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卷 架海金梁 第五八一章 罪己诏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是夜、齐军军营的腹地之中,一顶样式普通的帐篷外,居然有重兵把守。

帐内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,灯下有一年轻人和一短须短发的老人。

年轻人端着个热气腾腾的木盆,搁到老人脚边,轻声道:“父皇,该洗脚了。”

那须发皆白的老者,便是昭武帝,只是短短数月功夫,他竟仿佛老了几十岁,满面皱纹不说,腰身也佝偻起来。仿佛一下从天命之年,到了风烛残年一般。

昭武帝只是轻‘嗯’了一声,就不再动弹。

那青年自然是秦霑了,他弯腰跪下,为老父除下鞋袜,又用手试了试水温,这才将他的双脚浸入盆中。小声问道:“父皇,烫吗?”

昭武帝缓缓摇下头,还是不说话。

秦霑只好也住了嘴,细心的为他爹搓起了脚。帐篷里一时安静极了,只听到哗啦啦的撩水声。

良久,才听昭武帝轻声道:“明天,他们是不是要用朕的性命,要挟虎牢关?”

秦霑身子一僵,点头道:“好像……是的。”

“唉……”昭武帝长叹一声,声音中满是辛酸自伤,低着头道:“我成了大秦的千古罪人啊……”

“父皇此言差矣,”秦霑直起身子,一脸不平道:“您雄才伟略、武功盖世,击败了号称不败几十年的百胜公,夺下了几代先帝梦寐以求地虎牢险关。若不是奸人作祟、无君无父,我们怎会落到这般田地呢?”说着,满面愤恨道:“真正的千古罪人,是我五哥!而不是父皇您!”

“小孩子不懂别乱说。”昭武帝摇头道:“此次打败之责,全在于朕,与他人无关。”

见马屁没有拍正,秦霑赶紧改口道:“那只要虎牢关在我们手里,这次就还是赚了。父皇依旧是有功的。”

“虎牢关危矣。”昭武帝继续摇头道:“李浊和皇甫显两个,不会眼看着朕被杀了。却无动于衷的。”

“两位将军忠义。”秦霑心道,我顺着你说总没错了吧?

“什么忠义之人?”哪知昭武帝还是摇头道:“都是先己后国之人,只是唯恐落个见死不救的罪名,被朝廷问罪杀头罢了。”

秦霑彻底无语了,心道:‘我不说话,你总不会再摇头了吧?’

“已然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了,”却见昭武帝……缓缓摇头道:“朕这个皇帝不当也罢。”说着看向秦霑。缓缓道:“明天你去宣旨?”

“好像……是吧!”秦霑点头道:“上两回都是我,这回应该也不会换别人。”

昭武帝缓缓点头,又是一阵沉默之后,遂轻声道:“你去跟他们说一声,朕明天可能就要死了,想洗个澡,干干净净的上路。”

面色怪异地盯着水盆半晌,秦霑起身道:“孩儿知道了。”便出去寻到齐国地守卫。将昭武帝的要求说了。

这要求合情合理,也没必要请示,守卫们便去抬了个浴桶、又提了几桶热水进来,便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把火盆端到浴桶边,又用屏风将浴桶围起来,秦霑便开始向桶内倾倒开水。

哗哗地水声中。昭武帝开始缓缓解衣,脱掉棉袍中衣之后,露出里面写满红字的内衣。

在秦霑惊疑不定的目光中,昭武帝将那内衣除下,声音低沉道:“穿上它,明日当着关内众人的面宣读。”

在身上擦擦手,秦霑迟疑的接过那内衣,小声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朕的血书罪己诏。”昭武帝一字一句道:“朕已决意退位,将皇位传于……你五哥雨田。”看着他呆若木鸡的样子,怕被帐外地守军察觉。皇帝便亲手提起木桶。吃力的浴桶里倒水。

“儿臣万难奉召。”面色变换半晌,秦霑举着那血书叩首道:“父皇并无失德之处。不过是龙游浅水,早晚有脱出困境的一天,为何竟有退位之心呢?”听了赵无咎的安排,他还指望着那位足智多谋的百胜公,能帮着自己继承昭武帝的皇位呢。

“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。”昭武帝淡淡道,手中的水桶哗哗倒水,一点没有受影响:“只管传旨便是。”

“那……那也不能传给五哥啊?”秦霑地心乱了,说出来的话也不加掩饰了:“论长幼有大哥在,论尊卑有太子哥在,论才具有三哥在,论孝顺……儿臣也不遑多让,为何要传给他,儿臣想不通!”

昭武帝控制着倒水的速度,直到他说完,才把水倒完,丢下一句:“他最合适,老大老二也不会有意见。”便踩着凳子坐进浴桶里,轻声道:“搓背。”

好半天秦霑才回过神来,拿块毛巾在水里浸了浸,沉默的给昭武帝搓背。过一会儿却又忍不住道:“为何五哥是最合适的?他对可您数次不敬!”

昭武帝叹口气道:“秦雳太刚、不懂得张弛之道,穷兵黩武会累死这个国家;秦霆太柔、像朕一样做不得马上皇帝,根本统御不了大秦的骄兵悍将;秦霖太蠢、好在他还怕老五,也不至于干出什么蠢事来。”|||||

“只有秦雷,文武兼备,胸有沟壑,尚知道大局为重。若非如此,就凭他那惟我独尊地臭脾气,朕早不知杀他多少遍了。”昭武帝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,看着自己手背上地老人斑道:“朕本打算能赢下这一战。便将其赐死。但朕把事情搞成这样子,为了祖宗的江山社稷,只能让他出来收拾残局了。”

帝王心术本就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,昭武帝对秦雷恨得牙根痒痒,却一直只是敲敲打打,没有下死手,并不是皇帝陛下慈悲为怀。而是要为大秦留一个保险,万一局势败坏。皇帝又有心无力了,也好有人接过烂摊子继续下去,别把祖宗基业彻底葬送了。

结果就真用上了。

……

不妨设想另一种可能,如果昭武帝没有被俘,而是回到了秦国,他还是可以一辈子把秦雷吃得死死的,谁让他是他爹呢?

从这一点上说。秦雷距离一个帝王,还差得远呢。

如果昭武帝没有被大好局势冲昏头脑,贸贸然御驾亲征的话,秦雷的悲惨人生还不知要持续多久。

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,只有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是百年身……

……

见他爹点评了所有人,就是没说自己,秦霑脸都绿了。强压住火气道:“父皇觉着儿臣呢?”

斜瞟他一眼,昭武帝淡淡道:“不要想些有的没地了,只好能活下来,就安心做个太平王侯吧!”

秦霑一言不发地点点头,便把那件血衣贴身穿了,草草地给昭武帝擦干身上、穿好衣裳。躬身退出了。

“好吧五哥,你又赢了。”望着自己儿子气冲冲离去的背影,昭武帝叹息道。

……

翌日凌晨,赵无咎果然派秦霑去城内下最后通牒。

坐着吊筐上去虎牢关城,李浊和皇甫显在城头恭迎六殿下。

三人这几天没少见面,只是略略见礼,便切入正题。

秦霑满脸焦急地问道:“二位大人可有计较?”

两人齐齐摇头道:“此去中都遥远,八百里加急来回最快六天,就算京里见报即复,也得明天傍晚才能收到。”

“哎呀!等不及了。”秦霑急得搓手道:“赵无咎那厮今日午时便要煮了父皇。哪能等到明日?”

两位将军对视一眼,皇甫显沉声道:“摆明了赵老贼不想给我们请示的机会!”

“是呀!答不答应的责任都在我们身上。”李浊叹口气道:“那就按商量的办吧!”

皇甫显也点头道:“只能如此了。”便对秦霑道:“烦请殿下向赵无咎带话,说我们可以交还虎牢关,但要一定要换回陛下才行!”这样起码也算是救驾有功,最次也是功过相抵,不至于因此问罪。

“请转告赵无咎,若是不放了陛下,我们也只能担下这天大的干系,哪怕是以死谢罪,”李浊沉声道:“也绝不会再让他要挟内地!”

秦霑肃然道:“小王谢二位将军高义,这就去传话。”便坐着篮子下了城,回到了赵无咎地中军大帐。

自始至终,压根就没脱下那罪己诏来,给两位将军看。

……

“爷爷,孙子回来了。”秦霑一进去便叩首道。

“怎么样?”赵无极笑眯眯道:“他们答应了吗?”

“答应是答应了,”秦霑一脸愤慨道:“可他们还有个条件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他们要咱们先放了昭武帝再说。”秦霑撇嘴道:“想得倒是美。”

“确实挺美呀!”赵无咎哈哈笑道:“我为刀俎,他为鱼肉,居然还要讲条件?”说着一拍桌子道:“来人呐!支起大锅,咱们煮皇帝玩去!”赵虎便沉声应下,大步出去准备了。

……

不一会儿,在关城下便支起一口大锅,齐军点燃锅底的柴火,熊熊大火便将锅里的水很快加热。

两个强壮的力士,抬着捆在竹竿上的昭武帝,颤巍巍到了锅台便,高高举在大锅之上,蒸汽很快笼罩了皇帝全身,让城上的官兵看得目赤欲裂,有人甚至放声大哭起来。

“城上的李浊皇甫显听着,我家公爷说了,还有最后二十息便到午时了,若是仍旧丧心病狂,置贵国皇帝于不顾,那我们可就真煮了。”赵虎中气十足的声音响彻四周,让城头上地众人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还有十五息……”

“十息、九息……六、五、四、三……”

“等等,我们交城!”城上终于传来一声饱含着愤懑与无奈的吼声。

“一个时辰内撤军,未时一到必须开门!”赵虎哈哈大笑道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