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五三三章 不见鬼子不挂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一般来说,成功人士都要着书立说,像赵无咎这样万人敬仰的军中偶像,自然不能免俗。赵老头本来打算写本《赵子兵法》,无奈俗务繁忙,根本静不下心来升华理论,只好退而求其次,将这些年行伍生涯的实践经验原原本本写下来,辑成一本详细教人如何征兵、号令、行营、作战的教科书,名唤《武经总略》。对武人来说,倒比《孙子》更实用。

这书对当时的武器装备也有详细记载,其中就有对‘地下之雷’的描述……先在敌人的必经之道上挖一大坑,埋入‘一硝二磺三木炭’所制的火药,上面覆以碎石,战时以盘香引爆。便可‘石屑漫天,威猛绝伦,触之者非死即残,尤擅克制骑兵。’

不过在百胜公的认识中,这玩意儿‘极易受潮、雨雪霜露皆无所用。’且‘固不能移,仅爆一次尔’所以并不推崇。

但秦雷今天要百战百胜公大人实实在在上了一课,告诉他地雷不一定怕水;缺陷虽然不能避免,关键还是看怎么用。

……

在经历最初的震撼之后,百胜公迅速恢复了冷静,通过仔细观察,他发现秦军的地雷不是点火燃发的……虽然停了雨,但地上仍然潮湿无比,什么引线都不能燃烧几十丈的距离。

虽然不知道原理,但他猜测秦军地地雷应该是踏上去或者拌上去引爆的。因此命人在缴获的秦国军马中,拣一些老弱病残的,命人在后面驱赶着,想要将面前的地雷阵趟开……

其实绕开这片地雷阵才是最明智的选择,但开战以来,他已经退到了极限,也让到了尽头。眼下图穷匕见、胜券在握。身为当世第一名将的骄傲,怎能容许他逃避对面毛头小子地挑战呢?

‘百马阵’的效果看起来不错。军马不时将地雷引爆,越靠近秦军阵前,爆炸就越密集。但战马被隆隆的爆炸声吓得四处乱窜,有所遗漏是难免的。

待三百多匹战马死的死,跑的跑,把地雷阵趟了个七七八八后,赵无咎便下令鱼腩部队——驻防军列队进攻。在《武经总略》中。就把驻防军的作用定性为‘内则剿匪平乱,外则为大军开路’,大军便是百胜军和边防军。可见在赵无咎的军事思想里,驻防军就是一些消耗品。

单拿这次秦齐战争来说,从开战到现在,齐国一共阵亡十三万左右,其中就有十一万的驻防军……

‘消耗品’自然毫无士气可言,要想让他们乖乖听话。必须用相当数量地军队监视威逼。这种趟地雷的活计,作战督战人数比居然达到了骇人听闻的一比一!

五千驻防军战战兢兢的在前面开路,小心翼翼的踮着脚走道,仿佛怕踩到蚂蚁一般。五千百胜军队平举刀枪在后面押送……哦不,百胜公说是‘压阵’,又一次踏上了已经一片狼藉的地雷阵。

经过两次践踏。地雷阵自然威力大减,除了零星爆炸之外,大部分的驻防军都安然无恙。

百胜军见状,也放心大胆的列阵跟进,在没有任何顾忌……

……

虽然后来地爆炸又密集起来,但咬牙也就冲过去了。仅仅付出了三五百人的代价,驻防军便顺利的通过了地雷阵!将士们大喜过望,嗷嗷叫着举枪冲向秦军,只要他们击败对方,便会全部被提拔为边防军……这意味着更高的军饷。更大的活命机会。在这种诱惑之下。从军官到士兵,统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斗志。

“迎敌!”伴着京山军小队长们地号令。兵士们纷纷扳动手中的劲弩……方才下雨的时候,他们的弩弓全部用油布裹着,放在辎重队防水防潮的箱子里,原本不打算在这次战斗中使用,可谁让天晴了呢?

沉闷的弓弦声连绵响起,无数锋利的弩箭激射而出。京山军用的可是破甲弩弓,虽然潮湿的空气影响了激发的力道,但对付缺乏甲胄护身地齐军,已经是牛刀杀鸡了。

惯性以为今天大家都不用弓箭,是以齐军地防护很不够,猝不及防间,便割麦子一般地倒了一片,但在督战队地威慑下、‘晋升边防军’的激励下,他们仍然顾头不顾腚地往前冲。

秦雷毫不怀疑儿郎们会轻松击败这些乌合之众,所以他将目光越过了齐国驻防军,投向不远不近跟在后面的玄甲步军,那才是齐国的精华所在。

眼见着百胜军已经到位,秦雷轻舒口气,举起了带着锁链手套的右手。

“兄弟,你这些玩意儿真过瘾呀!”看着阵前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齐军,大皇子也认为‘地下炮’已经放光了,便摘下了塞耳朵的棉花。

秦雷耳朵塞着棉花,根本没听见他说什么,自顾自的猛然放下了右手。

身后不远处,便有等候多时的黑衣卫,点着了竹管里的引线……|||||

……

据京山军绝密军工档案记载,有一种威力强劲的地雷名唤‘随心地雷炮’,是用生铁铸成圆形,大的可装火药一斗,小的装药三五升不等。装药后,用硬木做成‘法马’塞住口,分三根引线装入一支长竹竿内,事先选择敌人必到之处,埋于地下将竹竿一头露于我方。等敌人进入这一地区时,依号令点火引爆,可以做到精确打击。

又有一种‘无敌地雷阵’,乃是预先将各种地雷甚至是火药装进一个个箱子里,然后将其深埋三尺,用‘随心地雷炮’的方法,数个联环于地下。一旦点燃印信,顷刻之间众火齐发。炸声如雷,可大量地杀伤敌群人马。

这次是秦雷亲自设计,他将整整两大车军火,掺上大量地砂石,分装进二十多个箱子里。光那些保护引信的竹管,就如蜘蛛落网一般的复杂密集,目前也只有秦雷才能胜任这项繁复的工作。

因为‘无敌地雷阵’布置在了三尺以下的土里。是以未免被地表的爆炸波及……

……

百胜军将士正放心大胆的前进,只感觉脚下猛地一颤,令天地失色地白炽火光顿时剥夺了所有人的视觉!紧接着一声惊天动地地巨响,轰然爆发的气浪,将整个地面都掀了起来!

随后便是遍地开花,铁屑横飞,火焰冲天,许久不能停歇……

五千呈密集队形的边防军。顿时被炸飞了八百,重伤了两千,其余人也麦秸似得躺倒一地,被冲击波震得七窍流血,上吐下泻,没有个三五天恢复不过来……

望着残肢断体、血肉横飞的场面。赵无咎的脑中嗡嗡直响,心脏砰砰狂跳,但觉着天旋地转,猛地向后倒去,若不是周围站满了人及时扶住,就要倒栽葱摔出去了。

周围人大声朝他吆喝着什么,但赵无咎思维一片混乱,什么也听不进去。只觉着鼻孔一热,便有两行鼻血流了出来……

……

可怕的气浪不仅扯碎了阵中齐军的身躯,也把京山军震得东倒西歪。有下盘不稳地。甚至一屁股在了地上……这还幸亏面前密密麻麻的驻防军挡住了大部分冲击波,否则伤亡在所难免。

黑甲骑兵躲得远远的。听到爆炸声响起,便纷纷催动战马向前冲刺,不一会儿便从军阵的两翼杀出,踏着满地尸体的滚烫地面,向齐军发动了坚决的逆袭。

龙骧骑兵早被秦雳命令听从京山军的调配,也紧紧跟在黑甲骑兵的身后,席卷着冲了过去。

齐军已经被接连地爆炸惊得失魂落魄、士气低落。望着漫卷而来的大秦骑兵,不由自主的后退起来,再没有起初的嚣张气焰。

因为百胜公暂时被震懵,武之隆接替了指挥。身为当代兵法大家,武之隆深知此时的军队都极其缺乏凝聚力和使命感。齐军又不像秦军那样,有严刑峻法震慑。所以往往顺风仗打得有声有色,可一旦遇到较重的伤亡或打击,便很有可能稳不住阵脚,令人瞠目结舌溃散。

看着面如土色地众兵丁,武之隆知道己方的心神被夺,斗志全无,若是强要迎头而上,很有可能会导致战阵被破,引发溃败,唯有暂避其锋芒、重整旗鼓才是正理。他没有赵无咎那么多体面顾忌,便下令最前方的三千长矛兵暂且上前抵挡,大部队则原地重整。

……

黑甲骑兵们在五十丈开外,便纷纷从怀中掏出连弩,不停歇地向对冲过来的齐军射击,将缺乏盾牌保护的齐军射的七零八散。

离敌军还有七八丈,秦军收起了连弩,将夹在臂窝中的铁槊持在手中,稍一调整,便向齐军刺了过去,白刃战开始了……秦军的铁槊画戟要长于齐军的长矛兵,又有无与伦比地冲击力。且齐军还缺乏拼命地勇气,战局不出所料的一边倒。

事实证明,长矛兵虽然可以克制骑兵,但一定要组成军阵,依靠集体地力量,一盘散沙似的各自为战,是根本无法与骑兵抗衡的。

黑甲骑兵与随后跟上来的龙骧骑兵,对着松散的齐军,展开了一场近乎完美的屠杀。没过多长时间,便将这三千长枪兵干掉了五百多,其余的溃败而逃。

杀得起兴地骑兵们刚要衔尾而追。却听见身后‘铛铛铛’的鸣金之声。黑甲骑兵便毫不犹豫的勒住马缰,大摇大摆的撤回了己方军阵之前。龙骧军虽然觉着可惜,但怎能在友军面前落了大殿下的面子?也跟着撤了回来。

“兄弟,怎么让他们撤回来了?!”大皇子用尽力气大吼道。

已经取下耳塞的秦雷,捂着耳朵叫道:“小声点,我听得见。”

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见……”大皇子声嘶力竭道。

秦雷心道:‘这台词怎么这么熟悉啊……’便打消了分说的念头。指一指远方,让秦雳自己看。|||||

顺着秦雷地指点。秦雳看到齐军原本散乱的旌旗重新稳定下来,人头攒动地混乱景象也不见了,这才知道,对方已经从短暂的惊慌中恢复过来。便大吼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指指逐渐黑下来的天空,秦雷也大叫道:“撤。”就算地面不那么泥泞,秦雷也不想尝试以三万骑兵对抗十倍与己的步兵军阵……方才是仗着新式武器,才让赵无咎吃了个闷亏。现在地雷都用完了,不跑还等着百胜公请吃饭吗?

……

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没有月亮,只有点点星光。

秦雷骑马立在高坡之上,安静地看着部下有条不紊的撤退。北边有条断断续续的火龙,那是齐军燃起地火把,他们正在一步步的逼近,却没有贸然追击。

老大已经恢复了听力。但嗓门仍然十分洪亮:“兄弟你神了,今儿过午说只要守到天黑,就能安然脱险,我还当你宽慰我呢。”

秦雷呲牙一笑道:“没办法,齐军的生活条件太差。”这个年代贫富分化相当悬殊,穷人们连饭都吃不饱。夜盲症非常普遍,因此以贫苦大众为兵源的齐军,到了晚上就抓瞎。

但秦雷深知其害,京山军的食谱里经常有苹果、肝脏之类的食物,完全消灭了‘雀蒙眼’。大皇子虽然不知道如何针对治疗,但他爱兵如子,想方设法为部下改善伙食,是以龙骧军中夜盲症也不算太多。

“干嘛不搞他们一下?”听完秦雷的解释,秦雳粗声道。

“我们的目标是安然撤退,必须克制住进攻地欲望。”秦雷沉声道:“而且百胜军不会夜盲……”大皇子闻言仔细望去。果然见着身着玄甲的百胜步兵。站在了齐军队伍的最前排……

在夜色的掩护下,两位皇子的部队顺利的脱离了阵地。向着南边地大河撤退。按照计划,他们将在那里过桥渡河,然后烧毁浮桥,彻底与追兵说拜拜……当然,前提是一切顺利的话。

……

花开数朵,各表一枝。

把时间退到这条早晨,秦军大部队遭到袭击以前。

昭武帝派破虏、铁甲二军担当前锋。因为齐国主攻秦军中路,这就给了他们宝贵的反应时间。

沈潍的铁甲军中,有一万的重装步兵,这些人平时的地位并不高,但现在却成了的六万前军的保护神……他们结成了厚实的军阵,庇护着身后的轻重骑兵,使整支队伍得以从惊慌中摆脱出来。

待结阵完毕,两人便指挥着部下,想去救援中军。但昭武帝地仓皇逃窜,让形势彻底崩盘,两人知道无力回天,也不敢再靠近,只好后军便前军,继续向北开进。

北边是秦国地腹地,难道他们昏头了吗?当然不是,两人清醒得很,他们猜测对方为了保证战役的突然性,九成没有惊动牧野城里地两支禁军。而且他们也不相信,齐军有能力同时在两个战场开战。

所以他们推断北边应该是安全的,准备北上与牧野城的军队合流……粮秣充足的十万大军,应该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。

还是那句话,希望是好的,但能实现吗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