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卷 架海金梁 第五七三章 西归东狩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事情进行的十分顺利,在十八盘上挨饿受冻好几天的齐国军队,早没了谈判的资本。纵使有再多的不甘心、不服气,也只能接受无条件投降的命运。

……

当天下午,一队队持刀引弓的大秦士兵,便出现在王莽峡的入口。

第一个齐军百人队,赤手空拳,双臂举过头顶,瑟缩着身子,缓缓走出十八盘。一到达山口,便有一队士兵过来,大声命令降兵将腰带解下,互相把双手缚了。

齐军稍有怨怼之色,便招致秦军劈头盖脸的暴打,只好无奈的照做。

直到把这一百人都带下去,带队的秦军校尉才允许下一百人上来,效率自然谈不上高。冬天的日头又落得早,刚刚接收了两千左右,天色便已经黑下来了。

见进展如此缓慢,齐国联络官不由焦急道:“大人,不如变通一下吧!一次五百你看怎样?”昨天一晚上就冻死了二百多弟兄,若是今天还不下山,不知又有多少袍泽要变为冤魂,他怎能不着急?

“什么时辰了?”秦国校尉却一点都不急,耷拉着眼皮问道。

“回大人,未时末了,您看是不是……”联络官低声下气道。

“该吃饭了,今天就到这,”却听那校尉不耐烦道:“明天再接着弄吧!”

“大人,我们可撑不住了啊!”联络官急得就要给他跪下了。满脸哀求道:“请大人通融则个……”

“明天早些开始就是。”摸摸胡子,校尉轻飘飘的丢下一句,便转身离去了。

“那先给些粮食被褥也行啊……”联络官想要跟上,却被两把明晃晃地朴刀挡住,不得寸进……

“做梦……”

……

王莽峡中,上将军辛稼奘正坐在避风的山谷后,面前的篝火上。架着一个生铁头盔,头盔里正煮着某种美味。散发着牛皮的香气……

山前的消息很快传来,面容憔悴的辛将军沉声道:“秦雨田,欺人太甚了吧!”

“军门,跟他们拼了吧!”军队之中永不缺乏热血青年。

“拼?”辛稼奘冷笑道:“你要是敢下这道命令,信不信那些兵们就敢把你扭了,送给秦雨田讨碗饭吃。”

这时候的军队没有理想、没有抱负,就是抓夫当兵。当兵吃粮而已。为将者要想驱策这样地士兵,就必须以严刑峻法恫吓之、以钱粮军功诱惑之、以接连胜利鼓舞之。只有这样才会令士卒因心生畏惧而听令,因有利可图而卖命,因有生无死而追随,三者缺一不可。

而这其中,第三条乃是首要——蝼蚁尚且偷生,何况万物之灵长乎?若是有人胆敢放着生路不走而自寻死路,那是没人会跟随的。即使生路无比屈辱、苦难重重。也依旧不会例外。

反抗地声音终是少数,在发现应者寥寥之后,便也不再聒噪,默默地接受了悲惨的命运。

算了,好死不如赖活着啊!何况吃完皮带还可以吃皮甲……

……

齐军翘首以盼的。秦军磨磨蹭蹭的接收,一直拖到初十这天后晌,最后一批降兵才走出十八盘。

比起之前那些相互搀扶着还摇摇欲坠的降兵,这百十号人有明显的不同——一个个盔甲精良不说,且每个人都能站着走出来。

这群人一出现,疲沓多时的秦军立马精神起来,那坐在椅子上地校尉也站起,目光在降兵身上扫过,缓缓道:“哪一位是辛军门?”

人群一阵骚动,好半天才听到一声:“便是本将!”接着便有一位绿袍老将军。分开左右站了出来。

上下打量这浑身脏兮兮、胡子灰溜溜的老头子一阵。校尉呵呵笑道:“辛军门是吧!王爷有旨。您是一国侯爵上将军,应该得到符合身份的待遇。”

“哼!”辛稼奘掸一掸战袍上的灰尘,冷笑道:“多谢王爷青眼,但老夫败军之将,受之有愧,还是跟将士们住在一起吧!”

“末将会把军门的意思向上峰转达,”校尉仍旧笑眯眯道:“但在新的命令下达之前,您必须跟我走。”

“你……”辛稼奘气愤道:“我要是不走呢?”

“您好歹也是侯爵上将军,被绑着进城多不好呀!”校尉冷笑道:“还有你们这些军官,游击以上的都跟我走,不必去战俘营了。”

众将看向军门大人,只见辛稼奘铁青着脸道:“我要见成亲王,你现在就去通禀!”

校尉点头道:“这没问题,但左右是左右,一码归一码,您还得先跟我走。”说这话时,语气已经开始不善,显然有些不耐烦了。

辛稼奘知道,再说便是自取其辱了,看一眼身边的众手下,闭目叹一声道:“此战不利,皆是辛某一人之过,与诸位无关。”众将军闻言一齐跪下,满面戚容道:“我等岂敢推脱罪责于军门一人?”|||||

“我已老朽,心若死灰,能为诸位做地,也只有这些了。”缓缓地摇摇头,辛稼奘睁开双目道:“尔等听好,只管逆来顺受,切勿轻举妄为,为我大齐保留此有用之身!”说完便昂首阔步,跟着那校尉先行离去了。

身后是众将军惊天动地的恸哭之声,仿若诀别一般……

……

羊肠坂城堡中。成亲王下榻处。

秦雷已经基本痊愈,但身体地虚空却需要慢慢调养,一时间也无法应付繁重的军务,只好将权限下放,让几位将军分管各部,遇事向大殿下请示即可。

但没两天,缠绵病榻的太尉大人。竟然奇迹般地一夜痊愈了。当禁军大总管出现在中军大帐时,秦雳只好识趣地交出了权力。但李浑说自己年事已高。仍让秦雳负责军营中的日常事务,还怕他过于操劳,给他派了个叫李龙的副手……

老太尉‘摘桃子’地行为虽然不地道,但在成亲王不能视事的情况下,他李浑出面节制众将,也算是名正言顺地,谁也没法公开说什么。

但秦雳是个犟人。仍坚持每日晨昏向秦雷请示汇报,从无一日懈怠,倒把老太尉晾在了一边……

把日常的军务汇报一遍,秦雳清清嗓子道:“最后一批俘虏也已经到营,你还得拿出个处理意见来。”

“多少人?”石敢也不知从哪找来个大躺椅,铺上厚厚的被褥,秦雷便半躺在上面,与秦雳轻言细语的说话。

“四万一千多人。”秦雳沉声道:“其中还有四五千冻手冻脚。准残废了地。”

“这就是一万人啊……”秦雷地双手搁在膝头的棉被上,左手食指还裹着白纱布,那是云裳昨天为他修指甲地结果。看着手指上的白纱,秦雷长长叹口气,五味杂陈道:“怎么都麻木了?”

“是呀!从开战以来。双方伤亡超过五十万。”秦雳也不胜唏嘘道:“一将功成万骨枯,都够五十个将军成功了。”

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……”秦雷淡淡道:“五十万个家庭破裂,几百万人蒙受痛苦,几千万的国帑付之东流,这就是五十个将军成功的代价。”

“唉……”秦雳面色凝重道:“要不圣人说,千古兴亡,苦了的只是百姓啊!”说着呵呵笑道:“好在这仗一打完,又能消停好些年,也给百姓个喘气的机会。”

“然后呢?”秦雷面容萧索道:“十年八年后呢?双方休息过来再打?再让五十个将军成功?”

“我说兄弟。你怎么消沉了?”秦雳奇怪道:“是生病呢?还是……”压低声音道:“弟妹闹得?”

“都不是。”秦雷想笑却笑不出来。面容肃穆道:“不能让这种恶劣的循环再重复了,要在这代人结束它!”

“唉!兄弟有此志向当然好,但奈何国力无以为继啊!”秦雳皱眉道:“不歇个三五年,怎能把粮秣备好,怎能把新兵练好?”

“大哥只看到我们,”秦雷双目微眯道:“却忘了对手比我们更糟!我们在齐国境内游行一圈,他们不但今年的秋粮泡汤,还要拿出粮草赈济,否则民变四起,连明年地春耕都不要想了!”

心情激荡之下,秦雷的手微微挥舞着,声音也变得高亢起来:“如果我们给它时间,最多三年,齐国便可抹平这次的损失;但倘若我们不给他们时间,它就会一直陷入粮草不足,民心不稳的境地!”说着双拳一攥道:“彼时交战,何谈士气可言?”

大皇子静静听着,待秦雷告一段落,这才缓缓道:“依你的意思,这仗要接着打下去?”

“打!为什么不呢?”秦雷咳嗽几声,面庞也微微涨红,双目放光道:“现在南北两道关隘,都在我们手中,就像螃蟹的两个钳子,对着齐国地肚皮,想怎么夹就怎么夹,想何时夹就何时夹!”

秦雳也被他说的热血沸腾起来,狠狠一击掌道:“对呀!我们有雄关为依托,只要用精锐骑兵频繁袭击齐国,便可以一直使其不得安生,国力无法恢复!待我们兵精粮足之后,即可大军分南北出击,一战而定!”

“不错。”秦雷兴奋地点点头道:“关键是袭击要狠,最好每年夏秋都能游行一次。”

“这个我喜欢!”秦雳放声大笑起来。朗声道:“到时候我亲自带队,兄弟你可别跟我抢。”

“不会地,我对烧杀抢掠没兴趣。”秦雷微笑道:“但也别高兴的太早,要想达成这个目标,还得有两个条件。”

“我知道一个是楚国不插手此事。”秦雳笑着问道:“但第二个是什么?”

“第二个,要看赵无咎的……”秦雷靠在椅背上,轻声道:“去问问辛稼奘吧!看看那家伙在搞什么鬼名堂,不可能真的吐血而亡了吧?”说着便疲倦地闭上眼睛。显然是没精力了。|||||

“你不见他了?”见秦雷累了,秦雳便起身道。

“不了,你问问就行。”秦雷缓缓摇头道:“我这个样子还是暂时不要见人的好。”

秦雳这才发现,说了这一会儿话,秦雷便面色苍白,额头隐隐见汗了。“好吧!明天一早你就回壶关。在那好好修养一阵子。”

秦雷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

……

翌日一早,黑衣卫便把一辆大车驶到了小院门前。

云裳仍然一身男装,搀扶着秦雷从屋里慢慢走出来。看到那样式古怪的马车,秦雷轻笑道:“这是草料车改地吧?”

“嗯!”石敢颇不好意思道:“这山沟沟里啥都没有,只能把咱们地板车上搭个木棚。王爷就凑合一下吧!反正路也不长。到了壶关再换好地。”

“我不是穷讲究地人啊!”秦雷摇头笑道:“何况改的真不错,挺结实。”

“车轴上还加了避震呢。”石猛呵呵笑道:“特种营的手艺,王爷保准满意。”说着便打开车门,一股热气便扑面而来。

“哟!还很细心呢。”在两人的搀扶下,秦雷笑着上车。笑骂道:“但至于搁四个火盆吗,要把我烤成人干?”

“不是寻思着王爷大病初愈,受不得凉吗。”石猛一抹额头的汗水,讪讪笑道:“这就撤俩。”

“留一个就行了,浪费!”秦雷咳嗽一声道:“还有,把车外面的鸡零狗碎去了,真难看!”

“哦!”石猛挠头笑道:“这就取了。”说着嘿嘿笑道:“既然您要低调,那咱们京山军就不殿后吧?”

“可以,”秦雷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老太尉已经复原。就不跟他抢了。咱们先发。”大秦军队不成文地规矩,撤退时副帅开路。主帅殿后,有保护全军之意……离开上京城这一路,秦雷都是走在最后的。

……

因为有些个大车之类的辎重十分紧要,所以京山军特种营被安排在了队伍的前列,在开路的黑甲骑兵通过后,便轮到他们了。

十八盘是开辟在王莽峡悬崖峭壁上的古栈道,相传最早修建在唐代,后来毁于秦齐两国的战火,又重新修建。但样子并没有多大改变,仍然是一面峭壁、一边悬崖的九尺栈道,唯一地不同在于,在山道临渊的一面多了些拴着铁链的石桩,让来往行人安心不少。

兵士们用黑布遮住马眼,小心翼翼的拽着战马在山道上行进,山谷的北风呜咽呼啸,刮得兵士们面颊生疼。战马不安地打着响鼻,不时把道上地小石子踢到深渊中,发出瘆人的哗啦声,兵士们不由更加小心起来。

行进的速度可想而知……

秦雷的座驾在山谷中等着,一直到晌午还没动弹分毫。他还没说什么,云裳却有些待不住了,跳下马车去前面查看一圈,回来后脆声道:“道太窄了,前面行的比蜗牛还慢。”

秦雷点点头,无聊道:“确实挺烦人,小云裳有什么高见?”

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云裳娇笑道:“要不我把你背过去吧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秦雷也确实不想再等下去了,寻思一下道:“让石敢来吧!他肩宽个高,舒服些。”

云裳咯咯娇笑道:“遵命,我的爷。”便去把石敢唤过来。

……

十八盘上地车队缓慢挪动,车夫和兵士们大声抱怨吆喝着,场面十分嘈杂。突然,兵士们看到王爷的侍卫长,背着个浑身裹在被子里的人形物体。登上了十八盘的山道。

有老兵打趣道:“石大人,您这背地哪一位?不会是你媳妇吧?”

石敢一听这个火啊!刚要发作,却被被窝里地秦雷一拧后背,只好作罢。

倒是石猛看出了端倪,怒骂一声道:“胡老三,石大人也是你能调戏的?再胡说八道,扯烂你地嘴。”那胡老三已经是个兵油子了,听大人也不害怕。轻轻给自个一个耳光道:“不说了,俺给石大人赔不是了。”

石敢也不理他,只是埋头往前走。

“都闪开点路,别挨着石大人。”石猛粗声吆喝一句,特种营的车夫和兵士便纷纷闪到一边,给石敢让出了去路。

朝石猛呲牙笑笑,石敢便低头背着王爷,快步过了十八盘这四里多长地山路。

云裳紧紧跟在后面。扶着秦雷的……屁股,一直出了这段悬在半山腰上的山道,才出声道:“下来歇歇吧!我去找辆车。”

背着一百六七十斤走了这段山路,石敢也累得够呛,喘着粗气道:“爷。咱谢谢哈!”便听秦雷蚊鸣道:“当我是麻袋就成。”石敢点点头,便在云裳的帮助下,将秦雷放在道边的大石头上。

擦擦汗,石敢喘息道:“娘娘陪着王爷,我去找车。”

云裳点点头,小声道:“有劳石大哥了。”|||||

……

不一会儿,石敢便回来,小声道:“有车了。”便把秦雷背出这段崎岖的山路,一到宽敞的地段,便将他送上一辆气派地双驾马车。

石敢这才小心把被子掀开。却见王爷浑身大汗淋漓。不由惊讶道:“这是怎么了?又病重了吗?”

“被子捂的。”秦雷没好气道:“什么眼神?”说着石敢呢,自己的眼神先愣了。看看这车厢的四壁包着墨绿丝绒,地上铺着提花地毯,卧床、座椅和小机皆用金丝楠木制成,就连摆设也无一不是古玩玉器,珍贵无比,竟然是前所未见的豪奢。

一边躺在车里,秦雷一边淡淡道:“这车哪来的?似乎比陛下的銮舆都阔气呢?”

石敢呵呵笑道:“可巧了,正好碰上勾忌从壶关回来,还带来了镇东元帅的车驾。”

“这么说徐续也在关里?”秦雷闷声道。

“听说齐军大部出现在十八盘,徐帅便移防壶关口了。”石敢轻声道。

“硕鼠硕鼠,”秦雷闭上眼睛,轻声吟道:“无食我黍啊……”

听出王爷有情绪,石敢小声问道:“听说徐元帅在三里外恭候呢,王爷要见他吗?”

“废话。”秦雷翻翻白眼道:“他是一方诸侯,我们猛龙过江,能不拜码头?”

……

徐续是徐氏三公中地老幺,刚刚五十出头,生得短小精悍,胡子修剪的十分整齐,给人以宝刀不老的感觉。只是身上的元帅铠甲过于簇新,靴子也一尘不染,似乎太爱惜自己的仪表了,这是他给秦雷的第一印象。

秦雷打量他,徐续也在偷眼打量着面前地年轻人,……观之二十许,面容清瘦、棱角分明,天庭饱满,鼻梁高挺,虽然脸上带着淡淡的病容,但是一双鹰目闪闪发亮,显示着此人已经从虚弱状态恢复过来了……话说方才被被窝捂了一路,出了一身大汗,秦雷竟顿时感觉身上轻快多了。也算是无心插柳吧!

徐续看着秦雷,他几乎无法想象,一个如此年轻的王爷,竟然能挽狂澜于即倒,在极端劣势的情况下,击败百胜公,又在齐国辽阔疆域内杀了个七进七出,最后围了上京城,逼着齐国签了城下之盟,将二十万大军礼送出境。哦对,还在回来的路上,顺手灭了与壶关口对峙的五万齐军,夺下了横亘在自己面前几十年的羊肠坂城堡。

当其中一件事情发生,你可以说是奇迹,但当这些事情一齐发生时,你就不得不称之为神奇了。

短暂的目光交锋,两人便确定了各自的位置,徐继单膝跪倒,沉声道:“卑职叩见王爷。”

“大帅请起。”秦雷轻声微笑道:“石敢,你帮我把大帅扶起来。”说着温声道:“孤的身体抱恙,却是失礼了。”

徐续诚惶诚恐道:“王爷切莫折杀末将。”待秦雷赐座后,才起身在锦墩上坐下。

秦雷热情笑道:“不必客气,孤王与两位老公爷都是忘年之交,与元帅也是神交已久啊!”

“是末将地荣幸,”徐续想笑笑奉承几句,但面色紧张地凝固在一起,根本笑不出来,涩声笑道:“有件事必须先行禀告王爷……”

“什么事?”秦雷微笑道:“竟让大帅如此紧张?”

“有谣传说……陛下东狩了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