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卷 架海金梁 第五八二章 函谷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十月十二日,随着最后一名秦军退出关门,四十万齐军如洪水般倾泻而入。打头阵的百胜军未作片刻停留,随即穿城而过,向秦军展开了大追击。

李浊和皇甫显虽有所防备,但齐军的攻势太过猛烈,面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百胜军,两人吓得肝胆俱裂,本想率军一路向西逃窜,却被百胜骑军撵进了洛阳城,重重包围起来。

赵无咎则亲率两万草原轻骑,星夜长驱直入,用最快的速度过渑池、越曹阳,直逼函谷关。

所谓草原轻骑,乃是赵无咎仿效秦国,以土地粮食引诱草原部族内迁,使之成为齐国的附庸,而后从中以重金征募的骑兵。这些兵士吃苦耐劳、骁勇善战、野蛮彪悍,乃是他的秘密武器,在先前的战役中并没有使用。直到重新进攻虎牢关,这才拿出作为奔袭之用。

这些人刚刚摆脱游牧,还很不听话,只有老赵一人能降伏得了,因而他不得不以七十高龄忍受颠簸之苦,以元帅之尊甘冒矢石之险,也可见其决心之大!

……

黑夜如墨泼一般,狂风漫卷着衰草。正是夜黑风高之时,尽管函谷关上挂着一排气死风灯,却也只能照亮城头的一片,连城门下都看不清楚,更遑论再远些的地方了。

这些天地风声很紧,据向中都报信的裨尉说。赵无咎率领着百万大军,以被俘虏的皇帝为人质,强势叩关虎牢城。但兵士们并不算太害怕,毕竟在取得虎牢关之后,他们这里成了第二道防线,就算前线打得再热闹,只要没有破关。也伤不着他们分毫的。

但守将周盘不这么认为,这么多年下来。他已经捞够本了,挣下的钱三辈子都花不完。只要能熬到年根,便是当兵三十年整了,就可以向太尉府申请离岗、向兵部申请卸甲了。

在这个关口,他不想有任何闪失,便一反常态的日夜督察城防,害得兵士们不得不打起精神。冒着大冷的天气,在城头上站岗巡逻。

完成夜间巡视,已经是戌时深夜了,周盘对夜间执勤情况,还是比较满意地,对身边的副将大声道:“这样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吧?”一张嘴,北风便灌了进来,呛得他咳嗽连连。

副将是个四十多岁地憨厚男子。赶紧扶住他道:“将军回去歇着吧!今晚上我在这盯着了,保准出不了问题。”

周盘养尊处优惯了,还真受不了大半夜不睡觉,闻言颇为意动,只是心里不踏实道:“有情况怎么办?”

副将呵呵笑道:“城头上这么多人呢。好几百双眼睛盯着四下,还缺您这一双?”说着一挥手道:“尽管回吧!有事儿我就敲警钟了。”

周盘这才放心下来,点头笑道:“还真他娘的受不了了,”说着拍拍副将的胳膊道:“老肖,你可打起精神来。”

肖副将赶紧行礼道:“这十多年了,属下是将军一手提拔起来的,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吗?”

“也是,那我就不担心了。”说完便紧了紧大氅,下城回府去了。

……

回到将军府中。第十七房小妾赶紧端上了暖身汤。又伺候着他洗个热水澡,两人便钻进早已暖好的被窝中。

按说暖室锦被、美人在怀。应该很快睡着才是,可尽管疲累欲死,周盘却始终难以安枕,他在巡视中已经对关内各处仔细检查过了,又严格落实了值勤制度,还在关门处都配备了精锐的预备队,如此严密的布署,他也不敢夸口说万无一失,但至少可以算得上固若金汤吧!

可为什么就睡不着呢?

……

周盘感到了不安,但他并不知道,这不安来自东边地黑暗之中……

赵无咎的两万轻骑,是午夜时分到的函谷关外。稍事休息,啃一口干粮后,便人衔枚,马裹足,马口也被笼头勒住,防止发出任何声响,所有一切都是在无声无息中进行。两万军队在黑暗中潜行,直到关前一里地外才停下行进……再往前就是秦军灯笼能照到的地方了。

赵无咎以七十高龄,与普通士卒一样,耐心伏在冰冷的地面上,北风刀子般的割在脸上,疼得他心尖直颤。却如雕塑般一动不动。

老元帅的身先士卒,给了兵士们巨大的鼓舞,仿佛望着头狼一般望着他,竟在这寒冷地夜里,感到浑身热血沸腾!

而赵无咎却死死地盯着城头,神情专注无比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……

……

城头上,站了半宿岗的兵士们又冷又困,抱着长枪瑟瑟发抖,间或还打个盹。

来回巡视的肖副将笑骂道:“狗日的们,都打起精神来!”

他素来和气,兵士们也不甚怕他,纷纷腆着脸笑道:“大人,我们都冻一宿了,您就行行好,放我们早些回去。”“就是啊!大人。反正横竖不差一刻钟,就让丁字队早上来一刻吧!”|||||

肖副将佯怒道:“这还有讨价还价的?要是他们也要早些下岗呢?”

“我们还他们两刻钟!”兵士们确实冻草鸡了,能先回去暖和暖和再说。哪还管明天怎地。

“这可是你们说地。”肖副将笑道:“不兴反悔地?”

“板上钉钉!”

“那就滚吧!”肖副将粗声笑着挥挥手道。

兵士们如蒙大赦,不一会儿便从城上下去,撤了个干干净净。

城上便只剩下那肖副将和他的亲兵。但他却没有派人把下一队哨兵叫上来换岗,而是神色紧张的挥挥手,十几个亲兵便聚拢上来,听大人训话。

“诸位,二十年的潜伏。就为这一刻了。”肖副将语出惊人道:“大军便在外面等候,去吧!不成功,则成仁!”一众亲兵却毫不惊讶,朝肖副将重重行个礼,便向着城门楼走了过去。

肖副将则带着另外十几人,神色焦躁地向城楼下走去,尽管天气寒冷,他的手心却满是汗水。心中也满是紧张不安。其实他本姓赵、叫赵耷,乃是赵氏家族的一名远房子弟,二十年前十六岁地时候,跟随百胜公攻进了秦国境内,却没有随大军一道撤走,而是秘密的潜伏下来,成了赵无咎为下次进攻,伏下地一枚暗子。

其实像他这样地间谍太多了……当年赵无咎席卷秦国东方三省二十七府。杀了个‘千里无鸡鸣、白骨露於野’,整乡整县的百姓死地死逃的逃,等到战后重归家园,哪里还能分清谁是谁?借着重整户籍的天赐良机,像赵耷这样的齐国细作,便成了正大光明地秦国良民。

二十年来。这些人在秦国生根发芽,开枝散叶,触角伸至东三省的方方面面,有人能混上函谷关副将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这些人便是赵无咎悍然发动国战的信心来源,二十年积聚的力量一朝释放,岂是等闲可以阻挡?

……

“什么人?”城门楼里由周盘的直属部曲把守。

“是我们,”肖副将的亲兵队长一边敲门一边笑骂道:“肖大人说弟兄们辛苦了,让我们给送宵夜来了。”

“多谢肖大人了。”大门当即打开,里面人伸出脸笑道:“有酒没有?这些天淡得出鸟。”

“有。好酒好肉。”亲兵队长挥挥手。亲兵们便抬着箩筐鱼贯进了门。

“呵呵!这么多……”守卫先是笑逐颜开。到后来却讶异道:“送个饭也用得着这么多人?”

“送饭不用,”亲兵队长冷笑一声道:“但杀人用!”说着便一刀捅进了那守卫的身体,守卫满脸惊恐的哆嗦道:“为……什么……”

“因为老子是齐国人!”那亲兵队长狰狞地笑道,将守卫软软的身子推倒在地上。

房间内的杀戮也开始,被酒肉香气所吸引,城门楼里的二三十号守军全都集中到了大堂,且大多没有携带武器,这给猝起发难的齐国细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,三下五除二便将守军全部杀光。

“快!放下吊桥!”见大势已定,亲兵队长疾声叫道。自个则一手提着一串三盏地大红灯笼,一手推开了窗户,凝神想往远处看去,却什么也看不见,只好先将其挂了出去。

随着几个亲兵奋力摇动辘轳,架在城门上的巨大吊桥发出‘咯吱咯吱’的响声,缓缓放了来。

……

听到那咯吱吱的声音,站在城门洞中的赵耷也猛地挥了下手,紧闭的厚重铁门,便十几名亲兵的用力推动下,缓慢裂开了一道大缝……

这一切来的那么突然,让在周围巡逻的其他士兵全部呆住了。

一名裨尉带着百十名士兵跑了上来,见到是肖副将才放缓了脚步,强压下疑惑,行礼问道:“大人,为何此时开城门?”

“哦!奉将军大人命,今晚大帅要从前线回来,本将奉命迎接他老人家进城。”心中噗通作响,面上却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也真难为他了。说着还一挥手道:“回到你地岗位上去,让大帅看到了成何体统?”

虽然一点都不知情。但那裨尉还是选择了服从命令,挠挠头,便要转身回到自己岗位,可心里却越琢磨越不对劲。

见他转身,赵耷刚要松口气,却听有个机灵地士兵尖叫道:“不对,若是大帅驾临。我们将军定然会亲迎的!”

那裨尉霍然转身,满脸惊戒地望着赵耷。充满敌意道:“大人,怎么解释?”兵士们也呼啦一声围了上来。

赵耷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,满头大汗,说不话出来。终于忍不住向后退缩,接着便转身冲过了门洞,从大开的城门中冲了出去。

这时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不对劲了,那裨尉尖叫道:“快关上城门!”兵士们一拥而上。又向洞开的城门冲过去。|||||

赵耷的手下却比他尿性,纷纷抽出兵刃,大声呼喝着抵挡住秦军地冲击。

城中顿时警哨声四起,越来越多的官兵朝城门方向涌来,无奈城门洞狭小,尽管数倍于敌人,却仍被那十几个细作挡住了一会儿。

……

当最后一个细作倒下,一阵雨点般的马蹄声也由远即近。迅速地向城门席卷过来。

一边高喊着“敌袭!”,秦兵们一边试图关上城门,但已经来不及了,迅猛绝伦的骑兵鱼贯而入,将挡在门前的兵士们狠狠撞了出去。

惊惶凄厉的喊叫声划破夜空,猝不及防的秦国守军。根本无法抵挡狼一样的齐军冲击,纷纷被砍倒在奇形怪状地弯刀之下。

当驻扎在附近的五千秦军闻讯赶来,齐军已经牢牢控制住了关乎函谷关存亡的城门。

杀得兴起的草原骑兵,嗷嗷叫着迎头撞上秦军步兵。弯刀飞舞间,卷起一阵阵血浪,睡眼朦胧且毫无准备的松散军阵,根本无力抵御这些天生的骑兵,城门内宽阔的大道成了展现草原男儿彪悍的最好场所!

士兵们一排排倒在汹涌而来地铁蹄之下,被打懵了的秦军再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御,而一浪接一浪的草原骑兵涌入城关。尽情追杀着四散逃窜的秦军士兵。牢牢控制住了函谷关内的局势。

……

周盘早就被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惊醒,来不及穿衣。便光着身子跑到大街上,但见满眼火光冲天,到处是兵士们四处逃窜的身形,而那些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骑兵,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关内的局势……

周盘痛苦地闭上双眼,杀身成仁成了他最好的选择,他的家眷还在中都城待着,若是不想连累那一大家子人,还是殉职来的划算些。

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,抽出挂在墙上的宝剑,周盘先刺死了惊恐万状地小妾,而后又从抽屉中取出小包鹤顶红,倒进最好地五粮春酒中,咕嘟嘟的一饮而尽,毫无痛苦地气绝身亡……

……

天蒙蒙亮时,城里的杀戮已经告一段落,因为赵无咎许诺,只要听话照做,战后没人赏美女一名、大钱五千贯两,是以这些骑兵们尚能压抑住屠城的冲动,老实聚集在西门口,等候大帅的调遣。

抚摸着函谷关冰凉的城砖,赵无咎脸上没有一点得意之色,对地上跪着的一员温声道:“大耳,你立下了头功,按理说应该好生休息,等待封赏了,然而军情如火,尚需我们一鼓作气,将秦国的最后一道关口打通!”

“大帅说的是潼关?”赵耷抬起头道。

“不错,潼关若下,此去中都便是一马平川。”赵无咎沉声道:“此功非你莫属啊!等你回来,我的冠军侯!”

“末将敢不赴死!”赵耷一脸狂热道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