枉死的几万官兵,怒火腾地蹿起来,狠狠地一捶门框道:“明明一个怂包,偏要逞什么能干!”

昭武帝明显一愣,似乎是第一次被人骂。但人在屋檐下。哪有不低头,更何况是以‘隐忍’闻名的皇帝陛下,他硬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父皇知道错了,悔不该当初不听你的忠言啊!”

怒哼一声,秦雷的胸脯剧烈的起伏,显然是在极力压抑翻腾的怒火。

昭武帝飞快的一寻思。便咬咬牙道:“只要你把父皇保护回国,朕就封你为太子!”

秦雷厌恶地皱眉道:“同样的话你说过几遍?”

昭武帝还以为秦雷是在讨价还价,猛地一捶床道:“我回去就逊位给你,我当太上皇,如何?”

“稀罕!”冷笑一声,秦雷终于把怒火压下去,沉声道:“请陛下下轿上马,这玩意儿不适合逃命!”

见他无意于自己的皇位,昭武帝大松口气,又听他让自己上马。不由为难道:“朕不会骑马……”

“先下去再说!”秦雷没好气的卓言道:“把陛下背下车去!”又对石敢道:“找辆大车过来。”

……

所谓的大车。就是板车……

见到自己的新座驾后,昭武帝抗议道:“朕是一国之君。怎么能坐这种东西呢?”

“要不你就下地走。”秦雷已经决定了,虽然没法杀了这个罪人,但这辈子都用这种语气跟呀说话了,爱咋咋地!

能屈能伸的昭武帝顿时降低了要求:“这下雨天的,总得有个顶子吧?”这个要求不过分,秦雷便让卓言也上车,好给皇帝打着伞。

秋风一吹,世祖烈皇帝又打个寒噤道:“冷……”太监们赶紧把他地金黄色锦被取来,给皇帝陛下裹上。

皇帝还想再提点别的要求,秦雷却不耐烦的挥挥手,敞篷马车便缓缓的开走了……

世祖烈皇帝陛下便裹着一床被子,打着一柄油纸伞,哆哆嗦啰嗦地坐在拉草料的板车上消失在众人地视线中,绝对千年秦氏皇朝中唯一享受过这种待遇的一位。但这与他后来的传奇人生相比,简直不值一哂……

值得一提的是,自始至终,御林军都静静地看着,没有任何人表示异议,可见他们也很赞同成亲王的处置方法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