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卷 架海金梁 第五八六章 男人要忍;男人更要狠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“那城内是谁说了算?”赵无咎歇斯底里道:“无论是谁,站出来说话!”

“是末将。”伯赏赛阳仍旧憨厚道:“但是末将俺啥也不懂,可做不了主啊!”仿佛还怕赵无咎不信,粗声问身边的官兵道:“你们都听我的吗?”

“不听不听,听你的干嘛?”官兵们嘻嘻哈哈道:“校尉大人又没让你代理城守,你说了也不管用啊!”

学他叔一缩脖子、一摊手,伯赏赛阳瓮声道:“爱莫能帮……”

“来人呐,开刀问斩了!”赵无咎终于明白,自己被那傻乎乎的小将,给当傻子耍了。

赵虎早就按捺不住,闻言将昭武帝揪出来,硬生生按倒在地,反手便把雪亮的大刀,架在皇帝的脖子上。

秦雷看了心中冷笑:‘你赵无咎跟小混混有什么区别?说不过了就亮刀子吓唬人!偏偏老子不吃你这套!’便小声对伯赏吩咐几句,伯赏赛阳立刻大吼道:“你不用吓唬我,老子家里没人、贱命一条,你尽管砍了我们太上皇,老子抵命就是。”

说着也拔出长刀,反手架在脖子上,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,凶狠地咆哮道:“你砍呀!老子跟你一命换一命,看你还威胁谁去?”对付流氓无赖,通常是不能讲道理的,只有比他更无赖!

这就是秦雷不便出面的原因,他是亲王、是统帅、更是昭武帝地儿子。无论哪个身份都让他不得不接受赵无咎的要挟……这也是老赵能诈开虎牢关的原因。

但伯赏赛阳就不一样了,反正齐军只把他当成愣小子一个,正好撒泼耍赖,以毒攻毒!

……

伯赏赛阳这招正中赵无咎的软肋,他一直要挟秦国,说要杀掉昭武帝,就是看准没人敢担着个责任。才让他得了逞。但现在有个不要命的小子跳出来说:‘俺担!’他还真没辙了。

在没榨干昭武帝的剩余价值之前,赵无咎怎么舍得让他死?

既然舍得不。那就是虚张声势,对方一旦不怕,就只能灰头土脸的退下了。

撂下几句‘不跟你这无名小卒交涉。’‘你们校尉合适归来?’之类地场面话,赵无咎给赵虎递个颜色,他便灰溜溜的提溜着昭武帝闪回了阵中,权当啥都没发生过……

城上地守军哄笑起来,因为几十万大军大举压境而造成的紧张感。顿时消失不少。

秦雷也暗暗松口气,他虽然料着赵无咎不会杀害昭武帝,但不怕一万、就怕万一,万一那老小子恼羞成怒,把太上皇喀嚓了,那见死不救的恶名可就真落到自个头上了。

这样多好,大家只会说成亲王有谋略,而不会注意到他冷血的一面。

深深的吸口气。冰凉干燥的感觉让他喉咙生痛。狠狠一攥拳,秦雷沉声道:“继续加固城防,准备越充分,打得越痛快!”

文的不行来武地,软的不行来硬的,古今皆是如此。

……

虽说决定来武的。但赵无咎也不愿意强攻。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,潼关城墙乃是倚山而建,极为险峻。而且城墙两侧的山岭成夹壁状,很难一次投入太多兵力发起进攻,兵力优势便不会太明显。

因此赵无咎对他的将军们道:“智取为上,迫不得已再强攻。”

翌日一早,薄雾刚刚散去,地上的白霜还没有化为露水,齐军便驱赶着几千破衣烂衫地百姓,那些百姓似乎还背着筐子之类的东西。缓缓向潼关城逼近。

秦雷披着大氅坐在城门楼中。从窗户里看着城下的一切。突然道:“云裳,你先回去吧!这几天都不许上城了。”

站在他身边的假小子奇怪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微微皱眉,秦雷沉声道:“你答应过我什么?”

“哦!知道了……”云裳这才噘着小嘴,磨磨蹭蹭地下了楼。她是向秦雷保证过,一定会‘令行禁止’的,这才能够继续随军。秦雷跟她有言在先,只要一次犯规,马上遣返!因此还是很有威慑力地。

……

潼水河从关前流过,汇入流经关北的黄河之中,形成一道既深又宽的天然护城河。倘若是在春夏秋的任何一季,都是几乎无法逾越的障碍,但偏偏是在个滴水成冰的冬季,整个河面已经彻底冻起来了。

滔滔潼水河变成了个底部光滑的大壕沟,对齐军来说,难度就大大降低了。

只见那些破衣烂衫的百姓到了护城河边,便把背上的竹筐卸下,将其中的东西哗啦啦倒进冰面上……原来是些砂土石块,要将护城河垫平。

但秦雷只能当作没看见地,因为这阴毒地一招基本无解,若是一上来就大量射杀己方的百姓,对刚刚提升起来地士气,将会是极大的伤害。

好在一条上了冻的护城河,并不算太重要,所以秦雷忍了……当伯赏赛阳和李四亥等人过来请示,如何处置当下局面时,他只有四个字的命令道:“加固城防!”|||||

于是便出现了相当有趣的一幕,城上的搬砖砌墙、城下的背土填道,皆都是热火朝天、忙忙碌碌。让人看了直以为到了某个建筑工地,忘了这里是两国对垒的战场。

……

看着潼关城上如此反应,赵无咎轻叹一声道:“城内有高人呐……我说一个愣小子怎会如此狡诈。”说着问身边地秦霑道:“秦国还有哪些有名的将领?”他认为大部分都被关在羊肠坂了,所以对城内的那位颇为好奇。

秦霑苦思了半晌,才吞吞吐吐道:“徐续和伯赏别离比较有名。”

边上的齐国听了不由哂笑,赵无咎也忍不住笑道:“确实……”便不再问他,转脸吩咐部下道:“再找些民夫。换上破烂衣裳,一道去填坑。”

这手玩得漂亮。背土填沟的人数一下子增加到了两万,速度陡增。

城上的李四亥都看出其中的道道来了,跑进城门楼,对秦雷道:“他们弄虚作假,往百姓里掺他们的人。”

“哦!”秦雷蜷在躺椅上,揪了揪身上的被子。眼都不睁道:“那你去把他们分开吧?”

“哎……啊?”李四亥大睁着小眼道:“都混在一起了,怎么可能分得开?”

“哦!”秦雷点点头道:“那就继续……加固城防吧!”

‘还会不会说点别地?’李四亥腹诽道,他向来顺风顺水、又没经过真刀真枪的洗礼,哪知道战争的残酷。

再要聒噪时,却被石敢拦住,半推半请的撵出了房门。

第二天的白日,就在双方火热的劳动中过去了。甚至到了晚上,两边还比赛似地打着火把继续施工,一直到三更天,才各自收工歇息去了……

……

第三天早晨起来一看,双方都是成绩斐然,秦国地城墙又高了一丈。箭塔更是密密匝匝,甚至连女墙也修建好了。

而齐国这边也不差,几张宽的河面已经垫平,又用沙土铺好完全,具备了进攻的条件。

该干的都干完了,想再找点土木活,就得修营帐、盖新房了。如果真能这样,秦雷是求之不得的,因为他的任务便是拖一天算一天,什么时候把援军等来。什么时候才能转入战役的下一阶段。

而且只要天足够冷。守城就会变得易如反掌!

但对老赵这边,情况恰恰相反。他几十万大军人吃马嚼,再加上天寒地冻要取暖,每天所耗的军需有多少呢?折成现钱算,大概是十三万两白银。再加上长途运输地损耗、各级官员的贪渎,每天要换掉齐国二十万两之巨。

因此孙子才会说:兵者,国之大事!不到万不得已,千万别折腾啊……

所以赵无咎决定开打,因为只要攻入富庶的关中,便可以因粮于敌,大大减轻国内的负担了。

……

赵无咎又故技重施,派大军撵着秦国百姓向城墙上缓缓逼近,这次他是想拿他们当肉盾。

将百姓撵到城门前,齐国的弓箭手便开始仰天射击,长矛手也开始毫不客气的刺出长矛,逼迫他们向前抱头鼠窜。

百姓们被射得死伤无数,纷纷涌到城门前,疯狂地敲打巨大的城门,希望能进城里躲藏。

但那只是奢望,前日秦雷便命人将城门封死,又有巨石填满城门洞,就算城内哪个看不下去了,也没法开门出去。

其实这样做的目的并不简单,因为士兵不过都是些普通人,若是眼睁睁看着同胞被大量杀害,自己却又不能援救,很有可能会自责崩溃。可把城门堵上后,情况就大不一样了……我们不是不是不想帮忙,实在是爱莫能助啊!这样注意力便会转到对齐军的仇恨上,而不会纠结于‘见死不救’什么的。

虽然自欺欺人很可笑,却往往能达到出人意料的效果。

果然城上的士兵捶胸顿足,骂声连连,却都是骂齐人禽兽不如。却鲜有自责的……

……

见城下鬼哭狼嚎、血流成河,却没有丝毫进展,赵无咎沉声道:“送几道云梯过去!”

很快,十几具昨日才打造地云梯便被运到了城前。也不知谁带地头,难民们将云梯纷纷竖起来,搭在城头之上。

城上众人这下不知该怎么办了,齐刷刷地望向伯赏赛阳。伯赏赛阳刚要跑到城门楼里请示,却见城窗一下被推开。王爷那饱含怒气的声音便飞了出来:“只留一具,其他地统统丢掉!”“黑衣卫过去,上来一个绑一个!”

一听到命令,早就等不及的兵士们便齐齐动手,用钩镰枪将搭在城头的十几具云梯推倒出去,已经爬了半截地难民立刻摔了下去,城下顿时传来连绵不断的惨叫声……

而唯一一具留下来地云梯边上。早就立了几个手持长棍的粗壮军士,一下下戳着快要爬上梯子的难民,以延缓其登城的速度。|||||

这样其余人便很轻松地爬上来一个打倒一个。丝毫不给反应的机会,立刻就有如狼似虎的黑衣卫将其按住搜身,只要有身怀利刃者,二话不说,直接砍了,将首级挂在城头。以儆效尤。

虽然效率极为低下,但胜在安全无忧啊!

还是那句话,俺不赶时间,俺只怕时间过得太慢……

……

看到这一幕,赵无咎大为光火道:“这人怎么这般无耻?”引得周围将领纷纷侧目,心中不免暗笑道:‘大哥别说二哥。公爷这次遇到对手了。’

如此折腾了一上午,赵无咎没耐性玩下去了,齐国终于鸣金收兵,押送并预备城头混乱后出击地队伍,便丢下尚余大半的难民撤了下来。

难民之中也退出了七八百人,往齐军阵营跑去,显然是混进去的沙子。

秦雷这才下令道:“不用再打了,控制住上来的速度就成。”说着对身边侍奉的牛校尉道:“你带人把那些难民即刻押送出城,然后让他们互相辨认陌生人,将挑出来的杀掉。其他的就发些口粮。放走吧!”

牛校尉赶紧拱手道:“卑职知道了。”刚要往外走去,就听秦雷沉声道:“一个原则。不许任何人留在城里!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不挨个搜身之后,爬梯子的速度快了许多,等过午时分,所有能爬梯子地,都爬了上来。至于那些老弱病残不能爬的,只能硬着心肠装作没看见了。

在冷兵器战争中,老弱病残都是削弱国力与战力的不利因素,越少越好。

就是这样残酷。

但所有人都对这个法则毫无异议,似乎只有秦雷一个人心情黯然。兵士们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这两天的趣事,对于能平平安安混过第三天,大家都十分满意。

早在战前他们便被知会,防守一个月,便可大功告成!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之一,还没有出现伤亡,官兵们又怎能不满意?

远眺齐国军营,知道今天不会再有战事,秦雷便紧一紧大氅,离开了城门楼。

李四亥和伯赏赛阳赶紧屁颠屁颠地凑上来,一脸崇拜地望着秦雷道:“叔啊!今天您用的什么兵法?”

“兵法?”秦雷挠挠头,哈哈笑道:“这叫以不变应万变!”

“不变应万变?”伯赏赛阳瞪大眼睛问道:“啥意思?”

“没啥意思,吃饭去吧!”秦雷摇头笑道:“你婶子该等急了。”他最怕这憨小子打破沙锅问到底,干脆截断了话头。

……

几家欢乐几家愁,这边兴高采烈,那边自然就愁云惨淡。大发雷霆之后,赵无咎便针对秦人性烈如火的脾气,制定了让后人大为诟病的一套方案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