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卷 架海金梁 第五四八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,此言前路之艰也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不出秦雷所料,秦军安然无恙的过了燕侯谷,一直到牧野城都没碰见一个齐兵。

牧野城上,当看到大秦的旗号,噤若寒蝉的守军简直难以置信,一面紧锁城门,一面报与四位将军知道。

不一会儿,四人便跑上城头,只是打眼一看,便知道不是假货。但为谨慎起见,还是请二位殿下上前说话,待见到真人后,这才把心放进肚子里,吩咐手下打开门。

望着缓缓打开的城门,秦雳冷哼一声道:“一群懦夫!”

秦雷笑笑,淡淡道:“惊弓之鸟罢了。”

说话间,沈潍、车胤国、罗云、徐载武四人便从城中迎了出来。

“末将拜见二位殿下。”四人齐齐施礼道。

秦雷翻身下马,微笑颔首道:“舅舅和三位将军请起。”

秦雳却没他这么客气,冷哼一声,便策马往里走。当走到四人身边时,他突然又勒住马缰,睥睨着站在一块的罗云和车胤国,语带嘲讽道:“二位大人可把榻扫好、食儿备好了?”

两人臊得满面通红,只好讪笑道:“已经准备好了……”

秦雳又哼了声,自顾自的进去了,再也不搭理二人。

秦雷拍拍车胤国的肩膀,微笑道:“二位将军多多包涵,我大哥就是这么个脾气。”两人连称不敢。

沈潍上前笑道:“这牧野城城深墙高、粮秣充足,大军入城后。终于睡个安稳觉、吃顿饱饭了。”

“能吃一辈子吗?”身后传来李豹不屑的声音,这家伙浑身裹着纱布,只露着眼睛鼻子和嘴巴,样子十分地好笑。他昨天挨了十几刀,要不是盔甲精良,十条命也保不住了,哪能像现在这样。躺在大车上说风凉话。

秦雷微微皱眉,便把李豹下面的话憋了回去。只要是经历过昨天和前天的大起大落。无一例外,都对秦雷心悦诚服、毕恭毕敬。

就像赵无咎担心的那样,随着那一场大败,百胜公积攒一生的威名,倒有小半转化成了秦雷巨大的声望。

见桀骜不驯的天策将领,在成亲王面前都跟小猫似得温顺,几位将军暗暗心惊。对秦雷地态度也愈发恭谨起来。

……

牧野城府衙内,秦雷简单的洗漱一把,便换身干净些地战袍,叫上秦雳一道去了前厅。

车胤国几个正招呼李龙、杨文宇等一干将领喝茶,见二位王爷进来,赶紧起身恭声道:“二位殿下,酒菜已经备好,请王爷与诸位将军入席吧!”

“将士们都安顿好了吗?”秦雷轻声问道。

“回禀王爷。营盘都是现成的,虽然没有荤腥蔬菜,但粮食有的是,粳米饭配菜汤,一准儿管饱。”车胤国拱手道。

点点头,秦雷看一眼面前的大圆桌。只见上有八珍八馔、甲鱼乳鸽,还有上好的黄河大曲、泰山醇酿,把个偌大的桌子摆的满满当当,一丝空隙都不留。呵呵一笑道:“很丰盛嘛!”

秦雳却垂下眼皮,径直越过饭桌,在大案右首第一位坐下。

几位将军面面相觑,心道:‘难道这位爷嫌饭太糙?’罗云便开口解释道:“知道王爷要来,我们几个已经是挖空心思,张罗这顿饭了。可这敌后之城,交通断绝。比不得京里食材丰沛。还请二位殿下多多包涵。”

“是呀殿下,就这王八还是小地们今早晨从河里捞的呢。”车胤国小声道。

秦雳却根本不理睬。把车胤国几个晾在当场,好不尴尬,讪讪道:“王爷,还是先吃再议吧?”罗云也赔笑道:“是呀!大伙都饿了,再说待会饭菜也凉了。”

“你们饿了吗?”秦雳看一眼下首端坐的诸将,面无表情道。

众将感觉出王爷要借题发挥,但与四位将军交好的也是大有人在,一时间既有人点头、也有人摇头。

“给在座的一人一碗粳米饭,也包括我。”秦雳面陈似水道:“还有那个什么菜汤,也一人来一碗。”说着看一眼秦雷道:“兄弟你是吃酒席,还是粳米饭?”

秦雷苦笑一声,揉揉肚子道:“你都这样说了,我还有的选择吗?”说着便要在秦雳下首坐下,却被他伸手拦住,指向大案道:“上首坐。”

秦雷摇头道:“你是兄长,还是你上座吧!”

秦雳二话不说,起身拉住秦雷的胳膊,把他按到大案后坐下,站在一旁道:“有道是鸟无头不飞、人无头不走。咱们十几万军队困居敌后,又与陛下失去联系,自当有个领头的出来,带着咱们一道走出困境,脱险回国。”

众人都不是笨蛋,顿时恍然,大殿下之所以一见面就敲打四位禁军将军,原来是为了压下他们地气焰,为推举首领扫平障碍。

但大殿下说的合情合理,确实要统一领导一下,改变原先一盘散沙的情形,便纷纷点头称善。|||||

见众人不反对,秦雳便接着道:“那大家畅所欲言,推举一下吧!”

众人心道,看来大殿下是想让成亲王当这个头,但也有别样心思的……要知道成亲王于危难之际做中流砥柱、牧野原一战击败天下第一名将,虽然尚不能取而代之,但称大秦第一却不遑多让。

若是再把困境中的十几万大军带回国,那还不立刻成为架海金梁一般地人物。巨大地声望将是陛下和老太尉都无法企及的。

虽然大家都很佩服成亲王殿下,也认为他是最称职的人选,但人人心里一本帐、都有自己的小九九,‘称职’、是一回事、‘合不合适’却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便有人出声道:“这还用商量吗,太尉大人德高望重,乃是大秦的三军统帅,当然应该以他老人家为尊了。”众人一看。说话的乃是天策军地副将李龙。果然交情是交情,到了关键时刻。还是要向着自己人的。

他一说完,李家几个副将便纷纷附和,那架势绝对是非太尉大人莫属。

秦雳一拍桌子道:“一个个说话,别整得跟鸭子下河似地!”说着看向自己的副将秦平道:“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?”

秦平会意起身道:“太尉大人自然是众望所归,但他老人家偶感风寒,已是卧床不起,无法履行统帅职责。所以还是另请高明吧!”说着朝两位殿下拱手道:“二位王爷皆是天潢贵胄、勇冠三军,可谓一时瑜亮、难分轩轾。是以末将以为,应该由二位殿下联合统领。”

“放屁!”秦雳瞪眼道:“你不知道蛇无双头、军无二主?我主动让贤,推举五弟为统帅!”他原本以为是水到渠成地事儿,想不到竟然如此周折,火气自然上升,先拿着自己属下撒气开了。

秦雷脸上闪过一丝无奈,但转瞬又消失无踪。

秦平哪敢再聒噪。小意陪笑道:“末将附议、末将附议。”便乖乖坐下,不敢再言语。

见秦雳自动放弃资格,众人心里透亮,这就是要五殿下和太尉大人争了。五殿下地劣势是资历太浅,仅凭一战不能服众;而太尉大人则干脆躲起来不露面,所以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。

就在众人沉默的当空。徐载武站出来道:“末将推举太尉大人,成亲王固然卓越,但似乎还不到二十吧……”后面话不用说,众人也知道。

“那就表决吧!”秦雳皱眉道:“同意成亲王地坐左边,不同意的坐右边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直沉默不语地成亲王突然开口道:“我有个建议。”

秦雳只好住嘴,让秦雷先说道:“太尉大人德高望重,理应请他老人家挂帅。”

“你……”秦雳一下子急了,却听秦雷摆手道:“大哥先听我说完。”

说着双手搁在案上,正襟危坐道:“但是他老人家既然病了。就得好生调养。这么大年纪了。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大秦的天还不得塌下一半来?”秦雷两眼微眯。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,沉声道:“所以孤王建议,应由老太尉领衔,这是毋庸置疑的,但应该再找个人,负责具体指挥行军打仗这些杂物,以免影响了老太尉的静养,那可是谁也担待不起的!”

老大听明白了,哦!原来老五不想为了个虚名,而跟下面人撕破脸。便接话道:“我看可以,就奉老太尉为北路行军总管,成亲王殿下为副总,负责具体指挥事宜,节制主将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龙骧军和京山军的将领自然无异议,沈潍、车胤国、罗云也表示同意。

见众人都看自己,徐载武撇嘴道:“别看我呀!只要他们老李家的同意,我当然不会自找没趣。”

天策军地几个头目交头接耳一番,李龙点头道:“可以,但须得保留太尉大人节制副总的权力。”

秦雳还没说话,秦雷先开口道:“可以。”便算是达成了协议。

……

既然名分已定,秦雷便不再客气,沉声道:“诸将听令。”

秦雳带头,二十几员高级将领沉声应诺道:“请殿下吩咐!”

秦雷向南拱手道:“诸公推举孤为副总,总揽兵事。秦某本应惶恐谦让,然值此形势为难之际,某虽不才,却仍然义不容辞。”说完威严的目光扫过每一张面孔。话锋一转道:“但让我要这个副总,就须得各位令行禁止,不得擅自行动,但有抗命者,定斩不饶!如果各位有意见,可以现在就提。”

“我等并无异议。”众将齐声拱手道。

秦雷沉声道:“好,我等齐心戮力。同舟共济,定能走出危局。”

“是!”

“好了,各自回营、好生休养去吧!等待孤王地命令。”秦雷起身道。

“遵命。”众将行礼之后,鱼贯退下。|||||

“王爷,这酒席怎么办?”见客人都走了,车胤国苦笑道:“总不能浪费了吧?”

“给伤兵们送去吧!”秦雷起身微笑道。

“那您和大殿下呢?”

“粳米饭配菜汤!”秦雳没好气道。

秦雷抱歉的笑笑,便与老大携手离去。

……

一回到后院。进了厢房,秦雷的脸顿时拉下来,坐在炕头上一言不发地揪笤帚。

秦雳知道是自个自作主张,引得五弟不快,便拱手赔笑道:“兄弟莫怪啊!我就是想着快刀斩乱麻,把这事儿给彻底办成了。”

“结果呢?”把笤帚头一根根的揪下来,秦雷面色不善道:“成功了?”

别说。秦雳还真怕秦雷拉下脸的样子,讪讪笑着,小声答道:“算是半成功吧!”

“半成功?”秦雷使劲揪着笤帚,看上去有些咬牙切齿:“你没听说过,什么叫‘行百里者半九十’吗?”

“此言末路之难也。”秦雳小声道。

“这事儿你该跟我先商量一下。”秦雷叹口气:“弄得我措手不及。”说着把半秃的笤帚一扔,拍拍落了一身地黍穗。起身道:“今儿这事,你操之过急了,我的大哥呀!”

秦雷知道,秦雳一直深恨军中拉帮结派、门派林立,甚至将‘八大禁军制’引以为亡国之祸源。无时无刻不想将军权收于一人,结束这种令人憎恶地内耗,但是老大的行事太过激进,只能适得其反。

“我就不明白了,这些人怎么啥时候都忘不了争权夺利呢?”狠狠的一拍桌子,秦雳气呼呼道:“这让公忠体国的人。怎么办事?”

摇摇头。秦雷将被老大震倒地空杯子正起来,又提壶给他添杯白水道:“大哥知道什么是政治吗?”

“什么?”秦雳没好气道:“我最烦这两个字了!”

“政治就是做买卖。”秦雷不以为意地笑笑。在秦雳对面坐下道:“换个通俗的讲法,就是讨价还价。”

“这个说话倒蛮新鲜地。”秦雳喝口水,呵呵笑道:“那么复杂的东西,难道真能用做买卖解释了?”

“万物是一理啊!”秦雷颔首笑道:“简单化之,便是买卖双方,都希望得利最多,吃亏最少,这是本性。”

“哪有那好事儿。”秦雳摇头道:“总得有人吃亏吧!”

“对,所以要各退一步。”秦雷微笑道:“政治的本质便是妥协。”

“妥协?”秦雳揪着胡子道:“难道就是漫天要价、坐地还钱,然后让买的卖的都赚点儿?”

“不错。”秦雷点头笑笑道。

“其实还有一种。”沉吟良久,秦雳突然咧嘴笑道:“强买强卖!”

秦雷闻言一愣,旋即哈哈大笑道:“不错,遇上买强卖弱则强买;遇上卖强买弱则强卖。”说完定定地望着秦雳道:“你觉着咱们够资格强买强卖吗?”

秦雳一时语塞,不得不点头道:“不错,应该妥协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兄弟两个陷入了沉默。

好半晌,秦雳才开口道:“你还没回答我呢,我哪儿操之过急了?”

“其实呢,”秦雷掸一掸衣襟上的浮灰,微微一笑道:“原本我就是实际上的首领,只是没有名分罢了。”

“名不正则言不顺。”秦雳不服气道。

“这下言顺了,”秦雷笑骂一声道:“却请了个祖宗在我头上。”说着起身低声道:“要是维持原状,我鸟他个老……太尉?”想起那是秦雳地外公,秦雷赶紧改口道,却也把下面要说的话,生生打住了。

“好吧!算我多管闲事了。”不耐烦的挥挥手,秦雳也起身道:“以后当好看家狗,不乱拿耗子了。”说完便扬长而去道:“歇着吧!不用送了。”

“没打算送你。”秦雷笑着送到门口,掀开门帘道:“我让人把粳米饭再给你送去?”

秦雳回头朝秦雷眨眼笑笑道:“算了吧!我回去冲糊糊喝。”说着便扬长而去。荣军农场生产的各种口粮虽然专供京山军,但秦雳想要些还是有的。

“虚伪。”秦雷笑骂一声,望向秦雳的目光却变得晦明晦暗起来。

方才他之所以把下半截话头掐断,便是因为突然意识到秦雳和李家地关系,然后霍然惊觉,今天老大这番折腾,受益的不止是李家,还有他秦雨历本人!至少把自己从最高首领位上挤兑下来,让自己不会超过他太多……

再联想下出关前,这家伙拉架的事儿,那就是用他秦雨田的钱,买他秦雨历的好啊!

再回想下从前那次闹翻,秦雳心中顿时疑窦重重,双手抱胸,目光直直望向高高的苍天,喃喃道:“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呢?还是他大智若愚,大奸似忠了呢?”

……

“王爷,该吃饭了。”见王爷迟迟不肯结束石化状态,石敢只好小声提醒道:“饭菜都凉了。”|||||

秦雷这才从神游太虚的境界中回来,点点头,进了屋一看,桌上是小鸡炖蘑菇,还有一摞炊饼,不由问道:“那两碗粳米饭呢?”

“那饭已经凉了,跟砂子粒似的不中吃了。”石敢轻声道:“王爷要吃我就让他们热热在给您端上来。”

“吃个屁。”秦雷翻翻白眼,便拿个炊饼,就着鸡汤大吃起来,一边吃一边还含混道:“给我看好门,别让人进来了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