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卷 架海金梁 第五五三章 雕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天空中乌云密布,如泼墨一般,空气仿佛已经凝滞,仍然没有一丝风。

厢房内,武兆已经醉卧在桌边。看到他如此不胜酒力,刘守备一咧嘴,露出一口稀疏的大黄牙,呵呵笑道:“这么怂啊!不过也好,给俺省功夫了。”再看一眼醉态可掬的武先生,刘守备的口水都快留下来了,心中那个得意、那个难耐啊……就别提了。

但他毕竟是个中老手了,不像毛头小子那般急色。反正猎物已经到手,也不急着进一步动作。斥退了仆役小厮,从身后的柜子中取出珍藏的虎鞭人参酒,倒一盅‘吱溜’喝下去,又捧着个油滋滋的蹄髈,大口撕咬起来,总要吃饱喝足才好大显身手不是?

虽然摆出一副老鸟模样,但刘守备毕竟是个热情的家伙,怎么忍心让武先生久等。三下五除二,便将个蹄髈消灭了个七七八八,还接连喝了七八杯虎骨酒,将肚子填饱、将血液点燃了。

心满意足地拍拍肚皮,刘守备颤巍巍起身,走到了武兆边上,伸出油腻腻的大手,将他的脸蛋子托了起来,仔细端详起来。许是醉酒的缘故,武先生惨白的脸色好看了许多。白里透红的,摸起来竟有些粉嫩的感觉,让刘守备爱不释手,用粗粝的手掌反复摩挲着……把武兆的腮帮子越磨越亮……大抵是沾了油的缘故罢。

摸着摸着,口水便留下来了。一脸猪相的刘守备擦擦嘴巴上地哈喇子,挠头笑道:“真他奶奶的过瘾啊!这回绝对要胜过前一次!”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熊熊烈火,弯腰便把武兆打横抱了起来,一边端详半晌,一边情不自禁的用酒糟鼻子闻遍他的头脸,直到透不过气才抬头呸呸道:“他妈的。酒味真重……”

话虽如此,却仍然对武兆爱不释手。将他抱到大床上小心搁下,那模样就像抱着自己的新娘,要多爱惜有多爱惜。

……

刘守备把武兆搁在床上,极其熟练地将其衣裳扒掉,显然是‘善解人衣’的老前辈。

武兆那一丝不挂地身子便坦露在刘守备面前。仔细打量着他白花花的裸体,刘守备啧啧有声的品鉴道:“真是细皮嫩肉啊……”说着把他的身子正过来翻过去,一丝不苟的检查一遍。掩不住的震惊道:“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肌肤光滑的中年人,除了今天地鞭痕,再没有一点伤疤!”不由诚惶诚恐起来,扪心自问道:‘万一弄坏了不就是暴殄天物吗?让俺从哪再到第二个去?’

但实在按捺不住‘见猎心喜’的瘙痒,思想斗争了好半天,他还是决定择日不如撞日,今儿就把这事儿办了!

主意一定,刘守备便不再犹豫。他从床下拖出个带着松香味的木桶,再倒进去些热水,伸手进去试了试温度,着实被烫到一下。便一边向手上吹气,一边舀一瓢凉水进去。

将木桶里的水温调试正好,他又从床底下拖出个大箱子。打开取出块洁白的棉布,放在水里浸透了,拧一拧,竟然开始给武兆擦拭身子。动作出奇的悉心细致,就连小鸟也不放过。

待把武兆全身擦净后,他再从箱子里找出个精致的小铁盒,把盒子打开,里面是些白色膏状的东西。取一些在手里搓开了,刘守备便将其均匀地涂抹在武先生的全身,同样连小鸟也不放。

把这道工序做完。刘守备从他的‘百宝箱’中取出第三样东西。乃是一把锋利的剃刀,就着武兆那一身白沫。熟练的为其刮起了体毛……二十年前参军那会,他参的是火头军,干地就是给猪牛剃毛的差事,再加上这几年给人剃毛惯了,自然熟能生巧。虽比不得庖丁解牛,但也是驾轻就熟,不一会儿便将武兆的头发、胡须、眉毛、腿毛、汗毛、腋毛……剃了个干干净净,就连小鸟也没放过。

再用湿布擦洗一遍,武兆兄的浑身上下便如去了壳的鸡蛋一般洁白光滑,把个刘守备喜得看了又看、摸了又摸。

……

好半天才想起正事儿,刘守备从箱子里掏出个长方形的小盒子,打开取出一支极细的画笔,再取出七八个瓶瓶罐罐,一溜摆在面前,那是不同颜色的染料。

举着笔在染料罐上悬着,刘守备开始愁眉苦脸的构思起来……

正所谓‘人不可貌相、海水不可斗量’,谁知道看上去粗鲁不文的刘守备把总,乃是家传地年画艺人。他从八岁开始学习,在当兵前终于熟练掌握了这门艺术,并在多年后将其推陈出新为‘人体年画’!

唯一不好地一点在于,他肚子里墨水有限,只会画些诸如‘春牛图、岁朝图、嘉穗图、戏婴图’之类的传统样式,并不能即兴创作。是以所谓地构思,也不过是将脑子里的样式排列组合罢了。

好在刘守备是个干脆的人,他托着腮帮子寻思片刻,便敲定了构图,开始在武兆身上挥笔作画。虽然不会新花样,但胜在把老营生烂熟于胸,不一会儿便把武兆白嫩嫩的身子画的花花绿绿、满满当当。|||||

仔细一看,那是一个个或是活灵活现、或是憨态可掬的大小动物,足有七只之多……乃是左青龙、右白虎、老牛在腰间、龙头在胸口、中间一个大老鼠,腚上还有对鸳鸯鸟!

这就叫绘描。先把用线条打底,接下来才好比着雕刻上去。

抽出一把纯钢的百锻小刀,一丝不苟地比着刻画起来。一手雕刻、另一手也没闲着,只见他的左手用画笔。把不同的染料填进刀雕出来的口子,这样既能上色、又能止血,实在是一物两用。

他的手法极为纯属,速度也是极快。不到一个时辰,便完成了大半……

就在这时。天地间突然亮如白昼,紧接着一声闷雷炸响,把刘守备吓得一失手,雕刀便落在地上。

噼里啪啦的雨声便响了起来……

……

“大人,下雨了!”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,紧接着有人大喊道:“咱们场院上还堆满了稻子呢!”

刘守备顿时从艺术世界中挣扎出来,恼火地喝骂道:“早不下晚不下。偏偏这时候下雨!”依依不舍的放下雕刀,把那身女人衣裳往武兆身上一盖,便愤愤地起身走了出去……个人爱好虽然重要,但坏了差事可就再也没机会玩了。

大门忽的打开,风雨声便裹挟着潮湿的气息冲了进来,刘守备接过手下递上的蓑衣,怒气冲冲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把那些猪猡都叫起来!”手下人赶紧下去传令。

“真晦气!”刘守备紧了紧蓑衣的领子,怒骂一声。便大步买入雨幕之中。偌大的厅堂中,只留下玉体横陈、花花绿绿的武兆一人躺在那儿……

……

“下雨了!”守卫举着火把冲进来,没人声地嚎丧道:“都快起来,把场院里的粮食收了!”

劳累一天的战俘们困倦欲死,睡得跟死猪一般,那是这点动静可以吵起来的?

火烧火燎的守卫顿时火冒三丈。一边尖叫道:“拆铺啦!都起来!”一边用带着铁箍的木棒劈头盖脸乱打一气:“妈的!还躺着,猪猡!”

跟着这种有威势的喊声和棒打,充满了汗臭、粪臭和湿气地空气里,很快地就像被搅动了的蜂窝一般骚动起来。打呵欠,叹气,叫喊,找衣服,穿错了别人的鞋子,胡乱地踏在别人身上,乱七八糟、鸡飞狗跳。

“别穿了。淋不死你们这群秦兽!”撵鸭子一般地将囚犯赶出去。还不忘威胁“冲跑一粒粮食,统统三天别想吃饭!”

半裸着、甚至赤裸着的战俘们被披着蓑衣的守卫撵到村东头地场院上。将一捆捆等待打场的稻子,往村西头的仓库里背去……

雨越下越大,很快就像瓢泼一般,浇得战俘们根本睁不开眼。背着稻捆在雨幕中跌跌撞撞,不时有人下饺子一般的跌倒,就再也爬不起来。

四周看守的齐兵虽然穿着蓑衣,却也看不清七尺以外的光景,只能胡乱舞划着棍子,在雨中没人声的大叫道:“都他妈起来!少一粒粮食就别想吃饭!”场面就像一千只鸭子下河一般混乱。

大雨中,有俘虏动了心思,神不知鬼不觉的靠向路边,把稻捆往地上一扔,便往村外跑去……虽然没有事先商量、风雨如注之中也无法相互知会,但仿佛心有灵犀一般,扔到稻捆跑路的囚犯越来越多,他们都有一般的心思:哪怕逃出去也是人生地不熟,却也强似在这里被累死、饿死、折磨死!

‘咔嚓’,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际,把黑暗地夜空霎那照亮,也让那些趁夜色逃窜地身影纤毫毕现!

“犯人逃跑啦!”眼尖的守卫顿时惊声尖叫起来。

守卫们慌忙去追,但混乱地场面已经失控,所有的俘虏都扔下稻捆,开始四散逃窜起来!

……

雷声过后黑暗再次降临,天地间又一次被雨幕遮盖。

失去目标的齐军守卫,深深恐惧于混乱的局面,纷纷举起棍棒、拔出腰刀、见人就打、见人就砍,只要是不穿蓑衣的,统统都会遭到攻击。

这种色厉内荏的虚张声势,很快被凶悍的秦国俘虏察觉到,他们突然意识到,这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!

“反了!反了!弟兄们反了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