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卷 架海金梁 第五七零章 暮然回首,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已经把齐国观察团打发回去,秦雷便换下了那身拉风的亲王戎装。重新穿一套黑色的连身山文盔甲,外罩猩红色的大氅,腰悬一口包着鲨鱼皮的宝刀。除了那盔顶所插的红色天鹅翎,刀柄所饰的金十字护手,看上去与普通军官并无二致。

他扶着腰刀,一路铿锵而行,沿途的官兵用最炙热的目光望着他,如松涛般向他单膝行礼。

秦雷已无须再用华美的服饰,证明自己的超凡,他本身已是超凡。

……

当他到达羊肠坂堡垒,太阳已经将要落山,最后的余晖返照在山谷之中,给雄伟的城堡镶上一层瑰丽的金边。

众将早在城堡门口恭候,见到王爷的身影便齐齐行礼道:“拜见王爷。”

“免了吧!”秦雷笑眯眯地点点头,与大皇子携手进了城。

没有去安排好的住所,他便直接往城楼上去了。阶梯上湿漉漉的,显然是刚刚冲洗过,却仍能看到斑斑点点的暗红色血迹。

靴子踏在阶梯上,发出‘吧嗒’的轻响。他伸出手,在护墙上轻轻一抹,手指上便多了点淡红色。将那红色送到鼻端嗅一下,秦雷低声道:“伤亡如何?”

“回禀王爷。”沈青已经把脸收拾干净,伤口上也贴了膏药。跟在秦雷身后轻声道:“别动队阵亡了二百四十名官兵,余者个个带伤,其中还有十来个怕是伤重难愈了。”

“这么多……”秦雷心中不由一颤,失声道。

“若不是别动队承担了最惨重的损失,”沈青声音低沉道:“我们第三师就是全陪进去,也无法拿下这羊肠坂天险。”说着向秦雷一叩首,高声道:“卑职给别动队请首功!”

“这个孤晓得。不用你提醒。”沿着甬道在城墙上漫步,秦雷沉声道:“沈冰和马奎怎么样。听说他们都受伤了?”

“是地。”沈青面色一紧道:“沈冰身被十几创,连肠子都流出来了;马奎的左臂没了,也说不出是谁伤的重些。”在当时,这两种情况都是可以致命的,除了尽心救治之外,还要福大命大才能活下来。

“只要有一线可能,尽量救活每一个人。”走到西面的城墙上。秦雷双手扶着冰凉的城垛,缓缓道:“给别动队双倍抚恤,这是他们应得的。至于活下来地,记集体特等功一次吧!”特等功除了无上光荣之外,还有二十个光荣积分,足以让这些官兵的退役金增长两成。

“王爷英明。”沈青朗声应下道:“只有对勇士进行褒奖,才会有更多地勇士站出来。”

“这话里有话呀!”秦雷突然失笑道:“第三师地将士也不能亏待呀!”稍微寻思片刻,便拍板道:“多发一半的抚恤,计一次集体二等功吧!”二等功便是五个光荣积分,也是很丰厚的奖赏了。

沈青这才欢喜道:“属下谢王爷厚恩!”

“没什么厚恩,”秦雷也不回头,摆摆手道:“也是他们应得的。”

沈青刚要谦逊几句。但王爷已经转换了话题,只秦雷悠悠道:“十八盘上的朋友怎样了?”

“上午攻了一阵,但咱们的援军一上来,便退下了。”沈青赶紧回话道:“他们没有攻城器械,也就发动不起有效地进攻,看起来士气低落地紧。”

望着逐渐黯淡下来的羊肠山路,秦雷紧一紧大氅,轻笑道:“但愿他们带了足够的干粮。”说着提高声调道:“严防死守,不许放一个齐军过来。”

“是。”众将齐声领命,有人小声问道:“要是有谈判的呢?”

“三天之后再说。”秦雷转身下了城楼。轻飘飘丢下一句道:“到时候比较好谈。”众将莞尔。

……

回到沈青为他准备的房间。秦雷脱下脏兮兮的战袍,洗了个难得的热水澡。待从澡盆里出来时,外面已经繁星满天了。

穿一身干净的棉袍,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感觉身子有些发沉,脖子也十分酸痛,看面前地石敢也有些重影,使劲摇摇头,轻声道:“什么事?”喉咙一阵阵的刺痛,声音也有些嘶哑。

“王爷您没事儿吧?”石敢沉声道:“怎么看着有些微恙呢?”

烦躁的摆摆手,秦雷闭眼道:“没啥,就是这俩月累的,少废话,说完正事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“是。”石敢赶紧禀报道:“一刻钟前,终于将羊肠坪的残敌肃清了,共俘获齐军七千五百余名,罗将军请示王爷,该如何处置?”

“他们什么意见?”秦雷伸手指指床上,嘶声道:“给我拿床褥子盖盖,有点冷。”

看一眼屋里两个大炭盆烧得正旺,石敢无声地叹口气,便将床上地褥子取来,一边轻手轻脚的给王爷盖上,一边小声道:“几位将军的意见也不同意,罗将军和车将军想带回去开矿,徐将军和李将军嫌麻烦,想直接坑了。”无意间触到王爷的皮肤,石敢低呼一声道:“这么烫……”|||||

“杀俘不详,留在这费粮,都不妥。”微微晃动下脑袋,脖子便咯吱吱的乱响,秦雷长舒口气道:“告诉罗云,把俘虏全撵到十八盘去,让辛稼奘替咱们烦去。”

“是。”石敢轻声应下,又禀报道:“还有一桩。连坪上带堡里的军营,最多只能容纳七万人,其余人今晚要露营。大殿下请问,明天需不需要修建营房?”

秦雷点点头,轻声道:“要建,这里以后就是我们地了,全当前人栽树。后人乘凉吧!”

“是。”石敢恭声应下,担忧的看秦雷一眼道:“王爷。请大夫来看一下吧?”

“睡一觉再说。”秦雷撑着扶手起身,步履沉重地走到炕边,石敢赶紧扶着王爷躺好,给他盖上被子,又压上褥子,这才吹熄了油灯,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。

“不要跟人乱说。”黑暗中传来秦雷沙哑地声音:“一切照旧好了。”身为一军统帅,是不该这个时候病倒地。

……

但病来如山倒,挡也挡不住,一百个日日夜夜的忧思竭虑、辗转难眠,早就耗光了他地精力;又一直如普通士兵一般的行军开伙,没有得到过休息,体力也早就透支,其实在上京城外时。便已经不舒坦了。

只不过重任在肩,一直靠股心火压着罢了。此时脱离险境,心神一松,病情便显现了出来,终将生龙活虎地成亲王殿下摁倒在床上。

半夜里,石敢担心他的身子。又悄悄进屋瞅了瞅,却见王爷紧紧裹着被子,在一个劲儿的打哆嗦。赶紧点着灯一看,竟见他面色发紫,汗水淋漓,可不是病重了怎么地?

哪里还敢怠慢,石敢赶紧出去唤医官过来,隐隐约约间,还听着王爷嘶声道:“不要声张……”

一边往外走,石敢一边琢磨到底该找谁。到了屋外边。正看到了巡夜的公孙剑。心道:‘就他吧!’这位大侠是乐先生的高足,医术还是很了得的。

石敢一把将公孙剑拉近房里。将王爷的情况小声说一遍,公孙剑赶紧进去,望闻问切一番,便与石敢一道出来,小声道:“应该是正虐。”

“正虐?”石敢不太明白,小声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“就是打摆子。”公孙剑轻声道:“一般夏秋多发,但现在这季节也是有地,且更难治愈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石敢焦急道:“王爷还不想让人知道呢。”

哪知公孙剑并不慌张,反而一脸如释重负,让石敢心中不快。

见石统领面色不豫,公孙剑知道他误会了,拉着石敢的手往外走道:“到我屋里说去。”

“王爷怎么办?”石敢愤愤甩开他的手,恼火道:“你一不开方、二不拿药,却还有闲情逸致在这笑!”

公孙剑却只是笑,强拉硬拽着石敢到了自己房内,掩上门道:“疟疾虽然是重症,可那是对一般医者而言。”

石敢眼前一亮,惊喜道:“你有把握治愈?”

“那是。”公孙剑颇为自得道:“我师门有一剂丹药,名唤青蒿丸,专治正虐急症,包管药到病除。”

“那你还等什么?”石敢惊喜道:“王爷的万金之体可还受着煎熬呢。”

“不急于这一时。”公孙剑笑眯眯道:“这是个契机,能把我们一直挠头的那事儿给结了。”

石敢恍然大悟,狠狠一拍公孙剑的大腿道:“中啊!”两人便小声商量几句,一齐往供奉们住的后院去了。

……

人声嘈杂的后院内,有一片安静地角落,那是一间假山后的木质小屋,屋里点着如豆的油灯,将窗纸映衬的橘黄一片。

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在桌边,正双手支颐,定定望着一张黄纸出神,正是那牧野原上颇为反常的小个子侍卫。

城堡里人多房少,二百多位供奉住在后院地两排八间大瓦房里,就连公孙剑、夏遂阳这样的大哥级人物,也得在大通铺上将就着。

可奇怪的是,这位小个子供奉是个例外,虽然营房紧张,但石敢还是拨给‘他’个小单间,并安排了两个黑衣卫站暗岗,以免有人误闯进去。

更奇怪的是,对于这种特殊待遇,不仅小个子安之若素,其他供奉也觉着再正常不过了。‘他’到底是何方神圣呢?

小个子突然幽幽一叹,声音竟然比女子还要柔美,只见‘他’伸出纤细的手指,在桌上轻轻打着拍子,口中轻声哼唱道:“地之角、天之涯,可有佳人为我殇?我之后,有来生,一曲《凤求凰》,再奏待云裳……”

“我之后、有来生,一曲《凤求凰》,再奏待云裳……”反复的哼唱着这一句,小个子不禁痴了。泪水不知不觉滑落面颊,冲开脸上的黑灰,下面露出雪白的肌肤……

正在浅吟低唱着,便听到外面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,小个子立马警觉起来,赶紧擦擦脸上的泪水,将那写着歌词地黄纸小心收入怀中。又听外面有侍卫低声问道:“谁?”|||||

“我。”是石敢地声音:“我要求见王妃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