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卷 架海金梁 第五六九章 一个人的传奇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沈青率领着本部五千人马子时出发,连夜进了太行山中。

黑漆漆的夜空中挂着寥落的几颗星,暗淡的星光下是崎岖陡峭的山间小道。且为了避免暴露行踪,他不许部下点火掌灯,全军五千人完全是摸着黑在向前行进。可能除了基本消灭夜盲症的京山军,当世再没有军队敢于在这种情况下行军。

沈青走在队伍的最前头,用无数次夜晚拉练造就的火眼金睛,辨认着前进的方向,为队伍在头前带路。他的身后是手拉着手的第三师官兵,五千将士就这样小心翼翼、略显蹒跚行进在大峡谷的山路中、栈道上、桥梁间。一路上跌跌撞撞、不免有许多崴了脚、闪了腰的兵士,只能坐在道边歇息,等待晚些时候上来的医疗队收容。

但那些不慎掉下深渊的,却永远找不回遗体了,只能让这莽莽太行埋葬英烈的忠骨。

有人说一支军队的性格,由其第一任主官的性格决定,此话却有几分道理。在沈青以身垂范之下,第三师的官兵吃苦耐劳,忠诚沉默,对痛苦的忍耐力要超过任何一支部队,对上峰命令地执行力也要超过任何一支部队。

据《京山军军史》记载,羊肠坂一战,第三师一共出动了五千零一十四名官兵,战后报阵亡四百三十七人,但在羊肠坂堡垒内,只找到了二百一十一名将士的遗体。即是说,牺牲于夜行坠崖地第三师将士。甚至多于在战斗中阵亡的……

那二百二十六名长眠于青山之间的大秦将士,同样配得上‘攻陷羊肠坂’的无上战功!

……

大约寅时中,在经过两个时辰的艰苦跋涉后,沈青终于带着他的第三师到达了大河口古堡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消灭了堡内的三百守军。唯恐有人趁夜色逃脱,在稍事休整之后。沈青便催促队伍火速前进,务必在半个时辰内赶到十几里外地羊肠坂堡垒。

山地急行军是要付出极大牺牲的。那二百多坠崖身亡地将士,大多便折在这一段路上。

就连沈青也脚下一绊,摔了个鼻青脸肿。他拒绝了副官停下就医的建议,胡乱从衣服上撕下块条布,堵住长流的鼻血,便继续向前奔行。

统领大人这种玩命精神,大大鼓舞了队伍的士气。行军速度愣是又加快了一成……当他们赶到羊肠坂时,城头上刚刚响起喧天的喊杀声。

在漆黑的夜晚,仅凭着点点星光,第三师地将士仅用了不到三个时辰地时间,便行完六十里崎岖的难行的山道,不得不说是一个军事史上的奇迹。

……

当沈青率领部下赶到城堡下,正好看到吊桥轰然落下。他便指挥着部下,趁势掩杀了进去。

大军如潮水般涌进城里。给了城中刚刚集结起来的齐军极大的心理压力。尽管齐军的人数仍然占优,但士气却已经在一惊一乍中降到了最低点。勉强组成的阵势松松垮垮,与士气如虹地秦军甫一碰撞,便立时溃不成军!

见齐军不堪一击,秦军鼓足余勇,拿出所剩无几的体力。发起了猛烈的攻击,砍瓜切菜一般,将齐军打得连连后退,不一会儿便退到了后城门。也不知是谁带的头,有齐军开始往坪上逃去……不能及时斩杀逃兵,这就是没有督战队的坏处。

胆怯和溃逃像瘟疫一般,在齐军阵中蔓延开来,很快便发展为成建制逃跑。就算有铁心抵抗的,也被溃兵冲击地立不住脚。更多人见大势已去,便纷纷丢下武器跟着逃出了城堡。

本来已经疲惫不堪的京山将士。见状精神为之一振。如风卷残云一般驱逐了城内所有的齐军,关上了后城门。

随着那两扇大门缓缓关闭。号称‘不可攻占’的羊肠坂堡垒沦陷了。

……

但城内仍有来不及逃窜的残敌需要肃清,尤其是城门楼上杀红了眼的齐军,根本不顾秦国援军对后翼的攻击,一定要把已经躲进城门楼中的秦国老鼠杀光。

别动队幸存地将士已经全部撤到了二楼。换一种说法……便是留在一楼的全都战死了。

二层城楼主要用于安放辘轳和绞盘两大机械,能插脚地地方本来就少,塞进五十几个官兵便已经是人挨人了……但即便空间再大,也不会有更多地幸存者了,这连伤代残五十三个别动队员,便是撤进城门楼时的全部,其余将士在门外时便已经全部阵亡了……

……

不知什么时候,太阳升起,驱散了山间地薄雾,将光明和温暖还给了山谷中的生灵。

此时是初冬,这羊肠坂堡垒在群山环抱之中,能见到金光闪闪的太阳,至少已经是卯时末了。

城中的喊杀声终于渐渐平息下来,京山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付出一百多条人命,才将城墙上的上千敌军肃清。随着最后一个顽抗的齐军倒下,城堡中终于只剩下秦军了。|||||

疲累欲死的京山军将士,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,他们抓紧时间熟悉城防,搬出武库中的守城器械安放在城堡四周,在援军到来之前,他们要顶住坪上和十八盘齐军的反扑。

……

直到天光亮了,三师的官兵才看到统领大人满脸擦伤。左眼肿胀、鼻子上还堵着两条暗红色地破布头,与他往日干净利索的形象大相径庭。

看到众人怪异的目光,沈青才想起自己的脸蛋在地上搓过,赶紧把堵着鼻子两条布头拽下,又想用手背抹抹脸,但一碰到脸上的伤口,便痛得嘶嘶倒吸凉气。

医务兵赶紧上前。想要为统领大人处理一下伤口,却被沈青伸手挡住。沉声问道:“别动队的伤员都救治完了?”

医务兵摇头道:“还没有,他们几乎是人人带伤,医疗队全部出动,还是忙不过来。”

“那你还待这干吗?”沈青想要板起脸,无奈面皮一动便生痛,只好作罢。

“大人,您的脸?”医务兵委屈巴巴道。

“赶紧滚蛋。”不耐烦地挥挥手,沈青没好气道:“我已经定亲了,不担心娶不上媳妇。”

……

撵走了一片好心的医务兵,沈青便顶着一张满是伤痕地脸蛋子,在城墙上巡视起来。却与一个捂着脸,满世界找医官的游骑兵准尉迎面碰上。

对于冲撞了上校大人,那准尉却毫不在意,呲牙笑笑道:“沈大人劳驾了。知道哪里有空闲的医官吗?”

这没大没小的举动,可触怒了视军规高于一切的沈统领,不悦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哪一部分的?”话说牧野原大捷后,所有参战官兵的军衔都普调了一级,不少功勋显赫地还上调了两级。是以单看军衔。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。

“大人别生气,我是秦淇水。”准尉这才羞羞答答的放下左手,露出半边面庞,果然是大名人秦淇水。

一见是这位活宝,沈青顿时没了怒气,笑骂道:“你小子,捂着脸干什么?”此人乃是京山军中的异类,触犯军规如家常便饭,几乎把京山军的刑罚尝了个遍。为了整治他,许田甚至琢磨出了许多不在军规上的酷刑……譬如说扒光了衣服倒吊一天一夜。但这家伙比蟑螂还要顽强。无论受多重的刑罚。不出几天便又活蹦乱跳,且依然我行我素。继续违规犯法……

但这家伙的军事素质太强了,在精英荟萃的游骑兵中也是首屈一指,让人着实又爱又恨。若是依着军法官秦寿地意见,早就把这害群之马撵出军营了。可秦雷不这么看,他动用了统帅令牌,为秦淇水颁布了一条特殊的军规:除了触之则斩的军规,他可一概不遵守。

当然其余人也不必眼红,因为这条军规的开头有一句——凡是能将京山军所有非斩首刑罚享受一遍者,便可拥有此等待遇。只要您能有秦淇水那煮不熟砸不烂锤不扁碾不碎的好身板,一样可以享受此等待遇。

哦!还得有个亲王世子的显赫身份,至少得让人不敢下死手吧!不然军棍无情,当真以为是用来舒筋活血地?

……

不敬上官杖四十、顶撞上官杖八十,所以秦淇水能跟秦雷之外的所有将官嘻嘻哈哈!听见沈青问自己,秦淇水苦着脸道:“唉!毁容了。”说着把另一只手轻轻张开,让沈青看一眼脸上细密的伤口,便重新捂住了。

“才半边呢。”沈青指指自己的脸,苦笑道:“我这全毁了的都不急,你急什么?”

“我的大人啊!”秦淇水翻白眼道:“你本来长得就不咋地,现在只是更不咋地了,没有人会觉着遗憾的,”说着愁眉苦脸道:“可我这张完美的脸蛋要是毁了,中都城的姑娘们会伤心欲绝的。”

对于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地家伙,沈青也是无可奈何,只好岔开话题道:“沈冰呢?怎么一直没瞧见他?”

“唉!”秦淇水这下子笑不出来了,低头道:“沈大人身被十三处伤口,其中还有两处贯穿伤,连肠子都出来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沈青心一沉,连声道:“在哪里?快带我去看看。”

“大人还是不要去了。”秦淇水耸耸肩膀道:“我刚从那边过来。医官们正在给他手术呢,没有一个时辰是弄不完地。”

“唉!”沈青重重一拍城垛,双目无神地望向远方,喃喃道:“万一……让我怎么跟婶娘交代?”他与沈冰是堂兄弟,两家关系向来很好。

秦淇水轻声道:“沈都司吉人自有天相,不会有事地。”

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此时终究不适合感慨,沈青很快收拾情怀。指了指身后道:“那边可能有医官,你去碰碰运气吧!”说着便继续前行。好心提醒道:“不过别抱太大希望,伤号太多了。”|||||

谁知秦淇水挠挠头,怪声怪气道:“算了不治了,留着更有男人味!”便摇摇晃晃下了城楼,不知干什么去了。

沈青笑笑没有说话,正因为这家伙本质不坏,王爷才会纵容他在军中横冲直撞的。

……

齐国人没有夸张。在守备森严的情况下,羊肠坂堡垒确实是无法攻破的。

闻讯赶回来的齐军想要夺回城堡,无奈没有任何攻城器械,连光滑如镜的羊肠坂都很难爬上去,又何谈攻城呢?徒劳地尝试几次,白白丢了几百条性命,齐军主力便撤了下来,应该是去打造些云梯之类的简单器械。再重新来过。

倒是从城中逃到羊肠坪,又从坪上重新杀下来地齐军颇为棘手。还是那个问题,与其他三面相比,城堡对着羊肠坪的一面,简直就是不设防。好在城中守城器械俱全,什么滚石檑木油锅之类的应有尽有。给了守卫后墙的官兵极大的帮助。

虽然有些手忙脚乱,但直到援军上来,齐军留下了一千多具尸首,也没能攻破后墙。

……

正午时分,罗云率领着鹰扬军出现在羊肠坂,一切悬念都结束了。

所有人都认为无法攻克的羊肠坂堡垒,却在一夜之间归了京山军。这对秦军将领的震撼是超乎寻常地……虽然秦雷取得过牧野原大捷,但那毕竟靠老天爷帮忙,颇有些胜之不武的味道。所以众将虽然承认王爷乃是将才,却仍然没有把他与赵无咎放在同一档次上。

望着城头飘扬的黑虎咆哮旗。随后赶到的禁军将领们彻底服了。长叹一声道:“天下英雄,唯殿下与百胜公也!”

能折服这些桀骜不驯的将领。并不单靠这一仗。这只不过是个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罢了……

将士们不会忘记,是谁在全军溃败的危难时刻挺身而出,挡住了齐国几十万大军的去路。

将士们也不会忘记,是谁用铿锵有力地声音,说出了:“既然进是死、退也是死,何不双手劈开生死路,一刀斩断拦路虎!”

将士们更不会忘记,是谁在大战中铁胆雄风、临危不惧,在十倍敌人的夹攻中,也没有让军旗后退一步,使苦战中的官兵始终没有溃散,这才捱到那神奇的时刻……

将士们还不会忘记,随后一两个月的神奇之旅,二十万大军居然如入无人之境,席卷了大半个齐国,最后更是将其首都围困,逼得齐国君臣签订城下之盟,停战赔款,礼送侵略者出境,这是何等风光啊!

可即使到了这一步,将士们对王爷的能力仍然不踏实,毕竟万夫莫开地羊肠坂上,还有五万精锐齐军,根本就是死路一条。

如果不能安然回国,那成亲王之前所做的一切,都不过是镜花水月,没有任何意义。

却见王爷弹指间如画龙点睛,羊肠坂天险便换了主人!

也把这一百天来的日日夜夜,全都变成了一个人的传奇!

……

“我等叩见王爷!”当那挺拔的身影出现在羊肠坂,二十六万军民齐刷刷五体投地,俯首叩拜成亲王殿下。

天地间,只有秦雷一人傲然挺立尔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